幸福传声基金会及852亮光行动合办的“觉醒•怜悯”会议2017于6月中举行,关注现代奴役及人口贩卖趋势。

852亮光行动创办人Matthew Friedman分享他第一次接触到人口贩卖的故事。25年前,当他在尼泊尔担任公共卫生官员,发现当地很多十二、三岁的小女孩就患有爱滋病,追查之下得知当地常常发生人贩骗徒假扮有钱人去到贫穷的村落里找一些有十二、三岁女孩的家庭,假意要娶他们的女儿为妻。办好婚礼后,骗徒就会对女孩父母说要带女孩回首都加德满都,三个月后回来。其实骗徒将女孩带到印度卖给当地的妓院,之后取走女孩的嫁妆金器逃之夭夭,继续以这技俩去骗走其他女孩。很不幸地,这些女孩大多数都未必能够再次回家,甚至身染顽疾最后死在印度的街头。

奴役不单止发生在女性身上,男人和小孩子身上也会发生。例如在泰国渔船上,很多男人每天工作至少18小时,两餐不足,只能吃鱼和少量饭,如果生病了就会被弃置大海,要四年后才可回家。即使侥幸回家,由于这四年内没法与家人联络,家中妻子可能已另嫁他人,导致家庭分裂。另外还有一些血汗工场例子,由于用独特的采摘方法采摘可可豆,很容易受伤失去手指头,工人要一直采摘到手指头全都失去,没法工作为止才能回家。还有在孟加拉曾经打破一个集团,发现他们利用五、六岁的小孩子帮手将有毒的药水分装到不同樽装,因为大人对这些有毒药水三个月便会出现精神侵害,而小孩子能够支撑六个月。

在被奴役的4580万人口当中,现时有25%约一千万名妇女女孩在性工作中被奴役,另外75%是在做其他奴役工作,亚洲便占有3000万名。劳役多数发生在人口密度高的城市,加上政府贪污,更加助长奴役制度几百年来不断发生。不过不要以为这些事只发生在贫穷的发展中国家,实际上是每个城市都会发现得到。即使在香港,现时也约有26,000劳役人口,一半是性工作者,另一半是家庭佣工。印尼佣工来港前已在自己国家欠下一笔债务,在港的人工基本上全用来还利息,要工作很多年才能完全还清,可悲的是她们自己都不知道已是奴隶,还以为只是碰上了不幸。

奴隶人口增长迅速,去年已有900万增长,即是每日有25,200名,每小时有1060名,每4秒便多一名奴隶。现时获救的只有78,000人,相对4580万的奴役人口只有0.1%。用作营救的基金也不及人口贩卖所获的利益的0.23%,而由贩卖人口所得获利每年超过一兆港元。现时参与对抗人口贩卖的志愿者约有一万人,相对50万名贩卖人口坏分子不足2%。若要制止现代劳役及人口贩卖继续发生,首先要防止更多人进入这个奴隶制度。由于受害者因为面子问题而不愿说出真相,所以让很多人继续受骗步入奴役陷阱。加上法律上有很多复杂的地方,让能够真正提出检控的个案很少,所以很难打击人贩集团。其次是保护获救的受害人,让他们有安全的地方居住,教育他们重新建立,再次融入社会。

(特约记者张绮薇报道)

伸延阅读:国度1分钟(2) – 人口贩卖

伸延阅读2:打击现代奴役制度 来自属灵觉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