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有人给我“文人大话多”的评语,因为我一个月前“承诺”要做的事情,至今还没有去做。我的确没有做,但我认为自己没讲大话,我相信当时的情况是,我分享了一个自己认为很棒的意念,然后在下意识里,自动地将这意念存放在大脑里的“梦想”档案夹,自此被封存。

话说回来,“文人大话多”是外人难以理解的正常现象。为什么一个性格有严重缺陷的人写出悲天悯人的伟大作品?为什么一个对伴侣不忠的人写出让人感动流泪的情诗?首先我要清楚表示,在本文的讨论中,我没有包括刻意欺骗、故意表里不一的伪君子,而是用真心真情写作,但写出来的东西给人的印象,跟其本人的真性情好像有大的差异。当然,自欺是很难说的,也可能是常有的原因。但对于真诚又没有跌入自欺陷阱的文人,我只想到,他们不过是写出自己所看到的美好,而不是在写自己。我们都生活在一个不太美的世界,甚至丑陋的世界,但有少数的人离奇地看到隐藏的美,也许是丑陋的人性突然闪出一道明亮的光辉,其他人没看到,但这些少数的人可能因为善于观察,或心灵感官特别敏锐,总之就捕捉到大多数人没看到美好事情,而且有能力用文字描写。

视角是大家的差异所在,而基督徒应有超越性的属灵视角,因为在圣灵的光照下,会看到其他人没看到的美,那不是属于这世界的,如果只是写自己,就没有超越性了。有两方面的能力要加以培育,一是“看见”的视力,二是将内在的意象或异象转换成传播符号的能力。写作、绘画等的能力,我们都明白重要,但心灵视力是很少获得重视,却是每时每刻都会运作,这就是我们的想像力。但因为没加以培育,很多人随着成长,想像力日渐衰退,或一直处于荒芜状态,任其生任其死,而没有将其潜力发展出来。每个人都有想像力,但基督徒的想像力是会被圣灵更新的,以致我们可以看见神的荣耀,并“歌颂祂名的荣耀,用赞美的言语将他的荣耀发明。”(诗66:2)


文@黄少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