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敌来是要偷窃,杀害,毁坏;救主来是要赎回,复活,重建,不单是得生命,且得的更丰盛(约10:10)。但香港近年青少年自杀个案却在不断攀升,且越趋年轻化,这使我忧心如焚,内心不禁不住向神发出呐喊:谁来救救我们的下一代?这句话不断在我心中萦绕,久久不能退去……你可有同感?

耶稣基督,教会的头来到这世上,传的是“天国的福音”,岂不是为要医好伤心的人,使被掳的得释放,被囚的出监牢,被压制的得自由,安慰一切悲哀的人,华冠代替灰尘,赞美以代替忧伤的灵吗?(赛61:1-3)“教会”作为耶稣基督的身体,天国在地上的代表,本应是以上各种问题的答案及出路,神也借着“教会”向灵界彰显祂无限的智慧与终极的旨意(弗3:10-11)。

我们必须抚心自问,究竟教会的存在,是否正发挥她应有的功能,若社会上的问题不断上升,而教会却束手无策,我们真的还可以勇敢地宣告:教会真的没有病,教会真的没有失职,我们的神学真的没有出问题,我们在神面前真的可以问心无愧?我真的无言以对……

几年前,天父问我:你如何为我装备迎接主再来的一代,我问天父这是什么意思?天父反问我:你常常宣讲末日主再来的信息,却没有具体的行动去装备迎接主再来的一代,我实在愧对天父,因为我服侍的对象都是领袖,甚或牧者,一直都觉得青少年及儿童不是我的托付!

天父继续问我:我已经早早告诉了你们,末世必有危险的事,外部有天灾人祸,患难逼迫,内部有假先知、假使徒、假信徒,卖主卖友,甚至假基督、敌基督……你觉得以教会现在的牧养装备模式,真的可以训练出能抵御如此严苛的挑战,仍然可以屹立不倒,却能战胜一切,成为最终的得胜者吗?

我回答说:不要说我们的下一代,就是我自己也没有十足的把握。我只可说,我对主的应许有十足的把握,因祂应许说:我是好牧人,好牧人为羊舍命,祂会不惜任何代价去保护祂的羊。我向神说:不单为了救救下一代,更为了要好好去装备下一代,成为反败为胜的一代,就是要赔上我这条老命,我们义无反顾!为转化我们的下一代,你又愿意为下一代投上多少?

圣经应许我们:天必留祂,等到万物复兴的时候。我们深深相信主再来之前,

必然会“复兴万物”,所以我要全然倚靠神信实的应许,向灵界宣告:凡仇敌所“偷窃”的,我们要连本带利夺回来;凡仇敌所“杀害”的,我们要从死复活过来;凡仇敌所“毁坏”的,我们要从废堆重建过来。

耶稣看见门徒轻忽了小孩子,就恼怒地对门徒说:让小孩子到我这里来,不要禁止他们;因为在神国的,正是这样的人(可10:14)。耶稣在提醒我们﹕不可轻看小孩子,小孩子也不要轻看自己。我认为问题的根源不在小孩子而在父母老师。大卫的爸爸兄弟、扫罗王、哥利亚,甚至连撒母耳都轻看了大卫。我们的小孩正是大卫的一代,是打败哥利亚的英勇战士,被召去得着神的国,成为末后战胜撒旦的一代!

我们清楚知道,这末世转化的工程,绝对不是一个人、一间教会、一个机构,可以去独力完成,而需要一代接一代去努力。我没有方案及方法,但我深深相信,神必然将不同的看见及负担,放在一群关键的少数的人心中。若父神给你同样的感动,恳请你从速作出回应联络我们,我们极之需要你所献上你的那一块拼图,以完成全幅图画。(欢迎回应﹕[email protected]


文@何宝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