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我面前的威廉四十多岁,神情落寞失意,不停搓著双手,该是鼓起了最大的勇气来约见我吧。他出身显赫家族,父亲在城中颇有名望,报章杂志上的他总是西装笔挺, 带着浓厚英国绅士的魅力风采。相反地,面前的儿子衣着十分朴实,脚上那双半黒半灰的皮鞋让我窥见到他内心的破碎。威廉说,他活得很苦,饱受折磨,快熬不下去了。才刚开口,抑压多时的情绪和眼泪如缺堤一般汹涌而出。我从未见过这么能哭的男人。他与父亲共同掌管家族庞大的生意,可是廿年来他视父亲如陌路人,拒绝对话,非不得已的沟通都交由太太和助手去达成。

威廉是家中的长子,被认定为家族企业的接班人,父子关系亲密,直至那年他出国留学后回归香港,家里发生了巨变,父亲在外养了姨太太,与太太闹得翻天覆地。眼见至爱的妈妈痛苦得快要疯掉了,威廉与父大吵了一场,父亲却依然故我。威廉愤而起誓永不再理会他,要他终生受惩罚。自此,他硬着心肠对父亲不瞅不睬,实行以零交流零对话表示不满。转眼廿年都过去了,父母的婚姻雨过天青, 相安无事,可是威廉对父亲的态度就是扭转不过来。他坚守誓言,漠视父亲和家人苦心的劝告和调解,表面看是赢了,里面却是破碎不堪。

耶稣在马太十八章说那不肯饶恕人的恶仆有如此的下场:“王大怒下令把他交给狱卒受刑,直至他还清全部的债务。如果我们不从心里饶恕,天父也要这样对待我们。”英文NLT译本更说王把那不肯饶恕的人关进牢,交给折磨者去施行折磨和煎熬。读到这里,威廉叫了出来:“那不正是我的写照﹗”我领他首先向神认罪,跟着去原谅父亲,也原谅了自己。奉主的名取消了他向父亲所发的所有誓言。他哭了一条河的眼泪。

我对威廉说,该是打破僵局的时候了。他从裤袋掏出残旧的手机,犹疑了好一会,不敢想像父亲那方的反应。找著了父亲,未开口已哭起来:“嗲吔!嗲吔!是我。”父亲说:“我一直在等你这句话。”“嗲吔!是我的错,你会原谅我吗?”父亲也哭了:“俩父子,有什么事情不能解决的!万事有商量啊!”这时威廉哭得像个小孩:“嗲吔,我爱你!”父亲说:“我一直都爱你!”威廉伏在沙发上,手机紧紧贴著脸,像是要努力抓住父子俩心连心这珍贵的一刻。

不久之后,威廉带同太太一起来见我,她说神给威廉换了一个新造的心。威廉笑着说:“真有重新做人的感觉!我发誓要惩罚爸爸,却自食其果。不寛恕的代价太昂贵了。”

作儿女的请紧记﹕请在言语上、行动上和思想上都尊重和敬爱父母亲。打从心里寛恕父母一切的过错。放下包袱,让过去的成为过去。圣经里没一个是完美的父母,包括合乎神心意的大卫和最具智慧的所罗门。圣经四次讲到孝敬父母这诫命,并附带了美好的应许,可见神不但非常认真,更要我们在世上蒙衪的福,活得畅顺亨通,并享长寿。


文@Pastor Lindy Heung (香港超自然事奉学校校长, 祷告医治室负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