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有八年時間我在《國度復興報》擔任採訪及編輯工作,在此之前,我的文字事奉就只有文藝創作。在人手嚴重不足和資源也嚴重缺乏的機構工作,工作量和壓力是相當的大,我不得不擱置創作,直至兩年前安息年才喘喘氣,創作的腦袋重新啟動。在神的恩典下,過去一年出版了兩本童話故事。創作雖讓我感到人生充實,但我其實也享受採訪和編輯工作,而去年突然開展創意教育,為什麼我有這個轉變?原因簡單不過,因為神的呼召,然而在探索過程中,也有些觀察,讓我感到這是我現在當行之路。

首先用一句話簡單地表明改變的因由:沒有好的內容,只有媒體,就好像只有空無一物的碗。媒體不論多麼厲害,不過也是載體,它的命定是承載內容,沒有好的內容,它就不能實現命定。過去當編輯時,不時收到投稿,但數量很少,還得主動四齣搜尋好的文章,但在這工作上很有挫敗感。寫見證的,內容千篇一律,講意見的,好像覆述別人提過的觀點。當然香港不是完全沒有思想高深的,但形式也高深,而且沒有情感,對一般的讀者來說,有太陽與地球之間的距離。今時今日,有人還會為寫作犧牲滑手機、上網時間,我深感敬佩,但很可惜,無論多麼費精神,還只是為這資訊爆炸的世界產生更多的內容。

什麼是好的內容呢?我只想提及一種,是我很渴求看到的一種,就是有感染力和創意的內容。最近跟一位改革宗教會的牧師談話,他說,基督徒創作的東西,水平應該高於世界,我同意,不是因為基督徒出品必屬佳品,而是真理釋放我們,盲的如今得看見,有屬天的視野,看事情應該是看到深入而獨特的,有這世界沒有的視角。但我們卻好像不是這樣,缺乏創意的一個原因,是今天我們接收太多資訊,而心思「被動」而不斷被外來的資訊所模造,想出來的都跟別人一樣。反而在媒體不發達的年代,想像空間更自由,創作也更自由。我們強調基督釋放了我們,那麼心思怎能不會自由呢?所以我們是有盼望的,經歷信仰的更新,同時也會造就創造力。

當我們的心思自由了,就有創新的內容,而這聖靈賜下的自由,也釋放我們的情感,以致我們的文字有感染力。有這樣充滿生命力的內容,才能將媒體工作做得好。我自身也正在尋求這種改變,大家一起努力!


文@黃少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