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東風雲︰奧斯陸的失敗 重蹈覆轍

Herb Zweibon
許瑩瑩譯

美國職業棒球員Yogi Berra有一句名言︰「球賽只有在結束後才算結束(It ain’t over ’til it’s over)」,奧斯陸和平進程就像從未嘗試過就失敗了。(編者按︰奧斯陸乃挪威首都,1993年以色列和巴解組織在挪威外交部長Holst努力斡旋下達成和解協議,內容是以色列會撤出迦薩地帶及西岸,以及巴人組織自治政府。)

美國一向主張以色列用土地換和平
自從以色列立國以來,歷屆美國政府不時提出用領土換取和平的論調,如今美國在這方面的政策再一次陷入這種溝槽裡,而結果又是獲得沒有和平的諾貝爾和平獎。有一個現實儘管鐵證如山,美國卻一直不願意面對的,就是阿拉伯人根本不會對以色列歸還一小片土地感到興趣,他們要的是剷除整個猶太國。

在五十年代,國務卿杜勒斯(Dulles)建議以色列歸還南地內蓋夫(Negev)予埃及和約但,使兩國之間不再有以色列在地理上阻隔他們,這樣才會有和平。

以色列在六日戰爭(1967)勝利後兩年,國務卿羅傑斯提出了所謂的「羅傑斯計劃」,要求以色列多多少少退回戰前的休戰邊界。七十年代,美國總統卡達又有新主意,在1977年3月提出巴勒斯坦需要家園(就是所謂「西岸」,在此之前一直嚷著要歸還給約但)。到1982年,美國總統列根再一次要以色列退回舊日的休戰邊界。現在,國務卿賴斯加入以往國務卿的論調,推動注定不會成功的計劃,要以色列交出土地來換取和平。

現在布殊總統也加把勁,與歐盟、俄羅斯和聯合國等以色列的對頭,口徑一致要落實「和平路線圖」,建立巴勒斯坦國。正如作家P. David Hornik所言,保守的布殊政府一向奉行「不妥協、不與恐怖份子談判交涉、打擊邪惡、分辨攻擊者與自衛者」的原則,但現在卻反過來違背這些原則,卻看不出有甚麼理由在以巴問題上帶來好結果。

挫敗以色列後患無窮
老實說,結果恰好是極其可怕。此刻是一個轉捩點,雖然轉捩點的出現一向不易察覺。在猶太民族歷史性的土地上,把猶太社區連根拔出,建立阿拉伯人的巴勒斯坦國,不只使以色列在道德精神上出醜,也是亡國的先兆。諷刺的是,美國總統有心要為中東帶來民主,但他的政策卻會摧毀中東唯一的一個民主國家,比阿拉伯重新發動聖戰更早置民主於死地。至於沙龍政府,基於西方的壓力,他現在正推行一些在道德及戰略上都站不住腳的行動,以至帶來內部矛盾。沙龍政府很有可能對以色列內部的異見份子採取大規模的政治拘押,這勢必動搖了以色列的民主基礎。

明顯以色列是逃不掉的受害者,但後患卻不只在以色列。以色列的後撤、巴勒斯坦國的創建、以色列內部團結的瓦解,以及繼續出現針對以色列一波一波的攻擊,代表了世上最邪惡力量的勝利。這勝利是屬於賓拉登、阿爾札卡維、阿拉法系的人馬、那些每個星期五都在清真寺傳播仇恨的穆斯林教師、自殺式炸彈襲擊者、哈瑪斯組織,以及那些憎恨西方文明的人。這等人將為世界帶來新的黑暗時代。

挫敗以色列不會平息這些邪惡的勢力,反而會大大鼓舞了他們,正如當年棄守捷克無助滿足希特勒一樣。放棄以色列不會令穆斯林世界相信基督教世界是他們的朋友,只會令伊斯蘭份子相信西方已失去保衛文明的意志,他們已知道歐洲是這樣,也相信美國也會如此。

(取材自www.factsandlogic.org)

admin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Next Post

猶太拉比在港主持逾越節晚宴

30/04/2005 – 21 尼散月 5765
「羔羊婚宴」的情況   由榮耀事工、旺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