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宣教︰起来行动!

Pat Caspary著
黄 富 娇 译

过 去 三 十 二 年 以 来, 神 的 手 一 直 带 领 著 我, 而 我 在 充 满 神 秘 色 彩 的 亚 洲 国 家 那 些 森 林 区 和 偏 远 村 落 从 事 宣 教 工 作,已 经 有 十 六 年 了。

我怎样从嬉皮士变成宣教士?
我 在 美 国 乡 郊 一 个 大 家 庭 长 大, 曾 经 是 个 喜 欢 睡 在 星 空 下 的 嬉 皮 士。 一 九 七 二 年, 耶 稣 彻 底 改 变 了 我 的 人 生。 真 实 的 生 命 鞭 策 著 我 前 进 -- 我 参 加 圣 经 学院的课 程, 又 在 基 督 徒 街 头 集 会 中 拿 标 语 牌。 六 十 年 代 多 年 青 人 都 爱 聚 集 在 营 火 旁、 宿 舍 内 和 草 地 上 ,抱 著 结 他唱 出 自 己 的 心 声。
不 错, 毒 品 和 时 尚 的 生 活 模 式改 变 了我 们, 昔 日 的 童 真 不 再, 但 我 们 当 中 有 些 人对属 灵 真 理是很 认真 追 求的,若不向 罪 全然死 去, 就 寻 不到 真 理 。 当 时 的 流 行 歌 手 和 所 谓 哲 人 们 向 群 众 宣 扬 荒 谬 的 人 际 关 系, 陈 腐 庸 俗 的 思 想 和 离 经 背 道 的 理 论, 我 们 得 弃 绝 这 一 切, 也 要 弃 绝以 自 己 有 限 的 智 慧 作 出 的 种 种 筹 算。 那 些 搂 著 女 伴 在 睡 袋里 高 谈 阔 论 的 嬉 皮 士 是 不 会 找 到 神 的。 毒 品、 酗 酒 和 盲 目 的 迷 信 崇 拜 就 是 由 罪、 私 欲 和 虚 妄 的 意 念 引 致 的 恶 果。
怎样用生命最为有意义?
在传福音时,我 说 过 人 要 弃 绝 自 己 有 限 的 思 想 和 诸 多 的 筹 算 , 这句话 不 只针对 未 蒙 救 赎 的 罪 人, 也 适 用 于基 督 徒,特别是我 们 中 间 尚 未 把 身 心 献 给 尊 贵 的 主, 创 造 及 救 赎 了我们,也 赐给我 们生 命 。 若这新 生 命 所遇上的礼 拜 天 宗 教 活 动 和礼 仪形式是平 庸 和刻 板的,这样消磨掉就不应该了。 我 在 重 生 得 救 的 初 期 很 愤 世 嫉 俗, 这 种 态 度 只 有 破 坏 没 有 建 设。 那种不 思 进 取 和 自 暴 自 弃 的 消 极 心 态 ,可以 使 初 信 者 以 至 资 深 信 徒 的 潜 能 丧 失 殆 尽; 同 样,人 为 的 制 度 化 处 事 方 式 与 深 受“旧 派”传 统 影 响 的 组 织 架 构 扼杀 了 我们的自 发 性 和 行 事 效 率。 无 数 的 宣 教 刊 物 及 培 训 研 讨 会 教人如 何 向 失 丧 者 传 福 音,提供了许多书 籍、 文 章、 录 音 带 和 理 论;但 让 我 说 一 句 话︰ 我 们 似 乎 把 太 多 时 间 浪 费 在 学 院 式 的 钻 研 上, 而 我 们 其 实 只 需 行 动 起 来, 去 得 著 失 丧 的 人。 我 再 说︰ 我 们 在 蹉 跎 岁 月 啊!
我看到需要便坐言起行
我进入宣教工场只因为觉得这是 理 所 当 然 的,并非因为听到甚载呼 召。 我 去 的 时 候 并 未 受 过 语 言 训 练, 没 有 支 援, 也 没 有 修 读过 宣 教 课 程。 那 时我有 房 产 也 有 事 业, 实在不 易 放下一切, 就随便地 踏 上 宣 教 之 途, 但 我 就 是 这 样 做 了。 我 在 高 速 公 路 上 截 停 了 一 辆 车, 把 爱 犬 送 给 了 车 上 的 陌 生 人。 我 知 我 一 定 要 去,太 多 人 有藉 口 要 为 神 好 好 管 理   所 赐 的 财 产 和 责 任 而 逃 避 对 宣 教 的 承 担。有些圣徒说 要 等 子 女 完 成 学 业之后, 然 后 子 女 结 婚 了。 那 些 本 该 出发 的 人 仍 然没有行动, 因 为 要 看 顾 儿 孙, 或 照 料 年 老 的 双 亲。 这 没 有 甚 么 不 对, 却 又 不 是 毫 无 问 题 。 我 认 为 可 能 是 魔 鬼 设 置 了 一 些 障 碍 -- 拦 阻 他 们 的 不 是 神, 而 是 魔 鬼。 众 所 周 知, 教 堂 里 多 的 是 出 席 聚 会 的 人, 他 们 经 年 累 月 的 上 教 堂, 却 看 不 懂 圣 经, 也 没 有 准 备 到 地 极 去 传 福 音。 这 并非 因 为 他 们 不 是 神 职 人 员, 或 者 不 是 通 晓 圣 经 的 专 家, 而 是 因 为 他 们 仍 然 是 喝 奶 的 婴 孩, 没 有 人 教 导 他 们 要 成 为 披 甲 的 勇 士、 事奉主的祭司、 在 街 头 和 天 涯 海 角 殷 勤 作 工 的 使 者。 只 有 极 少 数 人 领 会 到 我 们 必 须 全 心 全 意 去 宣 教。
那 么, 我 们 这 些 嬉 皮 士 大 可 安 于 现 状, 继 续 吃 喝 玩 乐, 直 到 我 们 头 发 斑 白, 依 旧 穿 著 牛 仔 裤, 满 脑 子 是 离 经 背 道 的 思 想 和 自 由 放 任 的 道 德 准 则, 却 没 有 永 恒 的 盼 望 . 或 者, 我 们 可 以 效 法 我 们 中 间 一 些 人, 站 起 来 走 出 这 框 框。 基 督 教 的 情 况 也 一 样, 在 宣 教 的 事 工 上, 你 要 走 出 那 规 限 你 做 多 少 工 作 和 在 那 儿 工 作 的 框 框! 我 们 不 是 单 向 某 特 定 群 体 宣 教, 因 为 每 个 人 都 需 要 主! 我 认 识 一 些 从 不 派 发 福 音 刊 物 的 宣 教 士,他 们 觉 得 蒙 神 呼 召 要 向 某 特 定 群 体 宣 教 , 年 复 一 年, 他 们 在 路 途 上 遇 到 成 千 上 万 不 是 他 们 宣 教 对 象 的 人,本 可 面 带 笑 容 藉 著 单 张 向 这 些 人 传 福 音 , 却 白 白 错 过 了 机 会! 我 每 天 都 带 备 四 种 语 言 的 福 音 小 册 子 -- 每 个 人 都 需 要 主 嘛! 我 参 与 宣 教 事 工 已 经 十 六 年, 在 此 之 前 的 十 六 年 里, 我 在 美 国 街 头 传 道, 或 是 一 个 人 做, 或 是 以 小 组 形 式 进 行。 你 可 以 解 释 说 神 只 是 呼 召 你 向 某 群 体 传 教, 如 乡 村 俱 乐 部 里 的 人, 而 不 是 街 上 的 流 浪 汉 和 无 赖。 有 些 人 坚 持 你 先 要 有 训 练、 有 支 援, 而 且 要 在 神 学 院 受 训 多 年 后 成 为 神 职 人 员, 你 大 可 听 他 们 的 话。 不 过, 你 若 因 此 而 限 制 神 在 你 身 上 的 能 力, 不 让   的 生 命 当 下 就 在 你 里 面 涌 流, 那 你 就 很 愚 蠢。   要 的 是 军 队, 但 有 的 只 是 属 灵 的 婴 孩, 以 为 只 有 牧 师 才 能 做 外 展、探 访、 为 病 人 祈 祷 和 为 真 理 辩 护。 这 真 是 可 悲 啊! 神 要 的 是 愿 意 接 受 差 遣 的 人, 而 不 光 是 学 术 专 业 人 士。 站 起 来, 走 出 去 吧。 不 要 等 待 别 人 与 你 结 伴 同 行, 好 像 那 些 参 加 旅 行 团 的 老 人 一 样。 要 与 神 同 去! 要 为 神 而 去! 不 错, 我 曾 经 与 人 结 伴 同 行, 但 在 得 到 一 些 实 际 经 验 之 后, 我 终 于 拾 起 火 把 独 自 前 进, 不 再 在 缓 慢 的 队 伍 内 当 一 名 旁 观 者。
神如何差我出去?
让 我 谈 谈 那 引 发 我 走 上 宣 教 之 路 的 主 因。 当 时 我 参 加 一间很 好又 积 极的 教 会。 有 一 次, 我 在 那 儿 认 识 的 几 位 弟 兄 向 我 指 出, 根 据 以 弗 所 书 第 四 章 的 教 导, 教 会 领 袖 的 职 责 就 是 要 为 神 的 事 工 装 备 教 会! 我 于 是 明 白 到 主 的 教 导 比 我 们 平 常 所 做 的--唱 几 首 诗 歌, 传 一 下 献 金 袋, 听 一 篇 讲 章, 然 后 用 一 些 茶 点 --深 刻 得 多。 我 们 需 要 做 的 是 装 备 每 一 个 位 信 徒, 而 他 们 所 有 人, 不 仅 是 数 位 年 长 的 领 袖, 都 要 起 来 参 与 神 的 事 工。
在 十 六 年 的 外 展 工 作 中, 我 带 著 标 语 牌、 十 字 架 和 福 音 刊 物 在 街 头 布 道, 不 时 会 遇 到 一 些 铁 骑 士、 坐 过 牢 的 人、 激 进 的 同 性 恋 者 和 好 勇 斗 狠 的 青 年 , 他 们 曾 使 我 的 工 作 困 难 重 重。 经 历 了 这 一 切 之 后, 我 有一个不是甚斑大不了的挑战,就是 要 到 一 个 陌 生 的 外 国 去,那 儿 的 人 需 要 圣 经, 他 们 敞 开 了 心 灵 , 张 开 了 双 手。 于 是, 我 撇 下 一 切 我 所 熟 悉 和 拥 有 的, 动 身 到 中 国 去…。
做应做的事毋惧困难障碍
自 十 六 年 前 那 时 开 始, 我 带 著 福 音 刊 物 和 圣 经 在 大 大 小 小 的 村 落 及 城 市 接 触 过 无 数 的 中 国 人, 也 参 加 过 他 们 的 地 下 聚 会 和 洗 礼。 洗 礼 的 地 点 可 以 是 池 塘、 浴 缸、 大 海、 小 溪、 水 潭-- 只 要 那 儿 有 热 切 渴 慕 真 理 的 心 灵。 你 不 能 说 你 做 不 到 同 样 的 事。 我 遇 见 过 不 同 年 龄 的 宣 教 士︰ 很 老 的、 很 年 青 的、 有 子 女 的、 没 有 子 女 的、 受 过 训 的、 未 受 过 训 的 。 要 紧 的 是 有 人 栽 种,有 人 浇 水, 只 有 神 能 够 让 种 子 生 长,庄 稼 成 熟。 但 我 们 总 不 能 等 到 看 见 异 象、 做 了 六、七个奇 梦、 或 听 到 旋 风 中 的 晓 谕 才去 啊! 数 以 百 万 计 的 非 基 督 徒 正 向 中 国 进 发! 他 们 带 去 的 是 错 谬 的 东 西! 就 是 那 些 异 端 邪 说、 不 道 德 的 观 念、 关 于 离 婚 的 主 张 及 对 自 由 的 曲 解。 与 此 同 时 , 基 督 徒 却 坚 持 一 定 要 等 到 子 女 成 长, 要 等 到 神 迹 出 现, 要 等 到“征 兆”一 再 获 得 印 证。 不 过, 纵 使 你 因 为 所 有 征 兆 得 到 印 证 而 终 于 去 了, 实 际 的 情 况 仍 会 把 你 吓 个 半 死。 你 将 要 在 种 种 困 境中 奋 战 求 存︰ 风 暴、 盗 贼、探 子、 疾 病、挤 迫而 陈 旧 失 修 的 公 车、 曲 折 而 肮 脏 的 道 路,在 在 都 会 让 你 的 日 子 绝 不 好 过。 但 你 还 是 要 去, 因 为 你 的 旧 我 已 死, 新 的 生 命 活 在 基 督 里 头。 你 要 去, 因 为 你 已 献 上 一 切, 从 此 可 以 安 身 于 任 何 地 方, 或 贫 或 富, 你 都 能 持 守 到 底。 你 要 去, 因 为 主 就 在 那 边 疆 不 毛 之 地。 我 曾 在 偏 远、 冰 冷、 污 秽 的 村 落 传 讲 福 音, 也 曾 睡 在 布 满 虱 子 和 蟑 螂 的 木 板 上。 那 时 我 不 大 会 说 当 地 的 语 言, 钱 又 不 够, 对 前 路 也 茫 无 头 绪。 而 十 六 年 来,   带 领 我 和 妻 子(我 们 是 在 中 国 认 识 并 结 婚 的) 去 宣 教 的 地 方,只 有 烛 光 照 明;夜 半 时 分 我 们 在 隆 隆 的 火 车 上, 只 有 面 包 充 饥。 我 们 骑 著 摩 托 车 或 三 轮 货 车, 走 进 上 世 纪 遗 留 下 来 最 不 可 思 议 最 遥 远 的 地 方 去, 做 传 道 与 教 导 的 工 作, 并 为 那 些 等 待 盼 望 和 等 待 生 命 的 人 祷 告! 不 要 再 找 藉 口 逃 避 了, 因 为 你 是 属 于   的。成 就 这 事 工 的 不 是 你 ,乃 是   。 你 只 要 愿 意 为 主 所 用, 并 要 刚 强 壮 胆!
泰缅工场的挑战
现 在 就 让 我 告 诉 你 宣 教 工 场 是 如 何 迫 切 的 需 要 你︰ 我 们 目 前 在 缅 甸 和 泰 国 的 城 市 和 森 林 区 为 神 作 工,栖 身 在 用 竹 枝 或 木 条 搭 成 的 房 屋 内 , 但 人 们 得 到 医 治。 他 们 需 要 米、 毛 毡、 蚊 帐、 圣 经、 金 钱 和 衣 服。 你 若 为 主 作 工, 并 且 知 道 自 己 行 在   的 旨 意 当 中, 那 无 论 你 在 甚 么 时 候、 甚 么 地 方、 在 甚 么 群 体 中 事 奉 , 都 是 非 常 美 好 的 。 他 们 全 都 需 要 主, 能 够 看 顾 羊 群 的 牧 者 诚 然 是 不 可 或 缺 的, 但 你 和 我 们 都 必 须 去。 我 起 初 并 不 知 道 要 去 那 里, 我 只 管 去 了, 其 余 的 事 自 会 安 排 妥 当。 我 要 强 调, 你 若 想 在 水 面 行 走 , 就 必 须 先 从 船 上 跨 出 去, 然 后 神 才 会 把 水 变 为 平 地。 你 不 能 等 到 水 变 为 平 地 后 才 跨 出 船 外, 那 不 是 信 心 ,不 是 胆 量, 也 不 是 信 靠。 那 不 是 乐 意 为 主 所 用!
这 些 泰 国 和 缅 甸 部 落 的 人 对 福 音 的 态 度 是 何 等 开 放 啊! 我 们 继 续 在 中 国 境 内 进 行 外 展 福 音 工 作, 但 这 些 中 国 人 的“表 亲 ”也 同 样 需 要 耶 稣, 对 吗? 因 此, 我 们 跑 到可 伦 族(Karen)、 拉 祜 族(Lahu)、 哈 尼 族(Ahka) 及 其 他 部 族 那 些 偏 僻 的 村 落、 难 民 营 和 教 堂 里 去。 透 过VCD 学 校(播 放 用 土 语 灌 录 的 一 系 列VCD 课 程),他 们 正 在 主 里 成 长。 他 们 需 要 以 竹 枝 搭 成 的 教 堂, 还 有 书 籍、 圣 经、 其 他 物 资 、供 崇 拜 用 的 结 他 及 热 心 事 主 的 牧 者 的 生 活 费。 这 些 东 西 中 有 多 也 是 在 湄 公 河 森 林 区 一 带 的 儿 童 院 所 需 要 的。 所 以, 我 们 要 去! 不 是 因 为 看 到 异 象, 不 是 因 为 受 过 神 学 训 练, 不 是 因 为 储 备 了 足 够 金 钱, 也 不 是 因 为 我 们 懂 得 这 些 部 落 的 语 言 , 乃 是 因 为   命 令 我 和 你 要 去 教 导 万 民 遵 守 主 道! 我 们 怎 能 随 便 找 个 藉 口 推 搪 呢? 时 日 无 多 了, 异 端 邪 说 正 不 断 散 播。 千 千 万 万 的 灵 魂 面 对 著 的 是 没 有 意 义、 没 有 生 命、 也 没 有 盼 望 的 永 恒! 起 来, 去 吧!

真 的 盼 望 你 会 去 , 而 你 的 祷 告 和 支 持 也 是 我 们 十 分 需 要 的 。

admin

发布留言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Next Post

考古学家发现迦拿婚宴遗址

01/01/2005 – 20 提别月 5765
迦拿   考古现场   【编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