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信仰為題的電影《War Room》(中譯﹕《爭戰室》)去年八月在美國上映,全球票房累積高達七千多萬美元。電影展示禱告如何為個人生命、家庭、工作帶來改變,賺盡無數觀眾的熱淚。近日有香港教會計劃辦多場放影會,期望藉這部電影重燃信徒對禱告的熱情。

電影挑旺禱告生活

沒有任何避諱,《War Room》開宗明義便是講祈禱、講信仰。雖然被許多美國傳媒批評,指它「像聖經研習而不像電影」,或是「過於沉重」,但卻受普遍觀眾歡迎。電影於美國開畫第二個星期才登上票房第一位,可見其成功全在乎觀眾之間的口碑。在香港,中國基督教播道會同福堂主任牧師何志滌亦深受此片感動,計劃於5月27日舉行第一場電影放映會,其後在6月亦會舉辦第二場,並在會上與參加者分享關於祈禱的體會。

《War Room》故事講述一對美國黑人夫婦湯尼與伊莉莎白,生活看似安穩妥當,但婚姻關係卻現暗湧,與女兒的溝通亦一籌莫展。任職房產經紀人的伊莉莎白,一次認識到一名老太太,對方是虔誠的基督徒,經常在家中房間祈禱,尋求神的啟示及幫助。伊莉莎白向老太太學習,開始為自己的家庭祈禱,認真研讀及遵行聖經教導,改變對女兒和丈夫的態度。奇妙的事漸漸發生,湯尼與伊莉莎白經歷到關係修補,而湯尼在工作中,亦與上司彼此饒恕。

電影以貼近現實生活的故事情節,帶出禱告的力量。何志滌牧師直言,自己的祈禱生活亦因這部電影,再次被挑旺起來。他認為作為信徒,應回歸到神所賜最重要的屬靈武器,就是禱告,而這電影正正展示了祈禱的重要性。

祈禱改變人心

調查發現,香港教會最少人出席的聚會就是祈禱會。何牧師觀察到,不少信徒在「有事所求」時才會尋求神,而非讓祈禱成為生活的一部份「我們要操練禱告,把所有事情都跟神說。」他同時指出,信徒禱告時總是訴說自己的需要,很少聆聽神的帶領。有些信徒對禱告的態度更是「不冷不熱」,甚至懷疑神是否真的會聽禱告。

他認為電影帶出了三個重要信息﹕第一、要不斷的禱告;第二,要有信心,相信神是聽祈禱的;第三,要相信神的回應是最好的。電影中的老太太會在她的祈禱室裡寫下禱告事項,這樣便可以看見神的回應,並且向祂表達感恩。我們對神屬性及與人關係的認識,是否令你信得過祂所給予的永遠是最好?

電影中,女主角開始為家庭祈禱後,自己的心態亦慢慢改變。何牧師認同,祈禱最要緊的不是改變環境,而是改變人心。「不是改變其他人的心境,而是改變自己的心境。」電影中最感動何牧師的部份,正是人與人之間的彼此寬恕,包括男女主角之間,以及男主角與上司之間的寬恕。

祈禱求問製作方向

這部電影的導演Alex Kendrick及Stephen Kendrick兄弟,是美國希爾伍德浸信會(Sherwood Baptist Church)的助理牧師,同時是電影編劇、製作人。約十年前,他們有感於教會的影響力遠不及電影,萌生轉化主流電影的念頭,開始創作帶有基督教信息的電影。

面對負面批評,Kendrick兄弟有否想過改變創作方向,將基督教信息隱藏於電影之中,以致被更多未信者接受?Stephen Kendrick接受《夏洛特觀察報》訪問時曾表示,他們製作電影目的是傳福音,而不是讓那些追求精湛電影創作技藝的影評人驚嘆。「我們可以製作出精妙的藝術電影,把信息植入在內,以致可接觸更多未信者,那是很好的事。然而到目前為止,我們為此祈禱,卻感到神好像吩咐我們要跟隨教會,並且要直截了當的表達信息,也即是製作一些人們從不會接觸的電影。」

事實上,荷里活電影近年常常自聖經取材,如挪亞方舟、出埃及記,甚至耶穌生平等故事。不過,這些耗資鉅大的製作,雖以聖經故事為藍本,情節及表達方式卻不一定完全合乎聖經的描述,有些甚至引起基督徒的懷疑,指其背後帶出與信仰相違的信息。

那麼Kendrick兄弟運用了什麼秘密方程式,以至《War Room》既可以載有信仰意義,又能在主流影業中取得成功。Alex Kendrick回應《荷里活報導》提問時曾表示,他們會在禱告中尋求神的心意,不單是自己祈禱,更請身邊的人也一同祈禱,然後按照神啟示的方向去製作電影。他們的電影不需耗資鉅款,不會用最紅的明星,也不加入眩目的荷里活成功原素,但仍然能夠贏取大眾支持,完全是神的祝福。「我們盡力製作最好的電影,而因為我們尋求神,所以它可以成功﹗」

除了同福堂,香港一些教會近日也舉行《War Room》放映會。以琳書房是這部電影的香港放映權代理,任何教會若有興趣播放,均可以聯絡他們。

以琳書房
電話 : 2838 6652
一般查詢 : [email protected]

(記者陳淑安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