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国梦想家的故事》– 1

《台湾最大的小教会─神国梦想家的故事》─1
一篇生死血畦v
朱台深 行道会荣耀堂主任牧师

编案︰行道会荣耀堂自1991年开拓以来,教会几经台风淹水、数次搬迁,在这十三年来,朱台深牧师与朱张洁兰师母历经神从无到有的恩典。朱台深牧师日前将这些来牧会的心路历程写成《台湾最大的小教会─神国梦想家的故事》一书,本报特在上市之初,从中选辑几篇文章,让众人与荣耀堂的弟兄姊妹一起细数神的恩典与荣耀。

不轻易发怒的,胜过勇士;治服己心的,强如取城。箴言十六章32节

难为了师母!
在台北的“曼哈顿”开拓神的家,想离教会近些又要租金便宜,于是,顶楼成了我们最佳选择。一万元租来十坪大小屋子,连煮顿饭的厨房都没有,佩服洁兰用微波炉煮饭、炒菜,用热水瓶烧开水…,见我心疼而面带难色,洁兰没有任何怨言,不断安慰我向前看,只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古今皆然!
原以为奉献给神,天下就再没有胜不过的难处;没想到福音工作艰难,十年惊梦,竟落得数度在生死边缘徘徊。

师母自杀了?
洁兰本性率直,待人处事毫无心机,对于不同性格背景的羊群,我要求她言语必须精准得体,显然这已超过她所能负荷了。不知洁兰说了什么?无端惹来指控,耳中“反复”听见仅有的几位会友怨怼指摘,洁兰“反复”解释,我却无心再听,两人终于爆发“激烈争执”。我们没有牧会经验,无力承担会友伤害,她更无法忍受丈夫误解,几次受责之余,心情苦透却无处排解,突想一了百了,遂推开窗户,企图从十七楼一跃而下,结束生命。
她两眼失神,耳边全然听不见我的大声斥唤,用尽力气拉回洁兰已经投身窗外的身躯,待回神之后,两人哭红了眼,相拥而泣……,压根儿就没料到牧会也会走到这般局面?在死亡边缘将洁兰抢救回来,想到差点天人永隔,想到开拓之苦,更是悲从中来……。住得太高,也是件险事,可以让人摔得“十分难看”。

 是医治的神
事后回顾,根本是小事一桩,不值得以性命相搏。如今事奉神已不再如此沈重,喜乐多于悲伤,毕竟,成熟人生境界是渐进的,没有人天生会做牧师,经验需要一步一步累积,对初出道的年轻夫妇而言,服事原就困难,更何况选择了拓荒的工作!
一九九九年,与洁兰提及这件往事,俩人又是红了眼眶、眷敢C娑,有着不堪回首的感慨及惊奇,一是八年来两人居然都隐忍未提,二是以为揭开疮疤会疼,结果是不痛也不痒! 是神,是医治的神!

这是一句好话
有回崇拜前,为了教会事务和洁兰起了剧烈争执,公、私事两相纠缠,难过还加上懊恼,怎会选在这时候出状况?主日吵架,吵得真不是时候!
教会小得无处可躲。于是按捺著懊恼的心情,推开门往顶楼去,双膝下跪脸伏于地大声祷告。待心境平稳后,竟已过了一个小时,不仅会前祷告缺席,连主日敬拜都没赶上。上了讲台,用关爱眼光看看洁兰,感谢神赏赐一位神经线比较大条的妻子,刚刚所发生的事情似乎对她影响不大……。我爱上帝, 鼓励我面对挣扎,破碎、调整直到得胜!服事人比服事神困难,服事自家人比服事外人困难,而最大的敌人,不在外人、也不在自家人,最大的敌人是老我,最大的胜利是战胜自己。看见一句深深受用的好话,送给你︰“He who conquers others is strong, He who conquers himself is mighty.”你以为呢?

admin

发布留言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Next Post

香港十八区教会合一祭坛 ─ 廿四小时琴与金香炉将会诞生!

03/07/2004 – 14 搭模斯月 5764
黄瑞君牧师(天梯使团总干事) 五月廿六日那天,十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