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宗教自由與逼迫趨勢分析報導(下)

歐洲歷經文藝復興、宗教改革、工業革命而興起,迫使回教世界改革(從外界強加改革)。殖民時期與兩次世界大戰後的託管期,也在西方保護國的管理下,迫使回教國家世俗化(包括平等)。
然而這些回教國家獨立後,卻決心回歸伊斯蘭秩序。最近幾十年來,主要由沙烏地阿拉伯推動並資助一項全球回教拓展計畫,將瓦哈比派(嚴謹的回教)外銷世界各地。回教好戰精神也急遽升高,主要是從以色列建國開始,而自阿富汗對抗俄羅斯人的聖戰以來尤烈,開創了當代全球性的聖戰產業。
去年的年終報告確認,反恐戰爭對回教世界各地的伊斯蘭更新運動無異火上加油。這項趨勢在二○○三年進一步升高,因為伊拉克戰爭、聯軍佔領、巴格達崩潰、海珊被捕,都羞辱了阿拉伯和回教世界。回教徒對這屈辱的反應是憤怒和不屑,即使海珊廣為眾人鄙視,而聯軍也自視為解放者和美善恩賜(民主、自由、西方人權)的持有者。這屈辱、憤怒、不屑,只能從回教歷史和可蘭經所教導的回教優越,才能明白。
當代回教運動主要目標之一,是要取回失地,如巴爾幹地區,那是回教於十五、十六世紀奪取,而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喪失的土地。這就是東帝汶仍然易受攻擊的原因。其他目標包括在世俗化、西化的回教國家恢復夏裡亞教法,並在以回教徒居多的地區安設夏裡亞教法。
然而,回教恐怖陣營卻出現紛歧。二○○三年八月五日,印尼雅加達萬豪酒店爆炸案死者主要是回教徒,引發東南亞回教恐怖團體分裂。回教祈禱團(Jemaah Islamiah, JI)幾名資深指揮官希望,他們的聖戰以打擊印尼某些地區的基督徒為焦點,而非轟炸西方目標卻同時殺害回教徒。有人則認為,印尼全境都是合適的目標,因為印尼還不是回教國家。
恐怖份子攻擊「軟目標」(回教徒地區的西方目標)在二○○三年更加普遍。東南亞恐怖陣營的辯論,無疑也發生在其他回教團體。有些團體可能會把目標局限於非回教徒,特別是猶太人和基督徒。他們將日益小心籌劃,以猶太人和基督徒的地點和人民為目標。
另一當代現象是使散居西方的回教徒「去西化」、「重新伊斯蘭化」。回教積極份子在西方忙著以壓力和遊說為手段,使人改信、回歸、重新伊斯蘭化。回教徒移民社區裡的緊張情勢興起,反猶太情緒升高,尤其在歐洲。
這些回教積極份子已有一群預備好了的觀眾,因為回教徒的屈辱感(又解釋為受害)挑起回教徒強烈的團結情緒、回教身份與熱心。連先前不大認真的回教徒,以及拋棄、或甚至逃離回教政權和夏裡亞教法壓制的人,也有這種情形。屬於回教民族、卻拒絕回教而被視為叛教的人,處境極其困難。
「回教夏裡亞教法仲裁法庭」如今在加拿大已獲承認。夏裡亞教法在歐洲施行是違法的。為了躲避夏裡亞教法壓制而移民或逃到西方的回教徒,發現它正緊追不捨。
回教人士宣稱,宗教自由的原則賦予他們施行夏裡亞教法的權利,也就是說,他們的自由賦予他們「除去別人自由」的自由!各國政府如果委身於人權原則,就必須拒絕在原則上讓步,並且擁護所有人民的宗教自由。國際人權宣言第十八條︰「人人有思想、良心與宗教自由的權利;此項權利包括改變他的宗教或信仰的自由,以及單獨或集體地、公開或秘密地以教導、實踐、禮拜及戒律表現他的宗教或信仰的自由。」。
二○○三年,夏裡亞教法急遽興起,透過可蘭經而命令回教徒在宗教上不寬容。夏裡亞教法可能是二○○四年的全球重要議題。
請為2004年全球的福音通路能更寬廣,及為信仰受逼迫的主內肢體懇切代禱。(By Elizabeth Kendal,取材自http://www.assistnews.net)

admin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Next Post

本報於二月發行報紙版

31/01/2004 – 8 細罷特月 5764
《國度復興報》香港版將在二月八日發行報紙版,在三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