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在伯特利

 
 
 

貝德芬宣教士在中國行醫服事十八年後抵台灣建立山地伯特利聖經書院

「我熱愛中國、台灣,我認為我巳經是中國人,同時也是我的祖國與家鄉,所以我及我的軀體都將永遠留在台灣的土地上。」

「我實在經歷到我所不配得的憐憫,這乃是奇跡,因為驕傲的自我原本不會求憐憫,但如今我飽嘗 神憐憫之福,因此,除了讚美,還要讚美」

~安娜·貝德芬

【一】出生與童年

「我未將你造在腹中,我已曉得你;你未出母胎,我已分別你為聖。」(耶利米書一章五節)

西元一九○○年十二月三十日,貝德芬宣教士出生於德國威斯特法倫邦(Westfalen)明登區(Min-den)豪爾威森鎮(Holwiesen)維多利亞街(Viktorialstra.)十四號。一九四九年改制後,即今日之北萊茵—威斯特法倫邦(Nor-drhein-Westfalen,簡稱北威邦)賀爾福特縣(Herford)富托鎮(Vlotho)候托街(Rottstra.)八十號。

貝德芬宣教士六至十四歲,就讀於瓦爾道夫(Valdorf)國民學校,畢業後便留在家中的農場裡幫忙。

「我的家在牧草繁茂的農場與風光明媚的溪谷中,一切都很美好,我們什麼都不缺。」但她不以此純樸的農莊生活為目的,她在日記中寫道︰「當我還是十二歲的小女孩時,常常晚上在被窩裡暗自啜泣 –受罪的壓迫。」童年時期,她已深切感受自己渴慕主的慈愛。

【二】神的呼召

「那報佳音、傳平安、報好信、傳救恩的對錫安說『你的上帝作王了』,這人的腳登山,何等佳美。」(以賽亞書五十二章七節)

一九一六年九月二十日,貝德芬宣教士十六歲,她的二哥Guster戰死沙場。一九二○年六月二十日,親愛的父親也過世了,那年她二十歲。失去至親,她更加渴慕主的降臨。「堅信禮(Die Kofirmation)對我十分重要,但那並非全心委身。」一九二四年喜樂降臨︰「一九二四年初,在一場布道會的談話後,我確信平安與喜樂到臨︰主啊,透過你的寶血救贖是多麼的幸福啊!」她的日記寫道。

一九二六年一月六日,在一場布道會中,貝教士首次受到神的親臨呼召︰「主在這裡,呼喚著奶!」於是她決定獻身侍奉主,那年她二十六歲。

隔年,她在馬奇(Malche)女子神學院就讀時,再度有來自神的呼召。有一天晚間,貝教士正在自修研讀聖經,一位猶太籍的修女突然走來,一手按在她的頭上,一手為她翻著聖經,翻到了以賽亞書五十二章七節,就這樣朗誦了起來︰「那報佳音、傳平安、報好信、傳救恩的對錫安說『你的上帝作王了』,這人的腳登山,何等佳美。」她更加確定主給她的負擔,就是成為一個域外傳揚福音宣教士。

【三】訓練

「那時,天國好比十個童女,拿著燈,出去迎接新郎。其中有五個是愚拙的,五個是聰明的。愚拙的拿著燈,卻不預備油,聰明的拿著燈,又預備油在器皿裡。」(貝德芬宣教士初抵埔裡向人傳道時所說十個童女的比喻。馬太福音二十五章三節)

一九二四年初,她的喜樂降臨後,她便開始積極學習,並尋求各種訓練以期至海外傳揚神的福音。那年底,她前往北方的阿倫島(Amrum)學習家政;一九二六年至二七年,她遠赴德東柏林附近的馬奇(Malche)女子神學院就讀;一九二九至三0年則至南方波頓哈根(Boltenhagen)與杜賓根(Tuebingen)兩地接受護士及助產士的訓練。

從一九二四至三0的七年間,貝德芬宣教士積極學習、努力充實,終於在一九三一年的二月,確定被德國婦女布道祈禱會(Deutscher Frauen Missions Gebetsbund,簡稱D.F.M.G.B)與中國內陸宣教會(China Inland Mission,簡稱C.I.M.)共同差派至中國內陸西部,為傳揚福音的宣教士。一九三一至三二年間,她再度前往北方的羅斯托克(Rostock)宣道之家(Mission Home)作最後的域外宣教訓練。

一九三二年九月,貝教士與Sannchen姊妹終於登上船,前往中國大陸四川,展開海外傳教士的生涯。

【四】出發

「履次行遠路,遭江河的危險、盜賊的危險、同族的危險、外邦人的危險、城裡的危險、曠野的危險、海中的危險、假弟兄的危險。」(哥林多後書十章二十六節)

冒著江河、外邦人、曠野與海中的危險,一九三二年九月十二日,成熟待發的貝德芬宣教士與家人告別,數日後登上了前往中國宣教的大船出發了。這是一艘前往東方的宣教之船,船上載有四十幾位的天主教宣教士與五十幾位基督新教的宣教士,大家目的地雖不同,但都是承載傳揚福音使命的忠心僕人。

一九三二年十月二十八日,貝德芬宣教士終於抵達目的地 — 四川省南充縣小西街的「德華福音醫社」,與六年前(一九二六)就在那兒侍奉的韓美德(Schwester Margrit Heusner),以及小北街「福音女堂」的謝存慈(Schwester Else Schroeder)宣教士等人會合,攜手合作在南充工作了十八年。

【五】在中國南充的醫療、助產與宣教事工

「基督告訴我︰『Gerda,奶曾確切地在奶的生命中有幾次因我的全能而喜樂與驚訝。而奶前去中國,奶將會體驗到更多我的偉大。』」(一九三三年二月,即將外派前往中國的宣教士Gerda Buege於祈禱會發表之臨別感言。)

一九三二年,全球都在戰爭的陰影下,而中國戰區亦到了最緊張與混亂的時刻。戰場逐漸延長到後方重慶,國內的內戰也不止。

福音醫社的生活是忙碌而緊張的,她們每天要照顧數十個病患,接生數名新生兒。貝教士的日記寫道︰「上午照顧一百二十個病患,給四十個新生兒打預防針」、「上個月我們有五十個新生兒」、「今天有九十個病患和一個新生兒。」醫社除門診外,還設有婦產科、住院部,那時南充還沒有醫院接生,有時她們也外出接生。醫社每天只是上午開診,下午請人來聽講聖經,每週星期二由韓、貝兩教士講解聖經並教識字,星期五下午也辦查經、唱詩和禱告活動。

她們也訓練當地人成為護士或助產士,並經過四至五年的訓練與實習後,一同協助南充地區的醫療工作。她們也扶助當地孩童教育事工,有幾年的時間,她們還照顧一個被遺棄的中國小女孩,直到六歲被接走才結束。為此,她們雙方還為此掉了許多淚。(下接十 一版)

【六】為自己的名/小和音的故事

「又有落在好土裡的,就發生長大,結實,有三十倍的,有六十倍的,有一百倍的。」(馬可福音四章八節)

一九四○年代,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國與日本交戰最慘烈的年代。一九三九年,一對從南京至長沙、重慶避難的和氏夫婦,落腳在南充市小西街的宣教醫療站。焦急的父親與懷孕的母親在這兒生下了一個女嬰,而去年(一九三八),他們也在此生下了一個男嬰。

戰爭折磨人的生活與意志,和氏夫婦因戰爭危險與不安的緣故,將孩子交給了貝德芬與韓美德宣教士領養。

小和音跟著貝韓二教士在宣教站快樂的成長。她們教她禱告、教她織線、教她洗臉,教她彈鋼琴、教她寫毛筆字,復活節時叫她到草叢裡找雞蛋,醫療站忙碌時教她將藥包一包一包地包好給看病的病人。直到六歲父親接走以前,兩位宣教士給了她極好的童年教育。和音長大後受了高等的教育,在中國科技大學研究核子物理學,並於一九八五年前往美國擔任訪問學者。

當初,兩位宣教士將這個可愛的小女嬰命名為Christa,就是期望她能成為一個基督徒。如今,這位小和音、她的母親、她的家庭以及她的下一代都在傳福音。最初,他們都只是從貝、韓二教士聽得福音,現據和音本人估計,果子再結果子,現在大約有一千人左右跟著信主。在小和音蹣馮□B的時候,她們就教她背記馬可福音第四章,而她果真未辜負貝德芬宣教士的期部G「成為一片好土,結實一百倍。」

【七】返國

貝德芬宣教士在大陸南充宣教十八年,戰爭的歲月與責任重大的工作在兩位宣教士身上,並非不著痕跡的走過。她們常常精疲力竭,貝教士還曾三度重病瀕死。但 神似乎還要重用她。

一九四九年底,國共戰爭結束。因著解放與教會的三自革新運動推展,紅色政權禁止這些外國宣教士繼續自由傳教,雖然她們不捨也不願,但還是被迫離開宣教園。

一九五○年九月二十六日,貝德芬與韓美德宣教士離開了這個深心所愛且被愛灌溉十數年的地方。十月底,她們跨越中國邊境來到英國保護區香港。年底,她們前往英國倫敦,隔年(一九五一)才回到暌違十八年的出生地德國。

【八】福爾摩沙的召喚

「請過來幫助我們…神召我們傳福音給那裡的人聽。」(使徒行傳十六章十節)

雖然許多反對的聲浪與健康方面的理由,不支持她繼續海外的宣教事工,但在一九五一年四月,貝德芬宣教士在回到故鄉富托鎮以前,她曾前往杜賓根(Tuebingen)的熱帶之家(Tropenheim)考察。很明顯的,貝教士並不因暫時停止宣教工作而放棄一生的職志,仍尋求神差遣,前往有中國人的地方宣教,並注意任何出國宣教的機會。

終於在一九五六年有了機會,二月二十九日,貝教士與曾在大陸同工的宣教士謝存慈姊妹,以自費的方式,一同前來台灣。德國婦女布道祈禱會僅支付一些費用給她們,無法將她們外派,因為祈禱會在台灣並沒有宣教站。

就這樣,貝教士又展開了另一段海外宣教之旅。

【九】落腳山城埔裡

「傍晚散步到田野裡,美好的寧靜,明亮的月光,在車站旁聖靈降臨了…美好的地方。」(一九五六年十月十九日貝教士筆記。)

一九五六年春天,貝德芬宣教士與謝存慈宣教士連袂來到台灣。台灣比歐洲緯度低,天氣比較熱,屬亞熱帶氣候。由於貝教士患有心臟病,在德國時她早已準備,在熱帶之家時,她已確定她適合台灣中部,清爽的中海拔埔裡地區。

同年四月三日,他們抵達埔裡,當時埔裡有位德籍的遊牧師(Juttka Gustve)夫妻正在埔裡地區宣教,於是她們前來埔裡拜訪遊牧師。感覺此地溫度相當適宜,位置又是台灣的地理中心,埔裡居民純樸,也看到不少清純可愛的山地女子,於是決定在埔裡定居下來傳福音。(未完待續)

admin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Next Post

神聽禱告·天使效力

10/01/2004 – 16 提別月 5764
吳陳美琴 詩篇三十三篇八節說︰ 「耶和華的眼目,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