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入云南边陲探访独龙族人

神的国降临在中国的山岳中
深入云南边陲探访独龙族人

陈世强长老
视博恩(中国)总裁
CBN (China)

在中国西藏南部的高山上,有一条独龙江,湍急地流向云南的西北部,再迂回进入缅甸。就在云南与缅甸接壤的高黎贡山两边的原始森林里,住了独龙族人。在中国这边的独龙族约有四千多人,他们不仅是中国剩存最多纹面女性的少数民族,并且其中三分一人口是基督徒。笔者为了实地了解福音如何传至这偏远的山区,便带同视博恩(中国)的摄制队一行八个人,启程从香港经云南前往,同行者包括有刘达成教授和周华山博士。刘教授是五十年代中国研究独龙族的先驱学者,而周博士是香港研究独龙族的专家。

我们首先到达云南省昆明市,然后乘车到西北部的怒江。再从怒江到独龙江的丙中洛,需时廿四小时,比起以前的人走路廿四天才到达,已经快很多。但我们已经很累,不能不佩服福音的爆炸力,使宣教士放下西方舒适生活,千山万水,长途跋涉,来到荒芜落后的山区、去爱这里很原始的少数民族。丙中洛是中国的香格里拉,独龙族人在上世纪五十年代以前,在这一带地方过著原始生活。在这里陡峭的山区中,有着中国最后的马帮路,就是用马运货,以物易物,是以前独龙族人和外界交往的唯一通道,直至一九九九年十月才有公路建成。

每年十一月至翌年八月,大雪封山,不只保存了许多奇花异草,使高黎贡山一带被誉为植物博物馆,更长期使独龙族人和外界隔绝,长久过著原始生活。十八世纪曾有典藉记载他们没有文字,披树叶为衣,茹毛饮血,住在树上或以石洞为屋,社会发展十分缓慢。后来才搭建房屋,屋中有火塘,一家人围着火塘煮食取暖。清光绪年间曾有天主教教士进来传教,建有天主堂。民初时也有西方宣教士来到独龙江,建教堂传福音,但不被当地人接受,多番武斗,死伤殉道。宣教士于是入了缅甸,带领了许多缅甸的独龙族人信主。于是在三十年代初,缅甸的独龙族基督徒把福音带回云南的族人,以温和的口述相传方式作见证,加上大家是同族人,较易为当地人接受。时至今日,缅甸的独龙族几乎全都是基督徒,而云南的独龙族也有三分一人信了主。

当我徒步入村,看着自己脚掌所踏之处,正是重蹈八十年前宣教士Morris的脚踪,仿佛看见他一步一步走入山内,心中顿然回向以赛亚先知的话:“报福音传喜信的人,他们的脚踪何等佳美!”(罗10:15)。不错,传福音是要行出来的,一脚一步都不会徒然。我在村内就遇到前人栽种所结的果子,就在当地认识了一位七十二岁的独龙族老弟兄Ah Do,他在二十岁时在缅甸学习日旺文(缅甸的日旺人是独龙族的一个支系),袅炊 稆掸t经,最后信主而改名约翰。他受激励创造了独龙文,虽然时至今日不为广泛使用,但总算完成了他这生的宏愿。我也认识了当地一位传道人,名叫怒卫星,于一九九一年决志,是山下的族人上山传道带他信主的。山下的人要步行二至三小时到山上,那里有一幢七十年代建的礼拜堂,已经很破旧。目前他们正兴建新礼拜堂,可容二百多人。他们的住屋虽然简陋,但建礼拜堂却一丝不苟,以木材和砖石辄y。怒传道说,他的见证是祈祷,那些离开的人也回来信主,以致独龙族有三分一人是基督徒,大多是同族人传福音的结果,加上附近僳族有基督教信仰的传统,有助传播。我相信以前外国人来这里传,现今应是中国人起来还福音债的时候;香港人应去中国看看,福音是要人用口一个一个传开去的。另一位传道人齐建武,只有三十岁,五年前是一个普通的独龙族人,但有一次圣灵感动他,他就奉献成为族中的传道人。又有一位七十五岁的李小平,他在七十岁前体弱多病,靠巫医施巫术治疗都不好,及至信主后,身体奇迹地康复至今。在这些信主的族人中,有一半住在独龙江的下游。这些基督徒生活严谨,不烟不酒,严守一夫一妻制,每星期上教堂三次,每年都庆祝复活节、感恩节和圣诞节。

跟这些弟兄交谈,听着他们分四部唱赞美诗,内心不禁惊叹圣灵在中国所做的大工。虽然与世隔绝,但蒙神眷念,独龙族的基督徒用最原始的方法传福音,就是用口传,叫罪人悔改,摒弃巫师和巫术。独龙族是中国少数民族中难得仍然保存最原始、最纯朴的生活面貌,但随着文明的入侵,我留意到年青的少女已不愿接受纹面,下山时在茅寮也赫然听到粤语流行曲,并发现有孩子拿着光盘、收音机,也看见有碟形接收天线,相信独龙族人已有电视,接收卫星电视,也有放映光盘的机器了。有了这些媒介,外面世界好的坏的都可以进去,我们要把握机会,起来做差传,掌握卫星等现代科技无远弗届的潜力,尽快把福音传播进去。我们要连结成网,互相合作,互相引爆,互补不足,用文字、电视媒体广播。牧师、教师、代祷者要走在一起,借着差传的异象和信息,动员信徒完成基督大使命。

摄制队在那里多留几天,看到的东西比我更多。我此行收获很大,包括带领了同行一位学者的助手、随行的司机和刘教授的夫人开口信主。但印象最深刻是站在怒江边,背后的江水似万马奔腾般的流动,使我感受到圣灵也是这样的活水江河,充满每一个渴慕 的人。愿神的儿女们饮于圣灵的江河,也愿圣灵的河水,流遍全中国,直至地极。

admin

发布留言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Next Post

西非渴求“希望之书”对抗回教的教导

27/12/2003 – 2 提别月 5764
【编译Echo Mission Network 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