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入雲南邊陲探訪獨龍族人

神的國降臨在中國的山嶽中
深入雲南邊陲探訪獨龍族人

陳世強長老
視博恩(中國)總裁
CBN (China)

在中國西藏南部的高山上,有一條獨龍江,湍急地流向雲南的西北部,再迂迴進入緬甸。就在雲南與緬甸接壤的高黎貢山兩邊的原始森林裡,住了獨龍族人。在中國這邊的獨龍族約有四千多人,他們不僅是中國剩存最多紋面女性的少數民族,並且其中三分一人口是基督徒。筆者為了實地瞭解福音如何傳至這偏遠的山區,便帶同視博恩(中國)的攝制隊一行八個人,啟程從香港經雲南前往,同行者包括有劉達成教授和周華山博士。劉教授是五十年代中國研究獨龍族的先驅學者,而周博士是香港研究獨龍族的專家。

我們首先到達雲南省昆明市,然後乘車到西北部的怒江。再從怒江到獨龍江的丙中洛,需時廿四小時,比起以前的人走路廿四天才到達,已經快很多。但我們已經很累,不能不佩服福音的爆炸力,使宣教士放下西方舒適生活,千山萬水,長途跋涉,來到荒蕪落後的山區、去愛這裡很原始的少數民族。丙中洛是中國的香格里拉,獨龍族人在上世紀五十年代以前,在這一帶地方過著原始生活。在這裡陡峭的山區中,有著中國最後的馬幫路,就是用馬運貨,以物易物,是以前獨龍族人和外界交往的唯一通道,直至一九九九年十月才有公路建成。

每年十一月至翌年八月,大雪封山,不只保存了許多奇花異草,使高黎貢山一帶被譽為植物博物館,更長期使獨龍族人和外界隔絕,長久過著原始生活。十八世紀曾有典藉記載他們沒有文字,披樹葉為衣,茹毛飲血,住在樹上或以石洞為屋,社會發展十分緩慢。後來才搭建房屋,屋中有火塘,一家人圍著火塘煮食取暖。清光緒年間曾有天主教教士進來傳教,建有天主堂。民初時也有西方宣教士來到獨龍江,建教堂傳福音,但不被當地人接受,多番武鬥,死傷殉道。宣教士於是入了緬甸,帶領了許多緬甸的獨龍族人信主。於是在三十年代初,緬甸的獨龍族基督徒把福音帶回雲南的族人,以溫和的口述相傳方式作見證,加上大家是同族人,較易為當地人接受。時至今日,緬甸的獨龍族幾乎全都是基督徒,而雲南的獨龍族也有三分一人信了主。

當我徒步入村,看著自己腳掌所踏之處,正是重蹈八十年前宣教士Morris的腳蹤,彷彿看見他一步一步走入山內,心中頓然回向以賽亞先知的話:「報福音傳喜信的人,他們的腳蹤何等佳美!」(羅10:15)。不錯,傳福音是要行出來的,一腳一步都不會徒然。我在村內就遇到前人栽種所結的果子,就在當地認識了一位七十二歲的獨龍族老弟兄Ah Do,他在二十歲時在緬甸學習日旺文(緬甸的日旺人是獨龍族的一個支系),裊炊 穭撣t經,最後信主而改名約翰。他受激勵創造了獨龍文,雖然時至今日不為廣泛使用,但總算完成了他這生的宏願。我也認識了當地一位傳道人,名叫怒衛星,於一九九一年決志,是山下的族人上山傳道帶他信主的。山下的人要步行二至三小時到山上,那裡有一幢七十年代建的禮拜堂,已經很破舊。目前他們正興建新禮拜堂,可容二百多人。他們的住屋雖然簡陋,但建禮拜堂卻一絲不苟,以木材和磚石輒y。怒傳道說,他的見證是祈禱,那些離開的人也回來信主,以致獨龍族有三分一人是基督徒,大多是同族人傳福音的結果,加上附近僳族有基督教信仰的傳統,有助傳播。我相信以前外國人來這裡傳,現今應是中國人起來還福音債的時候;香港人應去中國看看,福音是要人用口一個一個傳開去的。另一位傳道人齊建武,只有三十歲,五年前是一個普通的獨龍族人,但有一次聖靈感動他,他就奉獻成為族中的傳道人。又有一位七十五歲的李小平,他在七十歲前體弱多病,靠巫醫施巫術治療都不好,及至信主後,身體奇跡地康復至今。在這些信主的族人中,有一半住在獨龍江的下游。這些基督徒生活嚴謹,不煙不酒,嚴守一夫一妻制,每星期上教堂三次,每年都慶祝復活節、感恩節和聖誕節。

跟這些弟兄交談,聽著他們分四部唱讚美詩,內心不禁驚歎聖靈在中國所做的大工。雖然與世隔絕,但蒙神眷念,獨龍族的基督徒用最原始的方法傳福音,就是用口傳,叫罪人悔改,摒棄巫師和巫術。獨龍族是中國少數民族中難得仍然保存最原始、最純樸的生活面貌,但隨著文明的入侵,我留意到年青的少女已不願接受紋面,下山時在茅寮也赫然聽到粵語流行曲,並發現有孩子拿著光碟、收音機,也看見有碟形接收天線,相信獨龍族人已有電視,接收衛星電視,也有放映光碟的機器了。有了這些媒介,外面世界好的壞的都可以進去,我們要把握機會,起來做差傳,掌握衛星等現代科技無遠弗屆的潛力,盡快把福音傳播進去。我們要連結成網,互相合作,互相引爆,互補不足,用文字、電視媒體廣播。牧師、教師、代禱者要走在一起,藉著差傳的異象和信息,動員信徒完成基督大使命。

攝制隊在那裡多留幾天,看到的東西比我更多。我此行收穫很大,包括帶領了同行一位學者的助手、隨行的司機和劉教授的夫人開口信主。但印象最深刻是站在怒江邊,背後的江水似萬馬奔騰般的流動,使我感受到聖靈也是這樣的活水江河,充滿每一個渴慕 的人。願神的兒女們飲於聖靈的江河,也願聖靈的河水,流遍全中國,直至地極。

admin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Next Post

西非渴求「希望之書」對抗回教的教導

27/12/2003 – 2 提別月 5764
【編譯Echo Mission Network 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