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曾是个沉迷半生的赌徒—他如何获得新生?

他 : 曾 是 个 沉 迷 半 生 的 赌 徒 — 他 如 何 获 得 新 生 ?

济 华
今 天 已 重 生 的 麦 伯 铭
中 国 有 句 成 语 ︰ “ 江 山 易 改 , 本 性 难 移 。 ” 更 何 况 他 是 一 位 已 达 古 稀 之 年 , 大 半 生 沉 迷 于 赌 、 骗 、 嫖 , 曾 因 赌 行 骗 , 在 英 国 被 捕 入 狱 七 次 的 人 , 谁 能 想 像 他 还 会 改 过 自 新 , 重 获 新 生 ? 而 拯 救 他 的 就 是 慈 爱 的 天 父 , 是 神 将 他 从 死 亡 的 幽 谷 中 挽 救 出 来 。

半 生 沦 落 , 荒 唐 度 日
  这 里 要 向 读 者 介 绍 的 , 就 是 晚 年 百 病 丛 生 , 身 患 严 重 肾 病 , 大 小 便 失 禁 , 全 身 长 满 脓 疮 , 双 目 失 明 , 流 浪 街 头 露 宿 , 在 走 头 无 路 , 万 念 俱 灰 的 绝 境 下 , 以 求 一 死 换 取 解 脱 的 麦 伯 铭 。 今 年 他 已 七 十 岁 高 龄 了 , 六 十 五 岁 之 前 , 他 活 在 赌 博 、 酒 色 财 气 、 浑 暗 荒 唐 的 生 活 中 。 现 让 我 们 看 看 这 位 已 是 英 国 福 音 戒 赌 中 心 负 责 人 的 麦 伯 铭 , 在 过 去 人 生 漫 长 的 岁 月 里 的 经 历 及 未 来 的 展 望 , 以 及 神 如 何 将 他 从 犯 罪 的 深 渊 中 拯 救 过 来 … … 。
  在 五 十 年 代 , 能 够 留 学 外 国 , 家 境 一 定 不 差 的 了 。 麦 伯 铭 生 长 在 香 港 的 豪 门 之 家 , 有 十 三 个 兄 弟 姊 妹 , 而 他 就 是 公 公 的 宝 贝 。 一 九 四 七 年 , 麦 伯 铭 已 在 香 港 华 仁 书 院 就 读 , 五 十 年 代 留 学 美 国 修 读 政 治 哲 学 系 , 毕 业 后 , 曾 在 加 拿 大 温 尼 辟 工 作 五 年 , 其 后 更 因 行 骗 赌 博 站 不 住 而 赴 英 国 工 作 。 但 他 仍 不 悔 改 , 以 至 众 叛 亲 离 , 孤 单 一 人 , 走 向 自 杀 之 路 。

  他 说 ︰ “ 年 幼 时 在 香 港 , 由 于 得 到 公 公 宠 爱 , 经 常 跟 他 上 茶 楼 , 看 见 多 人 不 用 工 作 , 还 握 住 雀 笼 谈 天 说 地 , 而 非 常 羡 慕 。 不 单 如 此 , 他 更 向 往 “ 二 世 祖 ” 三 妻 四 妾 , 不 务 正 业 的 生 活 方 式 , 希 望 自 己 也 能 与 他 们 一 样 。 ” 因 此 , 从 十 岁 开 始 , 麦 伯 铭 已 染 上 赌 博 的 坏 习 惯 。 虽 然 家 中 富 有 , 但 父 母 对 他 也 很 严 , 不 会 给 他 太 多 零 用 钱 , 因 而 他 偷 父 亲 的 钱 去 赌 , 而 弄 致 父 子 关 系 陷 于 恶 劣 阶 段 。 十 多 岁 时 , 父 亲 愤 而 登 报 脱 离 父 子 关 系 。

  二 十 岁 , 麦 伯 铭 被 家 人 送 往 美 国 留 学 , 外 国 的 花 花 世 界 , 色 肉 的 诱 惑 , 更 令 他 放 纵 自 己 。 美 国 的 赌 场 使 他 留 恋 忘 返 , 大 学 的 日 子 , 麦 伯 铭 不 专 心 读 书 , 却 走 向 赌 嫖 之 路 , 而 致 学 业 成 绩 一 落 千 丈 。 不 能 在 此 大 学 完 成 第 四 年 课 程 而 转 到 另 一 间 规 模 较 小 的 大 学 继 续 学 业 , 但 另 一 个 行 骗 的 经 历 却 由 此 而 起 。

因 赌 行 骗 , 难 以 自 拔
  麦 伯 铭 为 了 得 到 更 多 的 金 钱 去 赌 及 嫖 , 就 利 用 学 习 空 余 时 做 兼 职 。 他 在 一 位 加 国 驻 美 外 交 官 家 中 当 家 庭 助 理 , 每 月 七 十 磅 薪 酬 , 工 作 轻 松 , 更 由 于 这 位 外 交 官 的 原 故 , 认 识 了 不 少 的 有 钱 有 势 力 的 外 交 人 员 。 因 这 位 外 交 官 腿 跛 了 , 但 却 经 常 要 去 应 酬 , 而 其 太 太 则 不 乐 意 陪 同 下 , 麦 伯 铭 成 了 他 最 佳 的 助 手 , 视 麦 伯 铭 如 兄 弟 般 , 带 他 出 席 外 交 场 合 。 由 于 这 位 外 交 官 的 关 系 , 以 及 麦 伯 铭 流 利 的 英 语 , 多 外 交 官 均 与 麦 伯 铭 交 上 朋 友 。 这 亦 使 麦 伯 铭 的 行 骗 手 法 八 面 玲 珑 , 一 天 可 用 各 种 藉 口 行 骗 千 多 美 元 。 ( 当 时 一 千 元 美 金 已 足 以 购 买 一 屋 了 。 ) 由 于 行 骗 容 易 , 美 国 拉 斯 维 加 斯 赌 场 , 夜 总 会 都 留 下 不 少 麦 伯 铭 的 足 迹 。
  虽 然 那 位 加 国 外 交 官 后 调 任 瑞 典 , 但 弟 兄 仍 留 在 美 国 外 交 人 员 的 圈 子 里 行 骗 , 大 使 馆 、 银 行 、 政 府 机 关 的 高 级 人 员 都 是 他 行 骗 的 对 象 。 所 谓 上 得 山 多 必 遇 虎 , 麦 伯 铭 行 骗 技 俩 也 最 终 被 人 识 破 。 转 往 加 拿 大 工 作 后 , 仍 然 劣 性 不 改 , 赌 骗 依 然 故 我 。 同 样 被 人 知 道 后 远 赴 英 国 生 活 及 工 作 , 可 惜 一 如 已 往 行 骗 豪 赌 , 就 因 行 骗 罪 在 英 被 捕 入 狱 七 次 。 但 他 还 不 悔 改 , 更 认 为 坐 牢 是 一 种 享 受 , 不 需 工 作 , 好 食 好 住 , 快 乐 过 神 仙 。

  麦 伯 铭 谈 到 赌 性 时 , 可 以 用 风 雨 不 改 来 形 容 。 一 出 粮 , 可 以 在 数 分 钟 或 数 小 时 内 全 部 赌 光 。 赢 了 就 去 花 天 酒 地 , 输 了 就 去 骗 。 就 算 身 体 不 舒 服 , 只 要 赌 场 开 门 , 就 会 精 神 爽 利 , 前 赴 搏 杀 。 由 二 十 至 六 十 五 岁 , 这 四 十 多 年 来 , 他 因 赌 行 骗 , 相 信 也 制 造 了 不 少 家 庭 惨 剧 , 因 为 他 曾 经 骗 去 人 家 全 部 财 产 。 提 到 往 事 , 麦 伯 铭 认 为 自 己 是 一 个 罪 恶 滔 天 的 大 罪 人 。

力 穷 智 尽 , 绝 处 逢 生
  踏 入 六 十 岁 的 麦 伯 铭 , 已 因 赌 博 行 骗 成 为 过 街 老 鼠 , 行 骗 能 力 也 弱 了 。 因 此 , 晚 年 的 他 过 著 行 乞 的 日 子 , 没 有 住 所 , 街 头 、 火 车 站 、 巴 士 站 、 机 场 , 都 是 他 露 宿 的 地 方 。 这 时 他 更 身 患 肾 病 , 全 身 长 疮 , 大 小 便 失 禁 , 且 双 目 失 明 , 随 时 随 地 拉 屎 拉 尿 。 九 二 年 二 月 , 他 曾 昏 倒 街 头 被 警 察 送 入 医 院 。 医 生 认 为 他 无 药 可 治 , 虽 然 在 英 国 这 样 的 福 利 国 家 , 他 却 连 一 个 私 家 医 生 的 担 保 都 没 有 。
  走 投 无 路 的 麦 伯 铭 , 在 九 二 年 一 天 寒 风 刺 骨 的 晚 上 , 瑟 缩 在 火 车 站 月 台 的 一 角 。 到 了 深 夜 时 分 , 他 取 出 毒 药 准 备 自 杀 。 他 痛 恨 自 己 的 罪 过 , 有 了 反 省 , 希 望 以 死 结 束 自 己 罪 恶 的 一 生 。 他 下 在 痛 哭 时 , 忽 然 , 他 听 到 一 个 来 自 天 上 的 声 音 , 在 叫 他 , 你 要 “ 痛 悔 ” … … 。 更 响 起 一 首 歌 ︰ “ 当 你 无 路 行 时 , 神 会 指 引 你 … … 。 ” 在 空 无 一 人 的 车 站 , 哪 来 的 声 音 ? 只 有 神 ,   来 拯 救 这 个 罪 恶 累 累 的 老 头 子 啦 ! 麦 伯 铭 在 地 上 痛 哭 , 愿 将 自 己 交 给 主 … … 。

  后 来 , 麦 伯 铭 被 送 到 福 利 会 拘 留 所 居 住 。 他 跪 在 床 边 向 神 痛 悔 , 除 了 吃 饭 , 上 洗 手 间 , 一 共 跪 了 二 十 一 天 。 神 显 出   的 恩 惠 与 慈 爱 和 大 能 , 到 了 第 二 十 二 天 , 有 阳 光 从 窗 口 射 进 来 , 麦 伯 铭 看 到 自 己 手 上 的 疮 没 有 了 , 掀 开 衣 服 , 身 上 的 脓 疮 也 消 失 了 , 脚 上 六 寸 长 的 裂 肉 也 缝 合 了 , 失 明 的 双 眼 看 见 光 明 了 。 他 高 兴 地 跑 去 告 知 拘 留 所 负 责 人 , 神 医 好 了 他 身 上 一 切 疾 病 , 且 令 他 双 目 重 开 。

蒙 神 拯 救 , 为 神 所 用
  信 主 后 的 麦 伯 铭 , 生 命 得 到 了 更 新 。 但 是 , 因 为 他 有 以 往 不 光 彩 的 经 历 , 时 时 遭 人 白 眼 看 待 , 就 算 他 要 求 事 奉 神 , 别 人 也 只 是 敷 衍 他 , 直 到 一 位 陈 明 媚 姊 妹 介 绍 他 给 COCM ( 海 外 华 侨 布 道 会 ) 工 场 主 任 张 子 江 牧 师 , 他 的 人 生 才 起 了 另 一 个 重 大 的 转 变 。
  麦 伯 铭 由 十 一 岁 至 晚 年 信 主 得 救 止 , 在 平 常 人 看 来 , 他 的 过 去 所 犯 的 一 切 是 不 可 饶 恕 的 。 他 曾 是 社 会 的 渣 滓 , 但 慈 爱 的 天 父 却 给 了 他 第 二 次 生 命 。 麦 伯 铭 反 省 了 , 神 是 看 见 的 ︰ “ 我 总 不 撇 下 你 , 也 不 丢 弃 你 。 ” 在 COCM 与 英 国 政 府 有 关 福 利 部 门 合 作 筹 建 半 福 利 性 质 的 英 伦 “ 福 音 戒 赌 中 心 ” 后 , 神 大 大 的 使 用 了 麦 伯 铭 。 透 过 他 , 使 不 少 的 赌 徒 戒 赌 , 并 且 信 主 得 救 。 也 以 他 过 去 的 活 生 生 见 证 , 挽 救 了 不 少 因 赌 博 而 面 临 破 碎 的 家 庭 。 六 年 来 , 已 有 七 十 多 人 前 来 “ 福 音 戒 赌 中 心 ” 求 助 , 有 一 半 以 上 的 人 改 过 自 新 。 而 较 早 时 , 更 有 一 位 ‘ 大 耳 窿 ’ ( 放 高 利 贷 的 ) 信 主 得 救 受 洗 。

  麦 伯 铭 说 , 神 给 了 我 第 二 次 生 命 , 我 会 很 珍 惜 , 要 尽 余 生 为 神 工 作 。 他 先 后 到 过 美 国 、 香 港 、 加 拿 大 等 地 为 主 作 见 证 , 并 希 望 藉 著 他 将 福 音 广 传 。 而 且 , 麦 伯 铭 更 希 望 藉 著 COCM 的 协 助 , 将 福 音 戒 赌 事 工 推 广 至 欧 洲 凡 有 华 人 居 住 的 地 方 。 他 认 为 , 欧 洲 是 一 个 很 大 的 禾 场 , 等 待 收 割 。 他 呼 吁 更 多 有 此 心 志 的 弟 兄 与 他 并 肩 作 战 , 为 主 作 工 , 广 传 福 音 。

admin

发布留言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Next Post

西非渴求“希望之书”对抗回教的教导

27/12/2003 – 2 提别月 5764
【编译Echo Mission Network 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