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曾是個沉迷半生的賭徒—他如何獲得新生?

他 : 曾 是 個 沉 迷 半 生 的 賭 徒 — 他 如 何 獲 得 新 生 ?

濟 華
今 天 已 重 生 的 麥 伯 銘
中 國 有 句 成 語 ︰ 「 江 山 易 改 , 本 性 難 移 。 」 更 何 況 他 是 一 位 已 達 古 稀 之 年 , 大 半 生 沉 迷 於 賭 、 騙 、 嫖 , 曾 因 賭 行 騙 , 在 英 國 被 捕 入 獄 七 次 的 人 , 誰 能 想 像 他 還 會 改 過 自 新 , 重 獲 新 生 ? 而 拯 救 他 的 就 是 慈 愛 的 天 父 , 是 神 將 他 從 死 亡 的 幽 谷 中 挽 救 出 來 。

半 生 淪 落 , 荒 唐 度 日
  這 裡 要 向 讀 者 介 紹 的 , 就 是 晚 年 百 病 叢 生 , 身 患 嚴 重 腎 病 , 大 小 便 失 禁 , 全 身 長 滿 膿 瘡 , 雙 目 失 明 , 流 浪 街 頭 露 宿 , 在 走 頭 無 路 , 萬 念 俱 灰 的 絕 境 下 , 以 求 一 死 換 取 解 脫 的 麥 伯 銘 。 今 年 他 已 七 十 歲 高 齡 了 , 六 十 五 歲 之 前 , 他 活 在 賭 博 、 酒 色 財 氣 、 渾 暗 荒 唐 的 生 活 中 。 現 讓 我 們 看 看 這 位 已 是 英 國 福 音 戒 賭 中 心 負 責 人 的 麥 伯 銘 , 在 過 去 人 生 漫 長 的 歲 月 裡 的 經 歷 及 未 來 的 展 望 , 以 及 神 如 何 將 他 從 犯 罪 的 深 淵 中 拯 救 過 來 … … 。
  在 五 十 年 代 , 能 夠 留 學 外 國 , 家 境 一 定 不 差 的 了 。 麥 伯 銘 生 長 在 香 港 的 豪 門 之 家 , 有 十 三 個 兄 弟 姊 妹 , 而 他 就 是 公 公 的 寶 貝 。 一 九 四 七 年 , 麥 伯 銘 已 在 香 港 華 仁 書 院 就 讀 , 五 十 年 代 留 學 美 國 修 讀 政 治 哲 學 系 , 畢 業 後 , 曾 在 加 拿 大 溫 尼 辟 工 作 五 年 , 其 後 更 因 行 騙 賭 博 站 不 住 而 赴 英 國 工 作 。 但 他 仍 不 悔 改 , 以 至 眾 叛 親 離 , 孤 單 一 人 , 走 向 自 殺 之 路 。

  他 說 ︰ 「 年 幼 時 在 香 港 , 由 於 得 到 公 公 寵 愛 , 經 常 跟 他 上 茶 樓 , 看 見 多 人 不 用 工 作 , 還 握 住 雀 籠 談 天 說 地 , 而 非 常 羨 慕 。 不 單 如 此 , 他 更 向 往 「 二 世 祖 」 三 妻 四 妾 , 不 務 正 業 的 生 活 方 式 , 希 望 自 己 也 能 與 他 們 一 樣 。 」 因 此 , 從 十 歲 開 始 , 麥 伯 銘 已 染 上 賭 博 的 壞 習 慣 。 雖 然 家 中 富 有 , 但 父 母 對 他 也 很 嚴 , 不 會 給 他 太 多 零 用 錢 , 因 而 他 偷 父 親 的 錢 去 賭 , 而 弄 致 父 子 關 系 陷 於 惡 劣 階 段 。 十 多 歲 時 , 父 親 憤 而 登 報 脫 離 父 子 關 系 。

  二 十 歲 , 麥 伯 銘 被 家 人 送 往 美 國 留 學 , 外 國 的 花 花 世 界 , 色 肉 的 誘 惑 , 更 令 他 放 縱 自 己 。 美 國 的 賭 場 使 他 留 戀 忘 返 , 大 學 的 日 子 , 麥 伯 銘 不 專 心 讀 書 , 卻 走 向 賭 嫖 之 路 , 而 致 學 業 成 績 一 落 千 丈 。 不 能 在 此 大 學 完 成 第 四 年 課 程 而 轉 到 另 一 間 規 模 較 小 的 大 學 繼 續 學 業 , 但 另 一 個 行 騙 的 經 歷 卻 由 此 而 起 。

因 賭 行 騙 , 難 以 自 拔
  麥 伯 銘 為 了 得 到 更 多 的 金 錢 去 賭 及 嫖 , 就 利 用 學 習 空 餘 時 做 兼 職 。 他 在 一 位 加 國 駐 美 外 交 官 家 中 當 家 庭 助 理 , 每 月 七 十 磅 薪 酬 , 工 作 輕 松 , 更 由 於 這 位 外 交 官 的 原 故 , 認 識 了 不 少 的 有 錢 有 勢 力 的 外 交 人 員 。 因 這 位 外 交 官 腿 跛 了 , 但 卻 經 常 要 去 應 酬 , 而 其 太 太 則 不 樂 意 陪 同 下 , 麥 伯 銘 成 了 他 最 佳 的 助 手 , 視 麥 伯 銘 如 兄 弟 般 , 帶 他 出 席 外 交 場 合 。 由 於 這 位 外 交 官 的 關 系 , 以 及 麥 伯 銘 流 利 的 英 語 , 多 外 交 官 均 與 麥 伯 銘 交 上 朋 友 。 這 亦 使 麥 伯 銘 的 行 騙 手 法 八 面 玲 瓏 , 一 天 可 用 各 種 藉 口 行 騙 千 多 美 元 。 ( 當 時 一 千 元 美 金 已 足 以 購 買 一 屋 了 。 ) 由 於 行 騙 容 易 , 美 國 拉 斯 維 加 斯 賭 場 , 夜 總 會 都 留 下 不 少 麥 伯 銘 的 足 跡 。
  雖 然 那 位 加 國 外 交 官 後 調 任 瑞 典 , 但 弟 兄 仍 留 在 美 國 外 交 人 員 的 圈 子 裡 行 騙 , 大 使 館 、 銀 行 、 政 府 機 關 的 高 級 人 員 都 是 他 行 騙 的 對 象 。 所 謂 上 得 山 多 必 遇 虎 , 麥 伯 銘 行 騙 技 倆 也 最 終 被 人 識 破 。 轉 往 加 拿 大 工 作 後 , 仍 然 劣 性 不 改 , 賭 騙 依 然 故 我 。 同 樣 被 人 知 道 後 遠 赴 英 國 生 活 及 工 作 , 可 惜 一 如 已 往 行 騙 豪 賭 , 就 因 行 騙 罪 在 英 被 捕 入 獄 七 次 。 但 他 還 不 悔 改 , 更 認 為 坐 牢 是 一 種 享 受 , 不 需 工 作 , 好 食 好 住 , 快 樂 過 神 仙 。

  麥 伯 銘 談 到 賭 性 時 , 可 以 用 風 雨 不 改 來 形 容 。 一 出 糧 , 可 以 在 數 分 鍾 或 數 小 時 內 全 部 賭 光 。 贏 了 就 去 花 天 酒 地 , 輸 了 就 去 騙 。 就 算 身 體 不 舒 服 , 只 要 賭 場 開 門 , 就 會 精 神 爽 利 , 前 赴 搏 殺 。 由 二 十 至 六 十 五 歲 , 這 四 十 多 年 來 , 他 因 賭 行 騙 , 相 信 也 制 造 了 不 少 家 庭 慘 劇 , 因 為 他 曾 經 騙 去 人 家 全 部 財 產 。 提 到 往 事 , 麥 伯 銘 認 為 自 己 是 一 個 罪 惡 滔 天 的 大 罪 人 。

力 窮 智 盡 , 絕 處 逢 生
  踏 入 六 十 歲 的 麥 伯 銘 , 已 因 賭 博 行 騙 成 為 過 街 老 鼠 , 行 騙 能 力 也 弱 了 。 因 此 , 晚 年 的 他 過 著 行 乞 的 日 子 , 沒 有 住 所 , 街 頭 、 火 車 站 、 巴 士 站 、 機 場 , 都 是 他 露 宿 的 地 方 。 這 時 他 更 身 患 腎 病 , 全 身 長 瘡 , 大 小 便 失 禁 , 且 雙 目 失 明 , 隨 時 隨 地 拉 屎 拉 尿 。 九 二 年 二 月 , 他 曾 昏 倒 街 頭 被 警 察 送 入 醫 院 。 醫 生 認 為 他 無 藥 可 治 , 雖 然 在 英 國 這 樣 的 福 利 國 家 , 他 卻 連 一 個 私 家 醫 生 的 擔 保 都 沒 有 。
  走 投 無 路 的 麥 伯 銘 , 在 九 二 年 一 天 寒 風 刺 骨 的 晚 上 , 瑟 縮 在 火 車 站 月 台 的 一 角 。 到 了 深 夜 時 分 , 他 取 出 毒 藥 准 備 自 殺 。 他 痛 恨 自 己 的 罪 過 , 有 了 反 省 , 希 望 以 死 結 束 自 己 罪 惡 的 一 生 。 他 下 在 痛 哭 時 , 忽 然 , 他 聽 到 一 個 來 自 天 上 的 聲 音 , 在 叫 他 , 你 要 「 痛 悔 」 … … 。 更 響 起 一 首 歌 ︰ 「 當 你 無 路 行 時 , 神 會 指 引 你 … … 。 」 在 空 無 一 人 的 車 站 , 哪 來 的 聲 音 ? 只 有 神 ,   來 拯 救 這 個 罪 惡 累 累 的 老 頭 子 啦 ! 麥 伯 銘 在 地 上 痛 哭 , 願 將 自 己 交 給 主 … … 。

  後 來 , 麥 伯 銘 被 送 到 福 利 會 拘 留 所 居 住 。 他 跪 在 床 邊 向 神 痛 悔 , 除 了 吃 飯 , 上 洗 手 間 , 一 共 跪 了 二 十 一 天 。 神 顯 出   的 恩 惠 與 慈 愛 和 大 能 , 到 了 第 二 十 二 天 , 有 陽 光 從 窗 口 射 進 來 , 麥 伯 銘 看 到 自 己 手 上 的 瘡 沒 有 了 , 掀 開 衣 服 , 身 上 的 膿 瘡 也 消 失 了 , 腳 上 六 寸 長 的 裂 肉 也 縫 合 了 , 失 明 的 雙 眼 看 見 光 明 了 。 他 高 興 地 跑 去 告 知 拘 留 所 負 責 人 , 神 醫 好 了 他 身 上 一 切 疾 病 , 且 令 他 雙 目 重 開 。

蒙 神 拯 救 , 為 神 所 用
  信 主 後 的 麥 伯 銘 , 生 命 得 到 了 更 新 。 但 是 , 因 為 他 有 以 往 不 光 彩 的 經 歷 , 時 時 遭 人 白 眼 看 待 , 就 算 他 要 求 事 奉 神 , 別 人 也 只 是 敷 衍 他 , 直 到 一 位 陳 明 媚 姊 妹 介 紹 他 給 COCM ( 海 外 華 僑 布 道 會 ) 工 場 主 任 張 子 江 牧 師 , 他 的 人 生 才 起 了 另 一 個 重 大 的 轉 變 。
  麥 伯 銘 由 十 一 歲 至 晚 年 信 主 得 救 止 , 在 平 常 人 看 來 , 他 的 過 去 所 犯 的 一 切 是 不 可 饒 恕 的 。 他 曾 是 社 會 的 渣 滓 , 但 慈 愛 的 天 父 卻 給 了 他 第 二 次 生 命 。 麥 伯 銘 反 省 了 , 神 是 看 見 的 ︰ 「 我 總 不 撇 下 你 , 也 不 丟 棄 你 。 」 在 COCM 與 英 國 政 府 有 關 福 利 部 門 合 作 籌 建 半 福 利 性 質 的 英 倫 「 福 音 戒 賭 中 心 」 後 , 神 大 大 的 使 用 了 麥 伯 銘 。 透 過 他 , 使 不 少 的 賭 徒 戒 賭 , 並 且 信 主 得 救 。 也 以 他 過 去 的 活 生 生 見 證 , 挽 救 了 不 少 因 賭 博 而 面 臨 破 碎 的 家 庭 。 六 年 來 , 已 有 七 十 多 人 前 來 「 福 音 戒 賭 中 心 」 求 助 , 有 一 半 以 上 的 人 改 過 自 新 。 而 較 早 時 , 更 有 一 位 『 大 耳 窿 』 ( 放 高 利 貸 的 ) 信 主 得 救 受 洗 。

  麥 伯 銘 說 , 神 給 了 我 第 二 次 生 命 , 我 會 很 珍 惜 , 要 盡 餘 生 為 神 工 作 。 他 先 後 到 過 美 國 、 香 港 、 加 拿 大 等 地 為 主 作 見 證 , 並 希 望 藉 著 他 將 福 音 廣 傳 。 而 且 , 麥 伯 銘 更 希 望 藉 著 COCM 的 協 助 , 將 福 音 戒 賭 事 工 推 廣 至 歐 洲 凡 有 華 人 居 住 的 地 方 。 他 認 為 , 歐 洲 是 一 個 很 大 的 禾 場 , 等 待 收 割 。 他 呼 吁 更 多 有 此 心 志 的 弟 兄 與 他 並 肩 作 戰 , 為 主 作 工 , 廣 傳 福 音 。

admin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Next Post

西非渴求「希望之書」對抗回教的教導

27/12/2003 – 2 提別月 5764
【編譯Echo Mission Network 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