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猿人是人类的祖先,这是否推翻了圣经中关于人类是神所创造的亚当和夏娃的后裔的记载?

进化论者一般相信大约在五百万年前,人类和今天的猿类拥有一个共同的祖先,在生物学上,他们称这生物为“类猿生物”。他们并不愿意称这生物为“猿类”,因猿最终变化成另一种猿,这一点也不希奇,故为避免之后再作解释的麻烦,而称牠们为“类猿生物”。

基本上,对于“类猿生物”一步步生出“猿”,我们没有什么异议,但问题是“类猿生物”怎样才能变成今天的人类呢?先不说人类与猿猴染色体数目的不同(人类拥有23对,而猿猴24对,进化论者声称人类的染色体#2是由猿猴的染色体2A与2B结合而成),我们谈谈几种不同的所谓共同祖先的证据:

尼安德特人(Homo neanderthalensis

经科技重构的外形是弯起腰来的,令人看起来像“猿人”,但更有可能是因长期于穴中生活而带来的疾病所致。近代研究发现,他们有说话能力,会演奏乐器,会制作装饰,甚至化妆品,所以连达尔文支持者连马斯.赫胥黎(Thomas Huxley)跟著名化石“露西”的发现者唐纳德.约翰逊(Dnonald Johanson)在合著书中也写道:“如果要定性,他(尼安德特人)和当今的现代人类没什么两样。”

南方古猿(Australopithecus):

经常被进化论者声称为猿类与人类的中间型态,其中最知名的便是“露西”(Lucy)。但正如教科书对牠的描述,牠弯曲的手骨和脚骨,再配上长臂,这些特征表明牠非常合适在树上生活而非热带草原。有些人声称牠是“直立行走”,证据来自著名的“拉多里脚印”——火山灰中的一组双足脚印,但这被归入“露西”的主因却是他们假设当时并未有人类存在,这是一个进化论者常用的循环论证思维,而不是科学事实。当仔细分析“露西”内耳、头骨、骨骼,便可看出牠不可能是猿猴到人类的过渡期生物。齐尔曼(Zihlman)更指出,南方古猿十分像侏儒黑猩猩(bonobo)。

另有一些零碎的例子,如曙人(Eoanthropus),已被证实由头骨与猩猩下颌骨组成的骗局,被宣传为“缺环”40年之久;腊玛古猿(Ramapithecus),曾被误以为是人类祖先,现已确定为一种已灭绝的红毛猩猩;北京猿人(Sinanthropus),已经被分类为“直立人”,而现今也有不少进化论者也认为“直立人”根本就是“完整人类”,认为应把“直立人”归到“智人”。

当认真察看科学事实(找到的骨头)时,而非科学家的意见(亿万年的进化),便会发觉简单地从头骨的形态上,便可分别出,要么这就是“猿猴”,要么这就明显是“人类”。所谓的没有争议的中间形态(类人猿),根本就不存在。


“创造问答”为常见的关于创造的问题提供解答,分享最新的创造科学资讯,见证圣经是创造者真实可靠的话语。欢迎电邮发问ask@creation.hk,或浏览香港创造科学资源事工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