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出生時右耳的耳蝸沒有發育,造成嚴重失聰,從小到大只能靠左耳去聽。任何人站在她右邊說話,不論聲量多大,她都聽不到,更從來不能用這右耳來聽電話。大概是家族遺傳,姐姐的女兒出生時雙耳都是弱聽的。耳蝸是內耳蝸牛殼形狀的聽覺傳導器官,負責將中耳的聲音信號交送到大腦的中樞聽覺系統,最終實現聽覺知覺。沒耳蝸的耳朵也即是聽不到的耳朵。

「禱告醫治室」的同工按手釋放神的美善在這聽不到的耳朵,她頓時感到耳邊週圍發熱。我們一面禱告,一面測試,從後在她的右邊講話,由近到遠,由她去覆述聽到的聲音,她都能準確地覆述每一句話。先後測試了男聲和女聲的頻率,不但聽得清,還説聲量很大。她回頭一望,倒是嚇了一跳,原來與她對話的人是站在十多尺以外的距離!在埸的十數人為她鼓掌歡呼,過程也給攝錄了下來。 她在家時會把聽力正常的左耳放上耳塞,刻意啟動作廢了多年的右耳去看電視和聽收音機,藉此肯定了右耳的收聽功能。接著一連六個星期,「醫治室」重複地測試她右耳的聽力,近距離,遠距離,男聲女聲,每一次都確定聽力實已回復正常。

右耳未得醫治之前,她曾參加唱歌訓練班,因單靠一隻耳朵去聽,站近琴的那邊,聽到琴聲卻聽不到合唱團的歌聲,換一個位置,聽到人聲卻又聽不到琴聲,情急之下向耶穌呼求:「請讓我同時都聽到琴聲和人聲吧!」誰料第二天早上收到朋友的短訊邀請她去「禱告醫治室」,神就這樣醫治了失聰了50年的耳朵!最近她和合唱團在婚禮獻唱,聽覺明顯與以前不同,琴聲和人聲都聽得清楚!  兩星期前她終獲正式加入教會的敬拜隊, 圓了多年的心願!

她從小體弱多病,藥不離身。天生左腦血管較正常的幼和窄,影響到心臓,致呼吸經常不暢順,頭痛,眼乾,手腳冰涷。她說每次接受禱告時, 神的同在十分濃厚,左邊腦有種攪動和漲漲的感覺,有時候會全身發熱,回家後各種的病狀都得以痊癒。   以前走路經常失去平衡跌倒,也大大改善了。她唸小學時頭髮已是全白的,近日醫生發現頭上白髮變黑的幅度擴闊了。兩條天生全白的雙眉,在不覺間經已轉為黑色了。

她與家人甚少交流,與父親關係極差,內心充滿憤怒和失望,從小掙扎求存的感覺很強烈,想突破卻又辦不到,感到疲累、挫敗。她按著我們的指引做了一連串的內心醫治, 由聖靈助她醫治童年的創傷和破碎,饒恕了很多的人和事,也饒恕了自己。現在的她,思想變得積極,人開朗了,與家人親近了,朋友都説她多了笑容,少了擔心。她是代課老師,近日工作量突增,收入穩定下來。過去的她總把自己收藏起來,如今十分樂意去分享。在學校上課前她會帶領學生一起祈禱,喜見學生的成績都有不同程度的進步!近來更開始寫信給在囚人士,鼓勵他們。數月下來,她享受了阿爸父的寵愛,生命來了個180⁰的扭轉!我相信好戲仍在後頭呢!


文@Pastor Lindy Heung (香港超自然事奉學校校長, 禱告醫治室負責人)

ICA Office: Tel: 2527 2270  (Monday to Friday, 9am to 5:30pm)
The Healing Rooms: Tel: 2102 0964  (Saturdays 10am to 12pm)
Email Address: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