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神宣告自己是有憐憫有恩典,不輕易發怒,並有豐盛的慈愛和誠實,赦免罪孽、過犯和罪惡的神, 摩西仍侍立在神面前。但當神宣告:「神萬不已有罪的為無罪,必追討他的罪,自父及子直到三、四代!」摩西就急忙俯伏於地,向神下拜。 (出34:5-8)你什麼時候會將頭俯伏於地,向神下拜?唯有當你「看見」神的神聖與威嚴,並同時「看見」人自己的敗壞與軟弱,敬畏之心油然而生,不配之情油然而發,向神俯伏跪拜,乃是最自然真摯的反應,當彼得「看見」主的神聖及「看見」自己的小信與無知的時候,就俯伏在耶穌膝前說:「主阿!離開我,我是個罪人!」(路 5:8)

若我們單單高舉恩典,將神的恩變成放縱情慾機會,聖經警告這些偷進神家的敗類,刑罰是他們必然的結局。(猶 1:4-5)  保羅說:「我不廢掉神的恩,但藉神的恩,如今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活出基督。」 (加2:20-21)救恩是免費的,救贖卻是重價的;恩典是白白的,恩寵的代價是高昂的。廉價的恩典多強調神的恩典,少講代價;多講權利,少講責任;多講恩寵,少講作門徒必需捨己背十架;多多接受基督的恩典,卻少提要活出基督的生命,這是誤導及濫用神的恩。

而二極化鐘擺與失衡,是仇敵慣用的詭計與策略:要麼單單高舉律法,否定了恩典而終日落在控告與定罪之中;要麼單單高舉恩典,否定了律法的規範而落在放縱與墮落之中!仇敵的目的是要引誘我們掉進失衡偏差之陷阱中。其實每種神學的反省,都自然經過不成熟甚至鐘擺的過程,這本來是很自然的事情,但我們千萬要在此儆醒,切勿因此而上了魔鬼的當,中了撒旦的詭計,因而各走極端,甚至彼此攻撃,給仇敵大得分裂教會、羞辱神的機會!因在基督裡,我們必然是邁向合一,唯有落在撒旦裡必然走向分裂。若真的不幸發生了這樣的事,彼此產生了爭拗嫌隙,必須馬上放下彼此一切的執拗,先一同謙卑來到主面前和好,尋求聖靈引導、介入與光照,以堵住着仇敵的破口,墮魔鬼分裂教會的鬼胎。

保羅能坦然地說,我是罪人中的罪魁。乃因他經歷了主格外豐盛的恩典,使他生發出格外的信心和愛心,因而宣告:「我蒙了憐憫,為的是要彰顯神的忍耐,給所有後來的罪人作榜樣及鼓勵。」(提前1:14-16)我們原本就一無所有,你不能去給予自己原本沒有的東西。我們愛因為神先愛我們,主厚賜我們豐盛的恩典,好讓我們有能力去分享及回報這超然的大愛,其目的是讓我們能愛主更深,像主更多,為主更瘋,待主更狂!

大家是否同意,並能夠得出結論,豐盛的恩典不是讓你繼續去犯罪的許可証,乃是讓你得以勝過罪惡的力量。豐盛的恩典,應是生命更新轉化的「動力」而非「阻力」?


文@何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