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在近幾年間爆發的社會衝突、警民衝突、官民衝突,給社會撕開了沒有人能縫合的傷口。每次衝突過後,教會群體都會加深對社會問題的思考,但焦點很多時候落在激動情緒和暴力行為上,有一條提問卻受到忽略――為什麼革新的呼聲總是在街頭,而不是在教會?

雖然我們不認同示威者用暴力方式爭取訴求,但也不能否認今日香港最強烈的改革呼聲出現在街頭,除媒體鏡頭所捕捉的示威者外,還有在旁靜坐、和平示威、好言勸諫的各方人士。儘管我們不一定認同他們的觀點,但無可置疑,他們對改變的強烈訴求,源自對社會問題的觀察和感想,和內心對公義的追求,那不會是來自冷漠的心。如此強烈的改革熱情,卻似乎與不少教會追求平穩安逸的屬靈狀況,形成強烈的對比。言行一致回應大使命和文化轉化使命的信徒,向來只有少數。被異象與現實世界的差距所觸動,從而產生改變的渴求,就在這一刻,使命的火光被點燃,也有衝出去迎接風急浪高的志氣。屬靈溫室決不能培育改變世界的領袖。

可是當信徒將教會當為溫室,是險惡社會中為他們遮風擋雨的避難所,而教會的牧養和講道重心也向他們的需要傾斜,單一提供用信心克服家庭、工作、生活問題的屬靈安慰劑,結果會造成吸引同類的教會文化土壤。成功的牧養會帶來教會增長,但教會增長並不等同於神國擴展,人數多也未必一定會導致社會改變。神所聚集的人群(教會)不是為增長而存在,而是為要在地上彰顯神的榮耀,這榮耀因神國臨在地上而充滿全地。

信徒只有一個真正的避難所,就是神,而他們在基督裡所到之處,神的遮蓋也在那裡。在街頭上有很多熱血革新者,有些還未信主,有些對信仰不冷不熱,但若然他們的命定與神國的旨意連接時,就有真正翻轉時代的力量,所作的也超越今天教會所能成就的事。現今是尋找羊圈外的羊的時候,我們要走到街頭,喚起他們的呼召,進入社會七山頭帶來更大的革命,那不只會建立美好的社會,作工的果效更存到永恆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