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這樣的一個故事。甘地在倫敦大學念法律時,遇上一個討厭及歧視他的教授,一次在飯堂,甘地坐在教授隔鄰,教授對他說:「一隻豬和一隻鳥是不會坐在一起吃飯的。」甘地心平氣和地回答:「我將會飛離開。」然後到另一張桌子去,教授給氣炸了。

歧視及標籤的問題不是已過的歷史,今天仍然會在不同的處境中發生,甚至是我們自身的經歷。有試過穿著得老套一點走進名牌服裝店,給以貎取人的售貨員冷待,在他們的眼中,貴客有一定的樣子。

我們常常說,現今是一個多元的世界,要學會接納不同的種族、宗教、政治、價值觀念……,不應歧視排斥別人。可是這個同時強調自我與自由的社會,又讓人陷入另一種困惑,我可以為爭取自己的權益或表達個人的意見而攻擊別人,沒有想過退讓。最近,香港教育大學民主牆張貼了詛咒教育局副局長喪子的標語,引至軒然大波,有學校即時停止「教大」學生的實習,亦有不同院校學生作出維護言論自由的反擊行動,對立愈演愈烈。

無論我們站在哪方的立場,讓甘地與教授的對話給我們一點反省,當你受到歧視攻擊時,不要代入對方給你設定的角色;當你不同意別人時,不要以為對方的讓步是他們承認自己是錯的,只是不願與你一般見識而已。

聖經記載的一個情境亦給我們很重要的提醒,法利賽人來問耶穌為什麼與稅吏和罪人一同吃飯,耶穌回答:「健康的人用不著醫生,有病的人才用得著,經上說:我喜愛憐恤,不喜愛祭祀。」耶穌要讓法利賽人思考,若信仰欠了對人的生命價值的認同,他們宗教的熱誠只是一種虚偽。


文@徐惠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