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敵來是要偷竊,殺害,毀壞;救主來是要贖回,復活,重建,不單是得生命,且得的更豐盛(約10:10)。但香港近年青少年自殺個案卻在不斷攀升,且越趨年輕化,這使我憂心如焚,內心不禁不住向神發出吶喊:誰來救救我們的下一代?這句話不斷在我心中縈繞,久久不能退去……你可有同感?

耶穌基督,教會的頭來到這世上,傳的是「天國的福音」,豈不是為要醫好傷心的人,使被擄的得釋放,被囚的出監牢,被壓制的得自由,安慰一切悲哀的人,華冠代替灰塵,讚美以代替憂傷的靈嗎?(賽61:1-3)「教會」作為耶穌基督的身體,天國在地上的代表,本應是以上各種問題的答案及出路,神也藉著「教會」向靈界彰顯祂無限的智慧與終極的旨意(弗3:10-11)。

我們必須撫心自問,究竟教會的存在,是否正發揮她應有的功能,若社會上的問題不斷上升,而教會卻束手無策,我們真的還可以勇敢地宣告:教會真的沒有病,教會真的沒有失職,我們的神學真的沒有出問題,我們在神面前真的可以問心無愧?我真的無言以對……

幾年前,天父問我:你如何為我裝備迎接主再來的一代,我問天父這是什麼意思?天父反問我:你常常宣講末日主再來的信息,卻沒有具體的行動去裝備迎接主再來的一代,我實在愧對天父,因為我服侍的對象都是領袖,甚或牧者,一直都覺得青少年及兒童不是我的託付!

天父繼續問我:我已經早早告訴了你們,末世必有危險的事,外部有天災人禍,患難逼迫,內部有假先知、假使徒、假信徒,賣主賣友,甚至假基督、敵基督……你覺得以教會現在的牧養裝備模式,真的可以訓練出能抵禦如此嚴苛的挑戰,仍然可以屹立不倒,卻能戰勝一切,成為最終的得勝者嗎?

我回答說:不要說我們的下一代,就是我自己也沒有十足的把握。我只可說,我對主的應許有十足的把握,因祂應許說:我是好牧人,好牧人為羊捨命,祂會不惜任何代價去保護祂的羊。我向神說:不單為了救救下一代,更為了要好好去裝備下一代,成為反敗為勝的一代,就是要賠上我這條老命,我們義無反顧!為轉化我們的下一代,你又願意為下一代投上多少?

聖經應許我們:天必留祂,等到萬物復興的時候。我們深深相信主再來之前,

必然會「復興萬物」,所以我要全然倚靠神信實的應許,向靈界宣告:凡仇敵所「偷竊」的,我們要連本帶利奪回來;凡仇敵所「殺害」的,我們要從死復活過來;凡仇敵所「毀壞」的,我們要從廢堆重建過來。

耶穌看見門徒輕忽了小孩子,就惱怒地對門徒說:讓小孩子到我這裡來,不要禁止他們;因為在神國的,正是這樣的人(可10:14)。耶穌在提醒我們﹕不可輕看小孩子,小孩子也不要輕看自己。我認為問題的根源不在小孩子而在父母老師。大衛的爸爸兄弟、掃羅王、哥利亞,甚至連撒母耳都輕看了大衛。我們的小孩正是大衛的一代,是打敗哥利亞的英勇戰士,被召去得著神的國,成為末後戰勝撒旦的一代!

我們清楚知道,這末世轉化的工程,絕對不是一個人、一間教會、一個機構,可以去獨力完成,而需要一代接一代去努力。我沒有方案及方法,但我深深相信,神必然將不同的看見及負擔,放在一群關鍵的少數的人心中。若父神給你同樣的感動,懇請你從速作出回應聯絡我們,我們極之需要你所獻上你的那一塊拼圖,以完成全幅圖畫。(歡迎回應﹕[email protected]


文@何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