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我面前的威廉四十多歲,神情落寞失意,不停搓著雙手,該是鼓起了最大的勇氣來約見我吧。他出身顯赫家族,父親在城中頗有名望,報章雜誌上的他總是西裝筆挺, 帶著濃厚英國紳士的魅力風采。相反地,面前的兒子衣著十分樸實,腳上那雙半黒半灰的皮鞋讓我窺見到他內心的破碎。威廉說,他活得很苦,飽受折磨,快熬不下去了。才剛開口,抑壓多時的情緒和眼淚如缺堤一般洶湧而出。我從未見過這麼能哭的男人。他與父親共同掌管家族龐大的生意,可是廿年來他視父親如陌路人,拒絕對話,非不得已的溝通都交由太太和助手去達成。

威廉是家中的長子,被認定為家族企業的接班人,父子關係親密,直至那年他出國留學後回歸香港,家裡發生了巨變,父親在外養了姨太太,與太太鬧得翻天覆地。眼見至愛的媽媽痛苦得快要瘋掉了,威廉與父大吵了一場,父親卻依然故我。威廉憤而起誓永不再理會他,要他終生受懲罰。自此,他硬著心腸對父親不瞅不睬,實行以零交流零對話表示不滿。轉眼廿年都過去了,父母的婚姻雨過天青, 相安無事,可是威廉對父親的態度就是扭轉不過來。他堅守誓言,漠視父親和家人苦心的勸告和調解,表面看是贏了,裡面卻是破碎不堪。

耶穌在馬太十八章說那不肯饒恕人的惡僕有如此的下場:「王大怒下令把他交給獄卒受刑,直至他還清全部的債務。如果我們不從心裡饒恕,天父也要這樣對待我們。」英文NLT譯本更說王把那不肯饒恕的人關進牢,交給折磨者去施行折磨和煎熬。讀到這裡,威廉叫了出來:「那不正是我的寫照﹗」我領他首先向神認罪,跟著去原諒父親,也原諒了自己。奉主的名取消了他向父親所發的所有誓言。他哭了一條河的眼淚。

我對威廉說,該是打破僵局的時候了。他從褲袋掏出殘舊的手機,猶疑了好一會,不敢想像父親那方的反應。找著了父親,未開口已哭起來:「嗲吔!嗲吔!是我。」父親説:「我一直在等你這句話。」「嗲吔!是我的錯,你會原諒我嗎?」父親也哭了:「倆父子,有什麼事情不能解決的!萬事有商量啊!」這時威廉哭得像個小孩:「嗲吔,我愛你!」父親説:「我一直都愛你!」威廉伏在沙發上,手機緊緊貼著臉,像是要努力抓住父子倆心連心這珍貴的一刻。

不久之後,威廉帶同太太一起來見我,她說神給威廉換了一個新造的心。威廉笑著說:「真有重新做人的感覺!我發誓要懲罰爸爸,卻自食其果。不寛恕的代價太昂貴了。」

作兒女的請緊記﹕請在言語上、行動上和思想上都尊重和敬愛父母親。打從心裡寛恕父母一切的過錯。放下包袱,讓過去的成為過去。聖經裡沒一個是完美的父母,包括合乎神心意的大衛和最具智慧的所羅門。聖經四次講到孝敬父母這誡命,並附帶了美好的應許,可見神不但非常認真,更要我們在世上蒙衪的福,活得暢順亨通,並享長壽。


文@Pastor Lindy Heung (香港超自然事奉學校校長, 禱告醫治室負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