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之梦 -【出发进行】专栏

8月30日,前苏联领袖戈尔巴乔夫辞世了。对于这位终结冷战,也令超级大国苏联瓦解的风云人物,世人对他的评价两极。俄罗斯最主要的通讯社——俄通社-塔斯社则引述了他的名言:“历史是一位任性的女士,很难说她会对我做出什么评价,但我想抢在她之前自己先说:大致而言,戈尔巴乔夫──是个好人。”

爱沙尼亚首都塔林的市政厅建筑

苏联解体当然有多种原因,但其中的关键,必定与波罗的海三个原不起眼的“加盟共和国”——爱沙尼亚,拉脱维亚与立陶苑打响了独立的第一炮不无关系。这三小国虽然看似微小,但个个都有独特的历史,个个故事都“一匹布咁长”。

圣灵教堂内的祭台木刻。教堂现已改为新教体制

塔林是爱沙尼亚首都,面积不大,但历史却不短:早于十二世纪已记载于当时阿拉伯的世界地图上,后来长期被丹麦王国统治,相传今日丹麦的国旗也是源出于此。塔林一路发展,成为了汉萨同盟在北方的重要一员,是西欧、北欧与俄国之间贸易的交叉点,后又陆续被瑞典、德国和俄国控制。后来的独立之路也走了差不多一个世纪,经历了二战和苏联强侵之后,才告完成。

塔林风光

塔林古城中的圣母主教座堂是爱沙尼亚现存最古老的教堂,建于 1240 年,原来是一座哥德式罗马天主教堂,但爱沙尼亚后来决意改信新教,到了今日就成了路德教堂。另一座同样古老的圣灵教堂,据传爱沙尼亚第一次圣经传教,就是在这里宣讲的。虽然原教堂曾毁于 1684 年的火灾,但教堂内的彩绘玻璃和文艺复兴式的道台均被保留,十分古老;在旧城区另一座十三世纪教堂是圣奥拉夫教堂,同样从罗马天主教堂转变为浸信会教堂。教堂筑起高耸的尖塔高 124 米,曾在中世纪是全世界最高的建筑物。不过,笔者在塔林看到最震撼的,反而是一套“死亡之舞”的巨型画作。

圣奥拉夫教堂,由塔顶可看到整个塔林的风光

相信经历了这些年的“疫情”,大家都甚有体会了。在中世纪的欧洲,黑死病等疫情带来大规模的死亡,也使人们深深反思生命与死亡的问题:人人都必一死,死也从不过问你是贫或富,人人平等。“死亡之梦”就成了当时很多教会的警世之作,提醒人们生命的脆弱与可贵。在塔林的圣尼古拉教堂,就存有世上唯一中世纪的死亡之舞画作,原作长达三十米!现存的部分,仍能看见其上绘有国王、王后、红衣主教等,在翩翩起舞穿插其中的骷髅之间,诉说生命无常,珍惜当下。

圣尼古拉教堂存世的唯一中世纪的死亡之舞画作,现仍存有其中最重要的七米

中世纪西方教会对于人之必死,作出反思,谓之:“记住!你我终有一死,Memento mori!”不论你是平民,还是伟人,都请你活好自己,才能对得住神,不枉此生!

国王与翩翩起舞穿插其中的骷髅

 


波波Sir,大学社科系老师,尤爱钻研世界历史地理。“出発(发)进行”是一日本汉语,意思是指在列车出发时,车长发出的“指差唤呼”。香港人酷爱旅行,在疫情反复,不能外出的日子,让我们以相片带动眼睛旅行,透过游历各地教会及历史遗迹,以信仰反思生命。

 

 

admin

发布留言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Next Post

转化生命的土壤 -【栽种生命树】专栏

22/09/2022 – 26 以禄月 5782
家庭本是温暖、安全,可以让人歇息的地方,但如果家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