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代对讲】疫情后教会聚集的反思

+按图放大

 

上一代

距离减缓属灵成长                         

疫情之后教会主日崇拜转为网上举行,个人认为负面影响多于正面。我们在现场与弟兄姊妹一同敬拜能更投入和同心,而网上敬拜令人产生一种距离感,我们很容易变成了观众。另外,网上聚会对初信者灵命培育也有影响,初信者很需要教会和众肢体的牧养和激励,去建立和坚固他们的属灵生命,但通过网上方式很难亲身支援他们的实质需要。如果初信者因网上的距离而未能投入到信仰群体,疏远聚会,灵命成长会变得缓慢,就很容易被世界吸引而拉走。

探讨分散聚集的可能

我们教会是租用学校礼堂聚会的,在疫情初期学校停课期间,我们改到公园草地崇拜,同时安排网上直播。后来政府收紧限聚令,教会只设网上直播,当时出席人数减少了近一半,大家在家里崇拜较难全程专注,有些父母也忙于照顾小孩,恢复现场崇拜后大家都马上回来。团契聚会则较弹性,可以在网上、家庭或外出聚集,所受的影响相对较低。

近年随着疫情、社会和政治环境变化下,我们对聚集的目的和形式,教会发挥的作用也有所反思,并开始探讨微教会或家聚的可能,不再限于教会建筑内,而是灵活分散在不同的地方聚集。信徒不单靠牧者喂养,而是彼此牧养,一同领受和完成天国使命。

增设聚会点

我们聚会的场地是学校,当学校不开放,聚会就只能转到网上直播。我认为现场聚集比较理想,弟兄姊妹一起在神的殿里敬拜,圣灵的同在更大,肢体之间的凝聚感和交流也较强。只透过网上直播敬拜,对灵命有一定影响。而儿童主日学转到网上,较难察觉小朋友的情绪变化和心灵需要,难以做到面对面的个别关怀。

学校复课后,我们的场地使用受到限制,周一至五不可以在学校聚会。我们从今年年初开始租用一间村屋作聚会点,周末以外的聚会,包括小组、祷告敬拜祭坛、祷告服事等都在那里进行。一些没有接种疫苗的弟兄姊妹周日也在那里参与崇拜。若是将来政策有变化,我们完全无法在学校聚集,也有一个聚会的地方。

 

下一代

网上崇拜参与较被动

我们教会在疫情前已经设有网上直播。疫情期间,当所有聚集都只在网上进行时,我们发现许多长者因不熟悉网络科技而无法参与,弟兄姊妹马上去关心和教导他们。网上敬拜和现场很不一样,大家现场一起敬拜较能全情投入和专注,透过电脑屏幕参与有距离感,参与也变得较被动,同时也缺少了聚会后与弟兄姊妹的交通。平常崇拜后我都会整天在教会,与弟兄姊妹聊天和玩乐,网上崇拜期间很挂念大家。我知道有一些相熟的家庭会到彼此的家里一起参与网上崇拜,维持面对面的交流与守望。

 

团契方面,疫情期间教会鼓励大家自发联系,以小组形式作更深入的分享,不用等到既定的聚会时间才相聚。而团契改为网上进行反而打破了地域的限制,一些过往因工作不能到教会参与团契的肢体,可以一边工作一边在网上参与,他们都很享受这样与大家见面和联系。

爱是突破限制的动力

我认为聚集的方式不是关键,重要的是自己的心,无论是现场,还是网上,只要我们对神渴慕,对身边的人有爱,就能适应不同的处境和改变。透过直播,人的心都可以被神触摸,包括未认识神的人。有些我们以前未能触及的群体,在网上观看了我们聚会的直播后他们而来到教会,也因此信了主。

 

当我们渴望相聚,不用特定的架构和召集人,我们都可以相聚。教会有一对夫妇,他们自发邀请弟兄姊妹到家中吃饭,后来变成每个星期的聚集。吃饭的同时,我们会一起敬拜、读经和玩游戏,当中有两位弟兄姊妹,大家以前都不太熟悉,因着这样的相聚,大家的认识多了,他们也感到教会是一个家。

线上线下都能敬拜交通

疫情期间,教会崇拜和小组聚会加添了网上形式的参与,因此,移居了外地的弟兄姊妹也能继续参与聚集,大家能够在网上见面,感觉是在一起的。现在崇拜同时维持实体和网上直播,由于现场出席人数有限,需要每星期在网上预先报名,大家都希望能够在礼堂参与,因此每次报名的情况都很激烈。

 

我是在疫情后信主和加入教会的,从疫情爆发到现在,我认为教会的安排和作出的变动都很好,无论弟兄姊妹是否亲身到教会,都能够继续敬拜神,与神亲近,彼此相交。

受访对象:Tom、Samuel、Grace、Rita、Vina、许守仁博士

 

 

admin

发布留言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必填字段标示为 *

Next Post

电影《枪口下》拍摄经历神蹟 兴起业界信徒为主站立

16/08/2022 – 19 埃波月 5782
改编自2010年马尼拉人质事件电影《枪口下》,于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