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賴婉兒:剛柔並重的屬靈母親 – 【巾幗戰士】專欄

成長於英國的陳賴婉兒,是香港商人團契創辦人、以及基督教敬拜會長老陳世強律師(Hugo)的太太。大學時期信主,經歷聖靈充滿,婉兒直言從此沒有停止經歷神的同在和無微不至的看顧。除了盡心照顧家庭,婉兒亦全心擺上建立教會,並且抓緊異象,忠心推動城中教會合一,造就了沙士期間眾教會興起禱告城牆52天,為香港合一禱告祭壇的建立奠下根基。

大學畢業不久,婉兒就跟隨丈夫Hugo回到香港生活,並且開始建立敬拜會的新歷程。他們開放自己的家讓弟兄姊妹聚會。「三個女兒小時候並不理解,家裡有許多人進出,小朋友搞亂她們的玩具。她們不喜歡,哭問我們,為甚麼要讓人來。」因著婉兒無條件的開放,家聚的人數越來越多,教會不斷增長。作為家聚的家長,婉兒以身作則,與聖靈同工,不放過任何一個傳福音的機會。她常常在坐的士時向司機傳福音,更帶領不少人信主。有一次,她坐上的士後,又很自然地向司機傳福音,誰知司機竟回答她:「陳太,你以前已經向我傳過了!」

又有一次搬家後,婉兒希望向一位鄰居傳福音,本以為大家的女兒年紀相若很容易接觸,但那位太太卻從不搭理她。「我禱告神,聖靈挑戰我每天以方言為她禱告半小時,方言禱告三天後,我所發出的悟性禱告都是祝福她的話。第四天我們就在升降機相遇,她主動邀請我到她家,我就藉此機會向她傳福音。」

與天父親密同行的關係,令婉兒以為自己願意為神擺上所有,直到有一天神提醒她要放下心中的偶像。「起初我不以為然,後來我明白,原來作為全職主婦,我不知不覺過於重視丈夫和三個女兒,原來神要我如亞伯拉罕一樣,毫無保留的獻上。」婉兒掙扎良久,最終完全放手獻給神。「我的三個女兒長大後都被神大大使用,成為宣教士,分別在中東、非洲和不同國家宣教。」後來神呼召婉兒牧養年青人,她起初並不願意。「主跟我說,你的心要轉向兒女。當時我的年紀已不輕,而我一直都是牧養成人,不懂怎樣帶領年輕人。我跟主說,我不想,不要迫我。」有一年的時間,主在晚上叫醒婉兒禱告,在禱告中她看到年輕人在犯罪,難過得不斷痛哭。直到有一次,主在一個聚會中問她是否願意為這些年輕人捨棄自己的生命。「我跟主說,我願意!如果我一個人的生命能夠興起千千萬萬的年輕人,取走我的生命。神對我說,我看到你的心,現在我給你權柄去做下一代的母親。」

1998年,婉兒看到中國內地許多人信主,但香港教會的人數寥寥可數,失去活力,許多人都想離開。「我問主為什麼?主跟我說,因為我的兒女不合一。」婉兒知道主要祂的兒女走在一起,就馬上開始致電給香港不同宗派教會的牧者。「我並不認識他們,我跟他們說,主要我們走在一起,合一為城市禱告,但他們都叫我找教會的代禱者。」五年的時間,過程中婉兒看到很多結黨分爭,流了不少眼淚,但她沒有放棄,不斷的聯絡,希望有一天聖靈會感動牧者們願意走在一起。「五年後,神給我一個計劃──一家人一起吃飯。」 2003年1月,婉兒邀請牧者一起吃飯,每次到不同牧者的家裡,每個人都要帶自己做的菜,席上不談事工,只談自己的生活和家庭近況。

幾個月後,香港爆發沙士。神向婉兒啟示,祂要使用華人教會做更大的事,祝福以撒和以實瑪利的後裔,但教會有許多隱藏的罪,如果不處理,罪會如沙士一樣變大,最終使教會衰亡。婉兒給牧者發訊息,後來有牧者領受到52天重建城牆的異象。因著先前建立了家人的關係,不同的教會很快就走在一起,在維園同心合意敬拜,為香港認罪禱告。就在第52天,香港從疫區名單中除名。「神讓我們看到,合一帶來的權柄和力量。」婉兒深信一切都是從一個家開始。家裡有父母,下一代就感到安全,就會有方向。「當我們的教會和城市有許多健康的家庭,不同的教會彼此相愛、互相扶持,合一禱告會帶來爆炸性的力量,城市和國家就會強壯,充滿神的公義。」

 

 


在世界舞台上,有不少女性擔當舉足輕重的角色。聖經也記載了女士師底波拉率領希伯來人成功反擊迦南王耶賓的軍隊,她有勇有謀,又有公義慈愛。在現今華人教會裡,也有很多出色的女性屬靈領袖,本專欄由國度復興報編輯部撰寫,透過她們的生命故事,述說巾幗戰士的特質,激發女性回應時代的任命。

 

 

admin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Next Post

生命樹的土壤 - 【栽種生命樹】專欄

22/07/2022 – 23 搭模斯月 5782
尊重:視對方為神所創造的獨特個體;肯定對方內心有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