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面受敌的生活 -【火炼的使徒】专栏

因着诗歌本和圣经的事,最后上级决定给我留党察看三年的处分,并把我送到王庄生产队进行劳动改造。王庄生产队距离我家十多里路,有专人监督我,连家人都不准我见,更不用说弟兄姊妹了。在王庄的那一年,我是在上千只眼睛的监视下,几百张嘴的威吓下,几百只手指的指责下生活,那是多么艰难、困苦、饱受折磨的日子啊!

过了一段日子,叶县郭庄的李文生弟兄心中火热,前来与我见面。我心中特别激动,当时我求主一定要给我们机会交谈,哪怕是一句话。主忽然开了我的心窍,提醒我:前面不是有个公厕吗?你们假装上厕所,不就可以说几十句话了吗?我照做了,李文生弟兄随后也假装上厕所。我们交谈了几分钟,心中高兴极了。因为在患难时刻,神终于差人来安慰我,心中有说不出的欢喜。从此以后,那个厕所成为我会见弟兄们的一个平台。多么奇妙啊!谁能想到平日又脏又臭的厕所,竟成了爱的会客厅,成为弟兄们团契相交,彼此鼓励安慰的好地方。那个年代,对我而言,那个厕所竟胜过一切富丽堂皇、宾朋满座的高雅地方。

1972年6月底,我劳改已经快一年了,可想而知我心中对主及圣经的话语渴慕到什么程度。白天干活时,我只能心中默念神,晚上没人监督的时候,就偷偷起来与神亲近。每夜起来三次祷告,每次皆穿好衣服、洗脸,然后才跪下祷告。一天晚上主对我说了句话:“再过四天,给你预备一辆自行车。”得此话语,我 欣喜万分。我向主发出的无数“信件”终于有回音了。

第四天的早饭之后,生产队队长对我说:“你今天和几个地主分子去交公粮。”我们用人力车拉了10车小麦到镇上交公粮,谁知粮管所的人一验就说麦子没干,还得再晒一天才收。这时已经下午6点了,又不能再拉回去,于是只好留宿,明天再晒。但我们晚上没有被子盖, 无奈之下,大家推派我去找。我来到一个叫至彦宾弟兄的家,找出10条被子。我先和彦宾弟兄说好,被子交给他们后,趁他们感激之时,再拉我到他家里住。我假装不愿去他家,然后他硬拉,我就装作只好去了。我来到彦宾弟兄家中,连坐都没坐下,就立刻出发去找教会。

我往拐河镇南沟李庄李河弟兄家去。那是不用电的时代,家家都不关门,于是我悄悄进入李河弟兄家。他家在主里久经考验,事主忠心。一进去便看见几个人在祷告,再一听,全是提名让主释放张荣亮弟兄:“主啊,袮释放荣亮,他在那里困苦,祢帮助他。袮站在他的旁边, 袮与他同在。”“祢是彼得的神,也是荣亮的神。袮怎样救彼得,也必怎样救荣亮。”我立刻跟着说:“阿们!”当时我激动不已,大声流泪哭 泣。大家一看是我在他们中间,每个人都站起来,拉着我, 分不清是哭是笑,全都激动万分,称耶稣是活着的主,祂使天使释放彼得的事件重演。当时整个拐河教会都在为我祷告。

我连夜又跑到10几里外的邢书典弟兄家。那天圣灵特别的工作,是主耶稣预备好的日子,又是主开道路的一 天。那天的信息特别蒙神祝福,邢弟兄讲的是列王纪下6、7章。就是说,别看今天环境多么窘迫糟糕,你知道明天如何吗?如撒迦利亚书8章23节所记载,10个人必拉着1个犹大人的衣襟说,我们也信你的神。教会将会大复兴。我的心大得安慰,深受鼓舞,邢弟兄的讲道,使我浑身都是力量。

下午回到镇中的粮库,见到同行的人正在入库交粮,没人问我去了哪里,也没人问我做什么去了。原来这就是主说的“自行车”,“自行”的意思是“主自己行” 不是我自己的力量,而是主为我预备一切。四十多年过去了,那天的奇蹟,到今天仍无法忘怀。

 

 


张荣亮是中国教会最黑暗时期的福音拓荒者,其创办的华人归主教会(前称方城教会)是中国五大家庭教会之一,他走过如同在炉火中行走的岁月,也见证了中国家庭教会从火中出来的血泪史。本专栏节录自其自传——《火炼的使徒》。

 

admin

发布留言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Next Post

你们为我的缘故都要跌倒 -【国度角度】专栏

11/07/2022 – 12 搭模斯月 5782
主耶稣用他自己擘开的身体和血与门徒立下新约(太2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