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与天堂的抉择 -【火炼的使徒】专栏

1971年5月22日,上级发出通知,将提拔我成为国家干部。当天晚上我去参加一个秘密的受洗会。天黑之后,大家蹑手蹑脚陆续到达,共有160人。 弟兄姊妹一见面就手拉手哭泣,爱的气氛十分浓厚。聚会正安静进行时,突然30几名荷枪实弹的士兵包围会场,杀气腾腾。之后,干部逐一审问,声称谁若否认主名,就立即释放他回家;若是死不悔改,明天要做义务工,拉沙修路,游街批斗。面对这样的威胁,神却给我们刚强不畏惧的心。有位弟兄带头唱起一首诗歌,大家同唱数遍,全都哭得泣不成声。

在场的干部见无人否认主名,又见我们全都信心激昂,立场坚定,只好把我们全赶到村支部大院,等候天亮然后逐个过关。 第二天一早,我想到先去见上级的镇党委谈谈。见到李书记,我主动告诉他昨晚我参与聚会的事,然而他没有追问什么就让我回去了。

几天后赶上一个整建党运动,整建党工作组去我的村子整建,让我写个报告。 结果我写了我信耶稣的理由, 以及我爷爷对我传讲耶稣的过程细节,还有主耶稣的再来。 李书记说:“你这不是写检讨,是向上级党政机关传道。连 我都差一点作基督徒了。”他一定要我表明会不会改变信仰。“若是放弃信仰,就作你的国家干部;若是坚持信仰,后果不堪设想。 要不你要党,要不你要主,二者只能选其一。今晚写好报告,明天上午交给我。”末了还叮嘱我说, 这是决定你命运的一个晚上,再也没有机会了。

那夜是我在幸福与痛苦、世界与天堂、前途与耶稣、自由与牢房、死亡与永生、当官与作主门徒之间,作出艰难决定的一夜。二者必择其一,我心中不断思索、犹疑、徘徊、挣扎。 一会儿起来,一会儿跪下,直到黎明快来。 我祷告时,圣灵向我说话,仿佛耶稣站在我旁边。 圣灵当时启示我一段关键经文, 是雅歌8章6-7节。

我心中立时增加了如洪涛巨浪般的力量和勇气,毅然决定耶稣是我生命中的第一人,别的通通与我无份无关,同时也为昨夜的徘徊不决而羞愧脸红。我与主的爱情如死之坚强,人若拿他全部家产来换爱情,应全然被藐视。

第二天早晨,即1971年6月1日早晨,在上交的表决书上,我只写下:“耶稣基督,鸿恩浩大,无可比拟!”十二个字。鎮党委李书记看了表决书后,气得脸色发青,怒气冲天。 他大声质问:“这就是你最后的决定吗?”

“是!”

“是你最正确的选择吗?”

“是!”

“你一生不后悔吗?”

“是!”

我再没有任何犹豫,刚强壮胆,信心坚固,大声答出三个“是”,这就是我的选择。当我离开李书记的办公室,心中甘甜、灵里滋润、天使伴随,一身轻松、天地一新。 那种甘甜言语无法诉说,文字无法描述,肢体动作也无法表达。 内心的喜乐满溢,又是一个新天新地的日子。

第二天,我就被关起来了,他们到我家抄到一本手抄诗歌本,恶狠狠地追问我它的来历。那些诗歌都是我听很多弟兄姊妹唱后记下来的,于是我交代,这是我编写的。他们不信,天天打我、让我挨饿,要我供出是谁编出这些歌曲。我被逼得太狠,20天后,突然想到一个好主意。我说这是一位老信徒教我的,他已去世三年,再没有别人。

后来又有人揭发我有一本圣经,他们就强迫我交出二爷给我的传家宝圣经。主提醒我想起二爷的话:“荣亮,你要与圣经共存亡,只要你在圣经就应该在。”当时有两位弟兄偷偷来见我,我让他们通知我的母亲,在垃圾坑中烧掉两本杂书,并把圣经转交给一位弟兄代为保管。当他们押着我回去拿圣经时,我母亲说已经把圣经烧了,把灰烬指给他们看。他们看了便说,既已成灰,那就算了。圣经就这样地保住了。

 

 


张荣亮是中国教会最黑暗时期的福音拓荒者,其创办的华人归主教会(前称方城教会)是中国五大家庭教会之一,他走过如同在炉火中行走的岁月,也见证了中国家庭教会从火中出来的血泪史。本专栏节录自其自传——《火炼的使徒》。

 

admin

发布留言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Next Post

【国度角度】圣灵浇灌与神国拓展

13/06/2022 – 14 西弯月 5782
五旬节降临在即,每天我都心跳加速,充满期待,好像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