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代对讲】(9) 穆宣工作在香港的发展

为探讨年青人与上一代的想法差异,促进两代间的理解和沟通,我们透过不同年龄信徒对同一议题表达自己的想法,让不同世代的心声得以向信徒群体传递。

+按图放大

你在穆宣中是什么角色?你在传福音中有什么深刻经验?

Jubilee:我主要是一个推动者,我会去不同教会机构宣传穆宣。我以前很心急,当我知道穆斯林的需要,我就将自己里面的东西全部讲出来,很多人未预备好去接受,就有点强迫他们去听,反而带来反效果。过去我对一位穆斯林朋友讲出一些他不想听的内容,冒犯了他,现在我们也不能做朋友了。我现在知道,他们需要很多时间去观察和了解我们,我们才能讲出我们最想分享的东西。
Boris:我的角色比较间接,我建立了一间教会,推动宣教也是教会的目标,我的负担是向本地穆斯林宣教,但因着我的穆宣经验不多,将来我很想与有经验的宣教团队学习,然后在教会推动。
嘉荣&Denise夫妇:我觉得可以透过奉献支持穆宣事工。
Sunshine:在过去一年,我参与了前线的穆宣工作,现在于香港推动穆斯林宣教。我以前以为穆斯林很难信主,但在宣教中,我们的小队带领了31个穆斯林信主。我看到神真的预备中东穆斯林的心去接受福音,如果我们可以将基督的爱带给穆斯林,那么我们讲什么他们都愿意听。
Tony:我的角色是欢迎者和动员者,我在校园服事,会接触很多来自穆斯林国家的基督徒和穆斯林。不少我所接触的穆斯林是大学中伊斯兰协会的会员,他们也接受训练如何回应基督徒,甚至是向我们传教。如若我们所传讲的是真理,我们是能够有好的回应,甚至转化他们。
Botan:我的角色是在香港推动宣教。在传福音中,我发现有几种类型穆斯林:一种是不太在意的穆斯林,我们可以慢慢向他们讲解伊斯兰教与基督教的分别;另一种是受到伊斯兰教很多欺压的穆斯林,他们就很容易接受基督教。还有些人讲到宗教就会与我们辩论,所以需要先与他们做朋友,表达我们的爱,最有效的方法是谈论生活的疲惫和不开心,突出救恩的重要。

 

 对讲环节

Jubilee: Boris,香港教会对穆宣的工作都比较滞后,你作为牧者,认为教会可以如何做多一些?

Boris:我会提议在教会举办一些穆宣祈祷会,分享关于穆宣的信息和见证。祷告会举行一段时间后,教会可以安排一些穆宣活动,例如探访难民事工等,如有信徒有感动,就进一步装备他们,成立代祷支援团队,然后差派他们出去。我想按照这个方向,教会应该可以兴起更多信徒参与穆宣。

Sunshine:Boris,如果你教会有超过一位的年青人表示想去参与前线的穆宣工作,你最大的考虑是什么?基于什么原因你会让他们进一步参与?

Boris:我会用一种传统的方式,就是问心事,去了解和印证他的感动是否从神而来的。如果他是觉得好玩新鲜,那么我会告诉他花多些时间祈祷。如果我肯定这是从神而来的感动,我会鼓励他参与,与他同行。

Tony:Boris,很多教会觉得年青人要接受传统的神学训练才可出工场,你怎么看?

Boris:这就是为何大部分教会不能差派穆宣宣教士的其中一个原因,我不会要求年青人一定要读神学,但他要对圣经有浓厚的兴趣,用心研读圣经。如果我对于他对圣经的理解有信心,我就有信心差派他出去。因为宣教不是靠讲道理去说服别人,最重要是让人看到耶稣基督的爱。

Jubilee:回应Tony的问题,我不同意要读完神学才可以出工场,但我看到有些热心的信徒很想出去传福音,当我和他一起去探访家庭的时候,他不懂如何问候人,也不知道如何讲福音和祷告、我看到这样的情况很担心,他们是否预备好去前线成为福音的使者?我觉得服事的人要有最基本的训练,若不是,就未必成为工场的祝福,反而成为负累。

Boris:我回应Jubilee,服事的人有基本程度的训练是好的,但有时神会使用一些初信热心的信徒,我相信宣教士不应做独行侠,单打独斗。如果一个团队去宣教,其中就有很多角色,初信者可能不是负责开口,而是负责支援或物流,让他跟着去,也是一种“在职培训”。

Sunshine:Denise&嘉荣,你们觉得如何实质使用敬拜参与宣教?

嘉荣:我曾前往内地和菲律宾短宣,我发现我们的语言不一样,他们未必听懂圣经的道理,但当我们拿着结他敬拜,就能吸引他们留心,而且能在敬拜中感受到从神而来的平安与喜乐,比起我们说话,讲很多经文更能带出那份平安。

Botan:我回应嘉荣的情况,我在教会中也是敬拜者,带领敬拜能够祝福土地,但同时我又觉得无法深入服事他们。但当我近身去服事他们,就发现那个满足感很不同,除了敬拜之外,其实与他们对话,才是祝福一个人的生命。

关于穆宣这个议题,你有什么想向上一代说?

Botan:我们需要教会提供平台让我们分享,穆宣的需要很大,我们不能只跟着想要的服事方向而行,很多人想要的就是更多敬拜,或者服事不同年龄层的人,而忽略了这个群体。神确实留下了一些余民在我们中间,每次我们去教会分享,总有些人一直计划去宣教,但没有适合的时间,所以我总是鼓励他们,现在就是那个时间。沟通的过程中,他们发现原来这就是答案,只需要放下这一刻的担子,就能踏上穆宣这条路。
Tony:教会可以在自己的处境中接触穆斯林,当我们说要做社区工作,我们会忽略了穆斯林群体,仿佛他们不是社区的一部分,但他们其实真实地与我们生活在同一空间。求神开我们的眼睛,让我们看见他们都是我们的邻舍。
Sunshine:当年青人去宣教,无论教会或父母都担心他们会出事,或承受不住,但正如保罗所说,我们承担这个职事不是出于自己,乃在于神。在过去一年的服事中我看见,只要宣教士时常与神连结,无论有多少困难和挑战,都能承受,因为是神真正为我们担当。

 

受访对象
上一代

Jubilee,以前是社工,数年前开始服事难民

Denise ,从事文职,期望更多探索敬拜与宣教的关联

嘉荣,从事工程,从教会弟兄的事工认识穆宣

Boris,网络教会牧者,较少宣教经验

下一代

Botan,大专生,前年曾去中东宣教一年

Tony,机构同工,主要服事校园中的国际学生

Sunshine去年前往中东宣教一年,主要服事难民

 

admin

发布留言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Next Post

华人教会认清敌友 以得胜身分进入应许之地

26/03/2022 – 23 亚达月II 5782
由九龙城浸信会、香港圣经教会和播道会恩福堂华语部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