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代對講】(9) 穆宣工作在香港的發展

為探討年青人與上一代的想法差異,促進兩代間的理解和溝通,我們透過不同年齡信徒對同一議題表達自己的想法,讓不同世代的心聲得以向信徒群體傳遞。

+按圖放大

你在穆宣中是什麼角色?你在傳福音中有什麼深刻經驗?

Jubilee:我主要是一個推動者,我會去不同教會機構宣傳穆宣。我以前很心急,當我知道穆斯林的需要,我就將自己裡面的東西全部講出來,很多人未預備好去接受,就有點強迫他們去聽,反而帶來反效果。過去我對一位穆斯林朋友講出一些他不想聽的內容,冒犯了他,現在我們也不能做朋友了。我現在知道,他們需要很多時間去觀察和了解我們,我們才能講出我們最想分享的東西。
Boris:我的角色比較間接,我建立了一間教會,推動宣教也是教會的目標,我的負擔是向本地穆斯林宣教,但因著我的穆宣經驗不多,將來我很想與有經驗的宣教團隊學習,然後在教會推動。
嘉榮&Denise夫婦:我覺得可以透過奉獻支持穆宣事工。
Sunshine:在過去一年,我參與了前線的穆宣工作,現在於香港推動穆斯林宣教。我以前以為穆斯林很難信主,但在宣教中,我們的小隊帶領了31個穆斯林信主。我看到神真的預備中東穆斯林的心去接受福音,如果我們可以將基督的愛帶給穆斯林,那麼我們講什麼他們都願意聽。
Tony:我的角色是歡迎者和動員者,我在校園服事,會接觸很多來自穆斯林國家的基督徒和穆斯林。不少我所接觸的穆斯林是大學中伊斯蘭協會的會員,他們也接受訓練如何回應基督徒,甚至是向我們傳教。如若我們所傳講的是真理,我們是能夠有好的回應,甚至轉化他們。
Botan:我的角色是在香港推動宣教。在傳福音中,我發現有幾種類型穆斯林:一種是不太在意的穆斯林,我們可以慢慢向他們講解伊斯蘭教與基督教的分別;另一種是受到伊斯蘭教很多欺壓的穆斯林,他們就很容易接受基督教。還有些人講到宗教就會與我們辯論,所以需要先與他們做朋友,表達我們的愛,最有效的方法是談論生活的疲憊和不開心,突出救恩的重要。

 

 對講環節

Jubilee: Boris,香港教會對穆宣的工作都比較滯後,你作為牧者,認為教會可以如何做多一些?

Boris:我會提議在教會舉辦一些穆宣祈禱會,分享關於穆宣的信息和見證。禱告會舉行一段時間後,教會可以安排一些穆宣活動,例如探訪難民事工等,如有信徒有感動,就進一步裝備他們,成立代禱支援團隊,然後差派他們出去。我想按照這個方向,教會應該可以興起更多信徒參與穆宣。

Sunshine:Boris,如果你教會有超過一位的年青人表示想去參與前線的穆宣工作,你最大的考慮是什麼?基於什麼原因你會讓他們進一步參與?

Boris:我會用一種傳統的方式,就是問心事,去了解和印證他的感動是否從神而來的。如果他是覺得好玩新鮮,那麼我會告訴他花多些時間祈禱。如果我肯定這是從神而來的感動,我會鼓勵他參與,與他同行。

Tony:Boris,很多教會覺得年青人要接受傳統的神學訓練才可出工場,你怎麼看?

Boris:這就是為何大部分教會不能差派穆宣宣教士的其中一個原因,我不會要求年青人一定要讀神學,但他要對聖經有濃厚的興趣,用心研讀聖經。如果我對於他對聖經的理解有信心,我就有信心差派他出去。因為宣教不是靠講道理去說服別人,最重要是讓人看到耶穌基督的愛。

Jubilee:回應Tony的問題,我不同意要讀完神學才可以出工場,但我看到有些熱心的信徒很想出去傳福音,當我和他一起去探訪家庭的時候,他不懂如何問候人,也不知道如何講福音和禱告、我看到這樣的情況很擔心,他們是否預備好去前線成為福音的使者?我覺得服事的人要有最基本的訓練,若不是,就未必成為工場的祝福,反而成為負累。

Boris:我回應Jubilee,服事的人有基本程度的訓練是好的,但有時神會使用一些初信熱心的信徒,我相信宣教士不應做獨行俠,單打獨鬥。如果一個團隊去宣教,其中就有很多角色,初信者可能不是負責開口,而是負責支援或物流,讓他跟著去,也是一種「在職培訓」。

Sunshine:Denise&嘉榮,你們覺得如何實質使用敬拜參與宣教?

嘉榮:我曾前往內地和菲律賓短宣,我發現我們的語言不一樣,他們未必聽懂聖經的道理,但當我們拿著結他敬拜,就能吸引他們留心,而且能在敬拜中感受到從神而來的平安與喜樂,比起我們說話,講很多經文更能帶出那份平安。

Botan:我回應嘉榮的情況,我在教會中也是敬拜者,帶領敬拜能夠祝福土地,但同時我又覺得無法深入服事他們。但當我近身去服事他們,就發現那個滿足感很不同,除了敬拜之外,其實與他們對話,才是祝福一個人的生命。

關於穆宣這個議題,你有什麼想向上一代說?

Botan:我們需要教會提供平台讓我們分享,穆宣的需要很大,我們不能只跟著想要的服事方向而行,很多人想要的就是更多敬拜,或者服事不同年齡層的人,而忽略了這個群體。神確實留下了一些餘民在我們中間,每次我們去教會分享,總有些人一直計劃去宣教,但沒有適合的時間,所以我總是鼓勵他們,現在就是那個時間。溝通的過程中,他們發現原來這就是答案,只需要放下這一刻的擔子,就能踏上穆宣這條路。
Tony:教會可以在自己的處境中接觸穆斯林,當我們說要做社區工作,我們會忽略了穆斯林群體,仿佛他們不是社區的一部分,但他們其實真實地與我們生活在同一空間。求神開我們的眼睛,讓我們看見他們都是我們的鄰舍。
Sunshine:當年青人去宣教,無論教會或父母都擔心他們會出事,或承受不住,但正如保羅所說,我們承擔這個職事不是出於自己,乃在於神。在過去一年的服事中我看見,只要宣教士時常與神連結,無論有多少困難和挑戰,都能承受,因為是神真正為我們擔當。

 

受訪對象
上一代

Jubilee,以前是社工,數年前開始服事難民

Denise ,從事文職,期望更多探索敬拜與宣教的關聯

嘉榮,從事工程,從教會弟兄的事工認識穆宣

Boris,網絡教會牧者,較少宣教經驗

下一代

Botan,大專生,前年曾去中東宣教一年

Tony,機構同工,主要服事校園中的國際學生

Sunshine去年前往中東宣教一年,主要服事難民

 

admin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Next Post

華人教會認清敵友 以得勝身分進入應許之地

26/03/2022 – 23 亞達月II 5782
由九龍城浸信會、香港聖經教會和播道會恩福堂華語部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