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是神预备的末世器皿,为此经历了极大的逼迫和挑战。宏观俯瞰中国历史,福音有五次借着西方传教士进入中国,分别是汉、唐、元、明、清。为了让神的爱进入神州大地,他们抛头颅,撒热血,但是福音都不能在中国扎根。然而在西方宣教士被驱逐出境这样最不可能的情况下,中国教会诞生了;几乎同时,也在几乎不可能的情况下,以色列复国了。(详见《末世华人命定》)这是一个十分重要的观察,可以说,这是神再清楚不过的指出:中国教会的命定与以色列息息相关,中国教会生在末世,为要把福音传回耶路撒冷。

中国教会在苦难中开花,拥有一份十分宝贵的属灵产业。中国家庭教会领袖张荣亮牧师(亮爸)信主五十年,经历无数的坎坷和磨练,但他说:“经过16年铁窗岁月,炼掉的是属肉体的渣滓,得到的是更丰盛的生命。”他曾如此谈及对于逼迫的看法:

逼迫是中国的一个宝贝。中国不能少了逼迫,中国的复兴真是来源于逼迫。逼迫是对中国的提醒,让我们时常跟着耶稣行。逼迫壮大了中国教会,什么时候苦难最严重,什么时候教会就发展得最快。这些年,人们都追求钱财和舒适的生活,灵性慢慢就麻木了。因此中国教会不应讨厌反而要感谢这些年来的逼迫。我们求主复兴中国教会,没有求主拿去中国的逼迫。欧洲教会的衰落正是因为没有逼迫。他们太安逸,太富裕了,在这样的光景,神是多余的。他们手里有钱,不需要神,有祂没祂都行。透过2020年的冠状肺炎,人们才醒悟,金钱不能保平安,保险公司也不能保平安。金钱物质马上都会归于无有,人需要神。

中国最复兴的地区都是逼迫最大、最困难的地方,正是主所爱的。中国的唐河县,方城县,温州市,还有安徽阜阳市等,受的逼迫最多,打击最大,然而在这些地方兴起了五家的团队,都是影响整个国家的。感谢神,没有受苦的地方,就没有这样的团队,这是神的恩典。小敏在诗歌里写到:苦难来是祝福,是浇灌,使我们像小麦一样,更发旺,更丰收。这些年我们感谢苦难的伴随,祝福了中国教会。神做的都是美好的,我们非常感谢神,我们留恋那些年神对我们的带领!

中国教会是从十字架底下走出来的,对国家和政府没有任何愤恨,并觉得他们把祝福源源不断地送给我们。我们没有怀恨政府,我们饶恕政府,体谅政府,因为他们也是神的用人,只是看事情的角度不一样。他们把逼迫带给我们是神的美意,都是主自己作的。

另一位中国家庭教会领袖郑牧师对苦难也有很精辟的洞见。“2019年宗教条例执行后,很多家庭教会关掉了。但我认为这是一件好事:强迫中国家庭教会真正走‘家’的路。以前在城市里租房子很贵,逼迫之后省了房租。在家里聚会,同工之间关系很好,地方官员对我们的态度都很好。这么多年我们学到的功课就是,无论政府如何对我们,我们都以正面的态度回应,得到的结果都是正面的。1间教会的门关了,但神开了10间的门。环境带出来的路,常常就是神的路。我相信不只是中国如此,现在借着疫情,无论自由不自由的国家,都要回到家中,走‘回家’的路。”

这是中国家人得胜有余的心里话:神掌管一切的环境,包括逼迫和苦难。中国因着逼迫开了“家”门,反而使中国走对了路,走“回家”的路。这可能就是回家的旅程在中国很快就遍地开花的原因,因为中国的“家庭教会”原本就是在家中聚会,没有固定的模式和框架,单单跟随圣灵。


始于1995年万国守望者团队于加拿大的聚集,后因华人信徒的加入,促成了2010年香港全球华人回家聚集,从此回家聚集成为了一个席卷全球的信徒运动,为了聚集同心合意的信徒走上回到天父家的旅程。本专栏节录自同名书籍《回家的旅程》,透过作者晓林的亲身经历,向读者展示这个旅程中的幕后故事及神的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