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天慧牧师(Diana),自小在美国长大,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乖乖女。一直以来,她学习不单在敬拜上,而是在生命的任何阶段都选择顺服神。默然回首,她才惊觉原来神给予她敬拜的恩赐,在神恩手的推波助澜下,她站立在敬拜者的位置,去成就神在她生命中的命定与旨意。

因为父母离异, Diana在十多岁时随母亲移居美国。自小学习小提琴的她很快被教会邀请加入敬拜队服事。有一次祈祷会,因敬拜者临时爽约,牧师让她顶上做司琴,从未学过钢琴的她唯有在数天内不断学习;又有一次,敬拜队的主领需要出差,牧师又让Diana顶上,她只有一个星期时间学习,结果敬拜带得非常好。“当时并不知道神要在敬拜上用我,我只是不断跟神说,我愿意,迫自己不断学习,直至可以做到为止。”

“我觉得,敬拜是一种生命的流露,是人与神之间关系的表达;敬拜不是敬拜者去表达个人情感的汹涌澎湃,也不是关于唱功如何了得,而是在乎人与神建立恒久真实亲密的关系,谦卑俯伏于主面前。即使自己当下遇上多大的困难和挑战,心中有多大的忧伤和失望,仍然选择真心赞美那创造天地万物的主宰,相信祂在你生命中会有美好的计划。”

后来教会经历分裂,Diana顺服神的带领,在教会中重新组织敬拜队,尽管经历很多痛苦、挫折、失望,仍咬紧牙关坚忍渡过。“因新招募的成员原本不是学习这些乐器的,一切从零开始,不断出错,又不断练习修正,最终在教会举行音乐布道会时,我才真正感受到神肯定了我在敬拜队的领导和恩赐。”Diana一直忠心事奉,即使在怀孕期间,也只在生产的那一周缺席。不过Diana也曾挣扎过是否要上台带领敬拜。“有一次主日的早上,我心情很难过,再过15分钟崇拜就要开始,但那一刻我还在哭,无法收拾心情。我觉得自己的敬拜有瑕疵,不应该上台,但当刻圣灵对我说:‘我明白你很伤心,但你要将我放在首位!’于是我就坚持上台,献上敬拜。”

不只在教会的事奉,Diana也学习将生命的每一部份都降服于神。她与先生的婚姻曾经历重重考验,更面临分离的边缘。“我对神说,不如我放手,让他去追求他的热情。神要我原谅他,并继续爱他到愿意被他伤害的地步。我们每天都让神失恋,但神仍然爱我们,神要我用这般的爱去爱他。我回答神:‘若这能令我更体贴祢的心,我愿意顺服!’”结果是神所许配的,没有人能分开,先生祈祷后顺服神的带领。

10年前,Diana和丈夫带同女儿回流返港,Diana受邀出任教会的敬拜牧师,但敎会的敬拜模式跟她一向接触的很不一样。Diana顺服主任牧师的带领,虚心向他学习,不久已可独当一面带领敬拜队。“我做到主任牧师的要求后,再将我从小到大在教会的敬拜方式与之融合为一时,成就了一幅美丽的图画。原来当我放下个人偏好等待神,我发现万事都互相効力,那一刻真的感受到我的敬拜事奉达致圆满。”

2021年,神带领Diana进入新的事奉岗位──培训新一代敬拜者,她尤其想活出生活化的门训模式。“我与这班年青人经常在一起,开组、敬拜,在生活上教导他们如何爱神爱人,才可以做到今天在台上的服事,否则他们所作的就与单纯的唱歌没有分别。年青人勿将个人情感放得太大,因为神才是中心。神要求敬拜者将情感放下,顺服在祂的大能中,在生命中完全相信祂。我来港时,神给我一幅图画,要我将人放在肩上,令他们可触及超过我能触及的高度,所以我知道我的使命是要兴起更多下一代。”


在世界舞台上,有不少女性担当举足轻重的角色。圣经也记载了女士师底波拉率领希伯来人成功反击迦南王耶宾的军队,她有勇有谋,又有公义慈爱。在现今华人教会里,也有很多出色的女性属灵领袖,本专栏由国度复兴报编辑部撰写,透过她们的生命故事,述说巾帼战士的特质,激发女性回应时代的任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