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25日早上6點,來自黎巴嫩的John Sagherian和Elie Heneine走進蘇丹東部的一所酒店大堂,從電視直播新聞得知,當地軍隊正在90里以外的首都喀土穆發動政變。

年僅27歲的Youth for Christ (YFC)同工Heneine表示:「剎那間,我們當天的一切計劃都落空了。」YFC區域主任Sagherian年屆74歲,一直渴望能到訪蘇丹。他於兩年前認識了YFC在蘇丹的負責人Sabet,終於有機會到訪當地。縱然簽證和虐疾防禦等要求繁複,過程難關重重,二人內心卻滿有平安。

在政變發生的前兩天,YFC團隊花了3小時才到達Sabet在瓦德邁達尼(Wad Madani)的佈道學校,Sagherian受邀向當地會眾講道,約有30人擠在鐵皮屋裡,聽他分享信息「神為什麼對我們這樣做?」Sagherian回想:「當時我還帶領大家思想,『我們會否變得憤怒和苦毒』,沒想到次日就發生政變。」

後來他們得知瓦德邁達尼的基督徒加入了當地穆斯林人民反對政變的行列。Sabet花了兩個小時了解原定的聚會是否能繼續進行。當地來自三間教會的35位教會領袖準備就緒,要迎接YFC隊伍。Sabet得知大家仍在等候,便叫了一輛三輪車前往。Heneine說:「街上人頭湧湧,我們看見示威者毀壞行人道,在馬路上堆放雜物堵塞交通。我們的車不斷在社區繞圈,嘗試找出路。最後向其中一位示威者請求而獲放行。這裡有別於黎巴嫩,人民之間沒有仇恨和敵意,他們團結一致,單單反對政變領袖。人民響應公民抗命,白天仍會上班但不工作,中午時段聚集街頭,設置路障,焚燒車胎。」

10月25日下午,政府切斷了全國的電話通訊和互聯網絡,希望打斷示威行動,同時也打斷了YFC的計劃。他們於是精簡訓練,放慢腳步,在尼羅河畔享用午餐,打算次日就乘坐飛機回家,殊不知機場於第二天開始關閉。團隊無法離開,Sabet於是與佈道學校的校長召集一個年青人聚會。校長於10年前改信基督,是村內的第一人。信主後他積極傳揚福音,組織團契、建立教會和學校。

次日晚上,他們號召了鎮上九成半穆斯林學生前來,超過1,000人聚集在操場上。Sagherian與他們分享:「試想像你要從紅海游到印度,你們當中或許有些人會比其他人游得更遠,但不會有人可以游到印度。就算你的生命有多好,神不會因此而滿足。試想像,倘若朗拿度的思想控制了我,即使我今年74歲,我仍然可以在球場上奔馳,運球射門。這就是耶穌進入我們生命的景況,我們的生命可以讓神得著滿足。」Sagherian呼召希望接受耶穌的人站起來,一個、兩個……不久全體都站立起來。於是他讓他們都坐下,向他們重申這個決定的重要,最後有八成人舉手決志信主。

有機會傳福音給那麼多穆斯林青年,Sagherian感動哽咽:「我們只是活出神的應許,並不覺得危險,也知道很多人為我們代禱。我們二人完成了使命離開當地,但蘇丹仍在奮戰之中,我們要繼續為他們禱告守望。」Heneine從Sagherian身上學會等候神。「神親自改變環境,把我們放到沒有想到的位置上,就像下了一盤好棋,而神最終贏了。」

禱告:願主在蘇丹國中掌權,在青年人的心裡動工,引領他們出黑暗進入奇妙光明。

(來源:Christianity Today,2021年11月3日,Asher Chiu編譯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