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世界華福中心主辦的「網絡時代下的青年牧養迷思——牧師非得當網紅?!」線上研討會,於11月4日晚舉行。位講員分別鄭家輝牧師(香港基督教迦南堂主任牧師)、蔡玉玲博士(美國洛杉磯正道福音神學院舊約研究副教授)、松慕強牧師(台灣iM行動教會主任牧師),以及許慧怡牧師(馬來西亞甲洞衛理公會協理牧師),分享各地華人年青人的牧養現況,以及網絡牧養的心態與有效策略。

社創模式的牧養

鄭家輝牧師

鄭家輝牧師首先分享香港青年人的狀態:社會幸福感下跌;抱持絕望主義,也就是「攬炒」心態(同歸於盡);疫情之後的朋友移民潮;不安全感泛濫。特別在這大環境下,很多人都給自己畫了許多紅線,禁止自己跨過。

鄭指出,許多時候我們希望在網上開小組,敬拜,做以為適合他們的事,其實很多時候年青人都不太能投入。年青人需要真誠,當有人真誠分享信仰,對他們來說是有吸引力的。關於如何具體牧養青年人,他提出,牧者可以花時間與他們一起;打開心去接納信與未信的年青人;不要只叫他們做事,反而提昇他們去發揮創意和能力。

鄭又以他正在參與的一項社區共融計劃為例,以社創的模式牧養年青人,目的是幫助年青人建設和平、發揮創意,建立社創式教會,現時約有15間教會一同參與。該項計劃的參與者會用1年時間學習認識社區需要,進行社區關懐,刻意培訓低動力、低學歷和低知識的有需要人士。鄭反思,透過創新社會關懷行動,幫助者及受助者皆獲益,協助弱勢社群融入社區。

連結、處境化與共享

許慧怡牧師

許慧怡牧師提出,無論是線上或實體的牧養,重要的是我們的異象。在疫情中,青年人和牧者都面對沒有異象的問題,我們有不同教會舉辦不同跨宗派的活動、線上聚會、佈道會、培訓等等,雖然有很多選擇,但不少人也在迷失中。而線上網紅牧師吸引人的原因,是他們對神有熱情,也貫通他們所分享的信息,反映出他們生命與聖經知識的聯繫。

根據馬來西亞青年人的牧養情況,許提出了3個建議。她指出牧養沒有捷徑,最重要還是「連結」,特別是小群體,3至4個人的連結是很重要的。年青人能成為屬靈伙伴,可作深入的分享,然後在禱告中見證彼此的成長。真實的生命在乎對神的那團火,他們經歷到神是如此真實的,不只是停留在頭腦認識神而已。

其次,除了連結,年青人還需要處境化的信仰。牧者應按著自己牧養區域的需要,與年青人對話,去了解年青人看重什麼,有什麼東西在影響他們的價值觀。現時有很多年青人在談論同性戀的話題,身邊都有很多同性戀朋友,教會就邀請真實走過這段路的人分享他們的故事,神如何改變他們的生命。

最後是跨宗派、跨國家和跨領域的資源共享。馬來西亞有些地方的網絡較差,西馬來西亞的衛理公會有資源,就按著需要拍攝了一系列影片,提供給有需要的教會,特別是青年小組和團契使用。東馬來西亞都有做很多類似的線上營會、報佳音、佈道會、跨宗派的線上遊戲和活動。許相信在疫情下,人們都開始看到,各宗派不是單顧自己的事,而是看到我們是可以一起學習和合作的。

成為有網紅影響力的牧者

松慕強牧師

松慕強牧師於10年前創立教會,為台灣首間純網絡教會。他指出,就聖經價值觀來說,網紅現象是傳道人不應追求的個人英雄主義,教會是團體,不是個人化的產物,牧師不可能也不應成為網紅。他坦白分享,如果以數據來定義網紅,基本上,要有10萬粉絲才可以很謙卑的稱自己為網紅,事實上沒有一個華人牧師配得上。網紅不是由正式機構授權,卻是被群眾接受的影響者,藉著新媒體或網絡取得大眾喜歡與支持的「無冕王」。因此,耶穌是那個時代的網紅,祂沒有被公會認受、沒有學歷,不是會堂拉比,但是祂獲得大家的喜愛。祂用祂的品格、神蹟奇事傳講天國的道。

松又以自己的親身經歷為例分享,自己曾有一段時間因太在乎數字的升降而極度焦慮,就連睡覺也滿身是汗,這是很危險的。松強調,我們要學習成為有網紅影響力的傳道人。iM行動教會作為最早期虛擬教會,松在總結中指出:「網絡牧養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因為人是需要溫度,彼此激動和彼此火熱的。如果我們一直要在網上尋找牧養的契機,是很辛苦的,需要花費兩至三倍的時間預備,而且現在的網絡平台是不完整的,目前階段還是很難取代真正的小組和團契,這種生命的連結。」因此,牧者要與年青人真實地建立關係,小組的「線上化」是建基於線下關係。

年青人的關注焦點

蔡玉玲博士

蔡玉玲博士在「疫情後教會的歸位與定位問卷調查」的總結中指出目前年青人所看重的事物。第一,是人的連結與信任關係的建立。線上關係若是不深、信任不足時,年青人不願輕易敞開心參與。第二,感受性,他們在意真實、真誠無偽的關係。第三,有歸屬感與參與度,他們看重能吸引他們的敬拜活動和事奉機會,以及連結於實際生活的教導。第四,真實的成長,年青人實際的生命經歷不多,所以需要更多的引導和鼓勵。 

蔡認為,利用網絡影音工具作線上服事是好的,但是無法取代教會的實體聚會、社區角色,以及整全形象與功能。她表示,不是每個牧師都口才了得、反應靈敏、有高顏值能上鏡,而且線上錄影花費更多時間去設計問題、構思互動、製作和宣傳。而每個牧師都有神的不同呼召與恩賜,各盡其職去服事神所託付的羊。她相信,年青人其實期待更好的實際互動與屬靈經驗,他們需要有可以跟隨和學習的榜樣。

(記者鍾浩然綜合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