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圣灵在中国做了一件奇事:中国的父亲是儿女的眼泪哭出来的。第一位被点将出来的中国父亲是张荣亮牧师(亮爸)。亮爸是中国教会最黑暗时期的福音拓荒者,他创办的华人归主教会(前称方城团队),是中国五大家庭教会之一。亮爸生于1951年河南方城一个穷困的木匠家庭,少年信主,后来为坚持信仰而数度入狱。1971年至2011年间,亮爸6次进出监狱,度过共16年的铁窗生涯。每次出狱后,他就继续热心传道,推动了河南大复兴。亮爸和太太育有两个儿子,全家一同事奉主。他的著作《火炼的使徒》(香港国度事奉中心出版)一书,为神在中国家庭教会的奇妙作为勾勒了历史性的图画。

有人问他的教会大约有多少人,他说:“五百万人吧,保守一点。”这位谦卑的神的仆人理当是中国父老,但故事没这么简单。下面是他所分享,中国儿女们怎样用泪水把他这个父亲唤出来的精彩故事:

2011年10我刚出狱不久,就有两位姊妹叫我去武汉。我推辞说还没有到家不方便。我想这群城市人都是富人,我是穷人,不是一块儿的人啊!要参加他们的分享,我为难,心里有点拒绝。后来她们说:“你忙,我们来找你。”哎呀,这群人要找我,还不如我去找他们呢。因为他们来,我怎么招待呢?我刚从狱中出来,对社会的一切都比较陌生我就干脆找她们去了,当时不知道为什么心中很欢喜。到了武汉,那里的人十分热情,都称我为亮爸,我有点不好意思,这个称呼对我来说有点太大了。

后来仲权牧师说话了,说这些年我们不在家,他作了中国的代理爸爸,现在我们从狱中出来了,中国应该有自己土生土长的爸爸让在十字架道路上一块儿哭过笑过的人来带领中国,作中国的父老。让我来作爸爸的代表。

我感觉这个任务好大啊!这么大一个国家,将近一亿名基督徒,现在的基督徒又有文化又有修养,让我这个山里放羊的老农民来作这个国家的父亲,我感到不配不称职。我对他们说,等别人来作这个角色,我不行。我只会粗手粗脚地带领羊群,祷告医病赶鬼还可以,当爸爸,我没有那身量,担不动啊。

当时我们是初次见面都不熟悉,他们都围上来,要我作中国的爸爸!他们哭,一直求告神,他们的眼泪和迫切实在感动了我中国哪里来这样一群人啊!路得姊妹说:“我们都是你养的,都是你生的。”我心里想,不对呀,我没有来过武汉,咱们不认识,这是第一次见面。他们知道我心里想什么,他们说:“传福音给我们的人,不是你就是你的团队,不是你的团队就是你团队差派的人,不是差派的人就是受团队影响的人。总之,我们要称你为爸爸!”

 我的心受不了我自己的羊,团队里的人,经常和我在一块儿生活的人,还有拒绝我,背叛我。这群人没有见过我,反而说是我生的。这个见证太催人泪下了,我被吸引感化了……在感召之下,我默认了。

一个爸爸站出来了,五大家的父老们也就一个个站出来了!这些中国的父亲不是完美的,但是他们不是人选拔出来的,是在中国下一代无父的哀哭中,被圣灵催生出来做这个时代的先锋爸爸。有人说他们不能完全代表中国的父老,其实他们不是自愿的。他们不图名不图利,只因为中国需要爸爸,他们就勇敢地担当和站立。神在等著中国的父亲出现,因为祂要将一把重要的钥匙交给中国。


始于1995年万国守望者团队于加拿大的聚集,后因华人信徒的加入,促成了2010年香港全球华人回家聚集,从此回家聚集成为了一个席卷全球的信徒运动,为了聚集同心合意的信徒走上回到天父家的旅程。本专栏节录自同名书籍《回家的旅程》,透过作者晓林的亲身经历,向读者展示这个旅程中的幕后故事及神的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