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图放大

为探讨年青人与上一代的想法差异,促进两代间的理解和沟通,我们透过不同年龄信徒对同一议题表达自己的想法,让不同世代的心声得以向信徒群体传递。

1. 信徒该如何作十一奉献?有些人将十一奉献分作几份,分别奉献给教会和其他机构;有些人认为,十一奉献应该全给所在教会,其他奉献应该作为另外的支出,对此你有何看法?

上一代

下一代

如果我稳定参与一家教会,我认为十一奉献是全数给教会的,要使神的家有粮,这是圣经说的,也是我一直的做法。对其他事工机构的支持,我会在十一奉献以外作。

而对于一些比较漂泊,没有固定在一家教会的信徒而言,并不代表他们不需要作十一奉献,他们可以奉献给一些有感动支持的事工和宣教士。

 

我会把十分一全数奉献给教会,因为教会的运作上有需要。此外,我会按感动来看是否要支持其他机构,还是教会的其他需要,我会问神该如何回应
我认为两个做法都可以,个人倾向十一奉献不限于教会,而是给所有神国的事工。神吩咐以色列民当纳十分一,供应给专心会幕的事的利未人,我认为只要是支持神的事工就可以。

奉献心态比数目重要,十分一只是最少的数目,是先预留的部分,在这之上可按能力和感动更多奉献。

 

我认为十一奉献是支持神的家,包括其他机构和事工。我也会看教会有那些不同的事工,如果堂会本身已经有社区服事或支持其他事工机构,把十一奉献全给堂会就是在支持神的家。
我认为十一奉献是给所在的教会,因为这是我对这个家的委身和负担。圣经提到,犹太人所奉献的,十分一是基本,加上慈惠和守节期等捐献,其实可以达到23-24%。

十一奉献是一个初熟的果子,以至我们得着属神的智慧去运用其余的十分九。例如我们请别人吃饭,与人结连,可以是一个平安祭的奉献。

我认为神的家不单单指教会,而是神的创造,而奉献的精神是要帮助神所看顾、有需要的人,如何分配是按感动和看到的需要,因此我不会将十一奉献全给教会,会把一部分奉献支持其他机构和自己有负担的事工。

 

2. 有些教会为鼓励信徒作十一奉献,会公开刊登十一奉献名单,并且会提醒或要求未能作十一奉献的会友加以解释,对此你有什么想法?

上一代

下一代

十一奉献是个人对神的回应和交代,其实即使刊登出来,也无从得知所作的奉献是否收入的十分之一,而这样又会否因披露了大家的收入而引起肢体间的比较呢?奉献是要甘心乐意,不应以太多人为的做法来强迫。 我认为奉献应出于想归给神的心,而不是应付规条。我是一个自由工作者,收入不太稳定。神透过一次经历让我体会奉献是一个恩典的流动。当时神感动我奉献500元给一个机构,这对我来说,不是一个小数目,但神跟我说:“你怎么知道之后不会有更多的500元?”我没有立即回应,不久之后有人奉献500元给我,我就明白神要我学习的功课,我便把那500元全数奉献,之后有一段时间,我仍然没有收入,但突然间又收到别人给我的奉献。
曾经听一位圣经老师说过,民数记里记载十二支派的奉献,每个支派的名字和数目都清楚列明,例如牛羊的数目,仿佛是一张收据,记录了我们对神的回应和作的本分。

我们的教会也有刊登奉献者的名字,然而我认为最重要的是我们与神的关系,捐得甘心乐意,是神所喜悦和赐福的,所以不要作难,按著神给我们的恩典去给。

我明白教会有经济上的需要,但要有智慧地去管理收支和鼓励信徒作奉献。教会应首先关顾弟兄姊妹的生命,当他们的心被触动,就会愿意付出更多。就个人经验而言,刚毕业初入职场的弟兄姊妹,因着要偿还学费贷款、给家用和进修等负担,要奉献收入的十分一实在很困难。
我个人不会采取公开刊登这方法,因为这涉及私隐问题,也有机会让弟兄姊妹落入陷阱,把某些奉献数目多的人看成特殊阶层,是教会的支柱,理应有权力,甚至看少奉献较少的肢体。

至于对十一奉献的提醒,我们一般会在讲道时教导,还有在信徒申请受洗时鼓励他们。

我认为这样的做法不太理想,教会应该是帮助信徒明白奉献背后的意义,让他们甘愿付出,而不是从上而下施压,规定信徒一定要向教会作十一奉献。他们可以按感动支持其他事工,又或许他们突然遇到经济困难,未能作十一奉献。

受访对象:Victor、Sarah、Patrick、泉牧师、阿诗、Kel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