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爆发以来,全球不少城市经历封城,许多人被迫与亲人、朋友隔离。英国约克大学和林肯大学共同研究发现,超过90%的受访者认为,他们的宠物帮助他们度过封城期,而96%的受访者说,宠物帮助他们保持活跃和身心健康。

神造亚当夏娃以后,交给人类的第一个工作是为动物命名。“那人怎样叫各样的活物,那就是牠的名字。”(创2:19)“命名”(naming)动物的重要,犹如父亲为儿女命名一样,反映了神创造人与动物和谐共处的心意。自从人类败坏堕落以后,就使罪玷污了整个世界,土地受到诅咒,动物的习性也被改变,人与动物之间的关系亦遭到破坏。

长久以来,欧洲人都认为,人比其他动物高级,因为神按照祂的样子造人,动物不具理性、没有灵魂,存在就只是为了被人类取用。1822年,一位英国国会议员理查・马丁(Richard Martin)提出世界上第一个保护动物法案——《残忍对待牛只法案》(俗称“马丁法案”)。他还以此法案成功起诉一名虐待驴子的男子。此后,人们爱护动物的意识才渐被唤醒,成为世界公认的道德准则。

近年,一些服事在囚人士或隐蔽青年的事工开始引入动物辅助治疗,尤其是经过训练的导盲犬,狗医生等。封闭心灵、与世界断绝连结的人士,因着狗狗的无声陪伴以及聆听,重新打开心,恢复与人的联系,受伤的灵魂得到安慰甚至医治。今天生活节奏急促的都市人,对一切事物都失去耐心,这种单纯的陪伴就越发显得弥足珍贵,而且正正是人最需要的,对付孤独的良方。从人身上未能得到的陪伴和爱,却在过去被视为“低人一等”的动物身上得到满足,可谓是对人类的讽刺,也是提醒,今天我们有多愿意停下来,认真聆听别人的心声,关心别人的感受和想法呢?

另一方面,照顾动物也成为一个桥梁,帮助人走出自我世界。今期封面报导中提及某机构透过训练一些隐蔽已久的青年人成为领犬员,帮助他们重新投入社会。狗狗的真诚和单纯的回应,令他们看到自己的付出能够为它们带来快乐和感谢,也是从另一个侧面让他们得以体验何谓“施比受更为有福”的属灵原则。

愿这种人与动物之间的互动关系能成为一座延伸的桥梁,促进人类群体之间的和谐与共融,这也是神创造的心意之一,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