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七回归之前,当我出外旅行,我的身分证明是基于英国护照给予我的英国属土公民的身分,然而在我内心深处,我对自己的身分认同乃是在香港出生的中国人,却对自己是英国属土公民的身分,在感情上一直无法认同。对我的父母而言,虽然他们在50年代已从广东顺德逃难到香港,但对自己身分的认同却是以中国广东顺德人为重。而我的两个儿子却毫不犹豫只认同自己是道道地地的香港人。97年之后,我们家中三代,都同样持有香港身分证,都同样换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区护照,但基本上自己的身分认同都没有什么改变。但在其他不同的人身上,却是因人而异,甚至大相径庭!

有人说,香港本身就是一个由难民建立起来的城市,香港人骨子里也一直带着一种挥之不去的难民心态。何以见得?看看我们的上一代,乃逃难来到香港,97年前,因同样的恐惧,香港再次掀起大量移民潮;2019至今,也因同样的恐惧,香港再次掀起新一波的移民潮。其实这不难理解,人心中一直向往一个公平、公正、公义、安定繁荣,能以安居乐业的国度。当身处的城市、国家并不如理想,必然盼望移民到另一个理想国度,但往往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世上是否真的有一个人心中理想的乌托邦?

先祖亚伯拉罕却非因逃难,乃因着信,蒙召离开富裕的本族本家,去等候神在地上所建造的城,且承认自己在世上只是客旅和寄居,表明自己心中乃羡慕一个属天更美的家乡,是神亲手所建的一座城。(来11:8-16)同样,因着信,主已救了我们脱离黑暗的权势,把我们迁到他爱子的国里。( 西1:13 ) 从此,我们的身分认同却是天上的国民,与亚伯拉罕一同等候心之所系,那更美的家鄕:基督的国度从天上降临。 ( 腓3:20 )

这何尝不是天父心中的向往?经上记着说:“天是我的座位;地是我的脚凳。你们要为我造何等的殿宇?哪里是我安息的地方呢?”(赛66:1)可见天父心中也一直向往在地上找到一个可安息的家鄕,且应许已为我们预备了新天新地,而神的帐幕竟将从天而降,神要与祂天国的子民同住!神要擦去他们一切的眼泪;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号、疼痛,因为以前的事都过去了。(启21:1-4)这也应验了历世神国的子民藉主祷文中的祷告,天国降临,神的旨意成就于地上。你我既已认定自己是天国子民的身分,主已明说:“在世上你们有苦难,但可以放心,因我已经胜了世界。”(约16:33)那无论我们身处何地何方,在世都只是寄居与客旅的身分,只要有主同在,那又何惧之有呢!

文@何宝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