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七回歸之前,當我出外旅行,我的身分證明是基於英國護照給予我的英國屬土公民的身分,然而在我內心深處,我對自己的身分認同乃是在香港出生的中國人,卻對自己是英國屬土公民的身分,在感情上一直無法認同。對我的父母而言,雖然他們在50年代已從廣東順德逃難到香港,但對自己身分的認同卻是以中國廣東順德人為重。而我的兩個兒子卻毫不猶豫只認同自己是道道地地的香港人。97年之後,我們家中三代,都同樣持有香港身分證,都同樣換了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區護照,但基本上自己的身分認同都沒有什麼改變。但在其他不同的人身上,卻是因人而異,甚至大相徑庭!

有人說,香港本身就是一個由難民建立起來的城市,香港人骨子裡也一直帶著一種揮之不去的難民心態。何以見得?看看我們的上一代,乃逃難來到香港,97年前,因同樣的恐懼,香港再次掀起大量移民潮;2019至今,也因同樣的恐懼,香港再次掀起新一波的移民潮。其實這不難理解,人心中一直嚮往一個公平、公正、公義、安定繁榮,能以安居樂業的國度。當身處的城市、國家並不如理想,必然盼望移民到另一個理想國度,但往往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世上是否真的有一個人心中理想的烏托邦?

先祖亞伯拉罕卻非因逃難,乃因著信,蒙召離開富裕的本族本家,去等候神在地上所建造的城,且承認自己在世上只是客旅和寄居,表明自己心中乃羨慕一個屬天更美的家鄉,是神親手所建的一座城。(來11:8-16)同樣,因著信,主已救了我們脫離黑暗的權勢,把我們遷到他愛子的國裡。( 西1:13 ) 從此,我們的身分認同卻是天上的國民,與亞伯拉罕一同等候心之所繫,那更美的家鄕:基督的國度從天上降臨。 ( 腓3:20 )

這何嘗不是天父心中的嚮往?經上記著說:「天是我的座位;地是我的腳凳。你們要為我造何等的殿宇?哪裡是我安息的地方呢?」(賽66:1)可見天父心中也一直嚮往在地上找到一個可安息的家鄕,且應許已為我們預備了新天新地,而神的帳幕竟將從天而降,神要與祂天國的子民同住!神要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淚;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號、疼痛,因為以前的事都過去了。(啟21:1-4)這也應驗了歷世神國的子民藉主禱文中的禱告,天國降臨,神的旨意成就於地上。你我既已認定自己是天國子民的身分,主已明説:「在世上你們有苦難,但可以放心,因我已經勝了世界。」(約16:33)那無論我們身處何地何方,在世都只是寄居與客旅的身分,只要有主同在,那又何懼之有呢!

文@何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