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代对讲 (3) 敬拜的不同形式与表达

为探讨年青人与上一代的想法差异,促进两代间的理解和沟通,我们透过不同年龄信徒对同一议题表达自己的想法,让不同世代的心声得以向信徒群体传递。

+按图放大
  1. 曾经在一次敬拜赞美聚会中,有两位参与者在座位上翘着脚,喝着咖啡享受敬拜,大会的领袖看到,即时上前指正他们,问他们在做什么,吩咐他们放下手中的咖啡。虽然当时两位参与者感到错愕,但也按指示放下了咖啡。对于这事,你有何看法?

上一代

下一代

对于敬拜,很多时候我们会有一个既定模式,认为需要有特定的表现,但敬拜在乎的是关系。如果那两位与会者与神有亲密的关系,那杯咖啡可以是他们享受神同在的流露。

在圣灵感动之下,各人或许会有不同的表现,但不可以离开圣经的真道,就是我们要合一。如果事前有足够的沟通,带领者和会众能彼此尊荣和顺服,在权柄的遮盖下一同辨别,就可以避免一些因着个人领受所产生的混乱。

我会接受和尊重那群体订立的规矩,而个人来讲,我会在敬拜时把饮品放下,让自己可以更自由地去敬拜。
我会先了解这些举动背后的原因,举例说,与会者在敬拜时使用手机,或许他是在看歌词,但如果他是在通讯,我会劝他先放下,因为这反映他不想专注去投入敬拜,也阻碍他以全人来回应,除非他真的认为手中的饮品或手机等无阻自己敬拜神。而从整体群众角度来说,我也不希望他人会受到影响。 每个人对敬拜的表达方式都不同,而我认为那位领袖可以在事后才纠正,因为两位与会者的举动并不是犯罪或输出错误的真理,当场的指责可能会带来拆毁,我觉得最重要的是双方之间的沟通。
个人经验来说,有时候喝东西或是做一些其他事情不会妨碍我来到神面前敬拜,除非那杯饮品成了自己的偶像,又或那姿势动作不合乎圣经真理,我认为最重要的是心态。倘若那敬拜的群体已有既定的文化、秩序或界线,我们就需要一起遵守,那是群体之间彼此的尊重。 从带领敬拜的角度来看,我会思想如何释放一个神同在的敬拜。当神的同在临到时,相信人会自然地在神面前放下一切自己当下看为重要的事。但是如果那举动破坏到群体的文化或氛围,我们就需要处理。或许会以敬拜的互动,如两个一组代祷,带领他们投入敬拜。
  1. 在现时教会的崇拜或敬拜,你有什么从神而来的不满足?你认为有什么必须保留,有什么需要更新?

    上一代

    下一代

    敬拜的丰富在于以音乐的恩赐去表达对神的渴想。带领者应该先察验自己的领受,避免把个人或未处理好的状况带到集体的敬拜,站在代表会众的位置,却在述说自己的事和需要。 感觉敬拜中会众的回应比较冷淡,弟兄姊妹或许缺乏个人的敬拜生活,以致在集体敬拜时看很多事为阻碍,例如不熟悉的诗歌,非广东话诗歌等;崇拜中敬拜的方式,以及事奉人员的要求都有既定的模式,缺乏改变空间;敬拜仿佛只为了铺垫崇拜讲道,但敬拜其实很丰富,并关乎当下,可以有医治、有争战,并不是单次的任务。
    教会的崇拜经过不同年代的演进,我认为最重要的是不要互相排挤。无论是传统或是更新的敬拜,只要不偏离圣经,以心灵诚实敬拜,任何方式都可以敬拜神。曾经见到来自国外的弟兄姊妹并不懂当时敬拜的语言,却能踊跃和热情地回应。 很多时候教会的敬拜会流于满足人的需要,容让会众随着自己的感受和状况去选择如何敬拜神。我们是要真实地面对神,但在敬拜里我们要专注于神的属性,不是自己的软弱和不足。我们需要学习得时不得时,都选择来敬拜赞美主,并且学习先求神的国和义,就能在敬拜中转向神,经历改变与更新。
    我个人认为最理想的是融合传统与当代,以及不同艺术元素的敬拜,可以有管弦乐团,有现代的乐队,甚至融合不同时期的曲风。但现实环境和能力往往有限制,因此最重要的不是形式上的最好,而是我们对神的渴慕能否超越一切限制、喜好和执著,即使音响出问题、语言不通、音乐走拍,也能献上灵里合一的敬拜。 我觉得台上和台下很有距离,仿佛隔着鸿沟。敬拜是要大家一起,只有当大家同心同行的时候,互相连结,才能够发出敬拜的力量。

受访对象:Andy传道、Agnes、阿辉、荣传道、Samuel传道、阿慧

 

 

admin

发布留言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Next Post

5782同心建造未来 尊荣释放累代祝福

27/09/2021 – 21 提斯利月 5782
美国“锡安荣耀国际事工”(Glory of Zi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