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奧運得勝者,獲得由樹葉(後來變成金屬)製成的桂冠作為獎勵

四年一度的奧運,因新冠肺炎疫情,史無前例地延遲一年舉行。今屆運動會在疫情陰影下進行,過往賽事的盛況不再,然而因香港運動員的努力,在不同項目中創下佳績,香港人對賽事熱切初心又回來了!

 

古代運動員在奧運競賽項目中勝利,只會獲得橄欖枝,不像今天選手得到金牌和「做業主」,但藉着擁有「桂冠」的無上光榮,城邦會得到聲望和政治的主導權,運動員會獲得家鄉饋贈大筆金錢。雕刻家會為勝利者雕塑雕像,詩人也會為他們譜頌讚歌,流芳百世(至少留傳至今,仍可在博物館找到相關的作品),有型和無型的利益均十分可觀。

古奧林比亞廢墟中的宙斯神廟留下的柱基,比兩個波波sir還闊

首次現代奧運於 1896年在雅典舉行,運動場裡建有奧運博物館,藏有採集聖火的透鏡

事實上,古代奧林匹克運動會並不只是運動會,而是源於古希臘運動和宗教性慶典。據考古證實,從公元前776年至公元394年之間,每四年一度,慶典於伯羅奔尼撒半島西北的古希臘城市奧林比亞舉行。它是古希臘時代其中一個祭拜宙斯的宗教中心,當中神廟內,由古希臘的雕刻家、畫家和建築師菲迪亞斯所作的奧林比亞宙斯神像是世界七大奇蹟之一。各個參與古代奧運的希臘城邦,都想奪得奧林比亞聖地和奧運會的控制權,以得到眾希臘人的威望和各樣政治、經濟好處,奧運會並不如今日人們所想像般「和平和純潔」。

 

 

 

古代奧運的聖火是在附近的奧林比亞山點火採集,現代奧運則改於奧林比亞廢墟中的聖壇點火,再傳遞到舉辦城市

在奧林比亞,除了聖殿神廟,最大的建築可就是「體育場」了。上世紀60年代的考古發現,古奧運會的體育場長213米,寬31至32米,跑道的起點和終點溝槽依然保存,長192.28米。而體育場周圍就是用作觀眾席的草坡,可容納多達4.5萬觀眾。事實上,今日我們將運動場稱為 Stadium,字源就是來自這裏。

 

古奧林比亞體育場,中間的跑道清晰可見

當然,也會有人說:「操練身體益處還少,唯獨敬虔,凡事都有益處」(提前 4:8)其實也不能片面說運動不好,始終身體是聖靈的殿,操練身體,帶來健康,也可培養出堅毅不放棄的心,對靈命也有幫忙啊。

 


波波Sir,大學社科系老師,尤愛鑽研世界歷史地理。「出発(發)進行」是一日本漢語,意思是指在列車出發時,車長發出的「指差喚呼」。香港人酷愛旅行,在疫情反覆,不能外出的日子,讓我們以相片帶動眼睛旅行,透過遊歷七教會,以信仰反思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