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奥运得胜者,获得由树叶(后来变成金属)制成的桂冠作为奖励

四年一度的奥运,因新冠肺炎疫情,史无前例地延迟一年举行。今届运动会在疫情阴影下进行,过往赛事的盛况不再,然而因香港运动员的努力,在不同项目中创下佳绩,香港人对赛事热切初心又回来了!

 

古代运动员在奥运竞赛项目中胜利,只会获得橄榄枝,不像今天选手得到金牌和“做业主”,但借着拥有“桂冠”的无上光荣,城邦会得到声望和政治的主导权,运动员会获得家乡馈赠大笔金钱。雕刻家会为胜利者雕塑雕像,诗人也会为他们谱颂赞歌,流芳百世(至少留传至今,仍可在博物馆找到相关的作品),有型和无型的利益均十分可观。

古奥林比亚废墟中的宙斯神庙留下的柱基,比两个波波sir还阔

首次现代奥运于 1896年在雅典举行,运动场里建有奥运博物馆,藏有采集圣火的透镜

事实上,古代奥林匹克运动会并不只是运动会,而是源于古希腊运动和宗教性庆典。据考古证实,从公元前776年至公元394年之间,每四年一度,庆典于伯罗奔尼撒半岛西北的古希腊城市奥林比亚举行。它是古希腊时代其中一个祭拜宙斯的宗教中心,当中神庙内,由古希腊的雕刻家、画家和建筑师菲迪亚斯所作的奥林比亚宙斯神像是世界七大奇蹟之一。各个参与古代奥运的希腊城邦,都想夺得奥林比亚圣地和奥运会的控制权,以得到众希腊人的威望和各样政治、经济好处,奥运会并不如今日人们所想像般“和平和纯洁”。

 

 

 

古代奥运的圣火是在附近的奥林比亚山点火采集,现代奥运则改于奥林比亚废墟中的圣坛点火,再传递到举办城市

在奥林比亚,除了圣殿神庙,最大的建筑可就是“体育场”了。上世纪60年代的考古发现,古奥运会的体育场长213米,宽31至32米,跑道的起点和终点沟槽依然保存,长192.28米。而体育场周围就是用作观众席的草坡,可容纳多达4.5万观众。事实上,今日我们将运动场称为 Stadium,字源就是来自这里。

 

古奥林比亚体育场,中间的跑道清晰可见

当然,也会有人说:“操练身体益处还少,唯独敬虔,凡事都有益处”(提前 4:8)其实也不能片面说运动不好,始终身体是圣灵的殿,操练身体,带来健康,也可培养出坚毅不放弃的心,对灵命也有帮忙啊。

 


波波Sir,大学社科系老师,尤爱钻研世界历史地理。“出発(发)进行”是一日本汉语,意思是指在列车出发时,车长发出的“指差唤呼”。香港人酷爱旅行,在疫情反复,不能外出的日子,让我们以相片带动眼睛旅行,透过游历七教会,以信仰反思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