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巧雲牧師,除了牧師的身分,她也是廟街福臨教會黎振滿牧師(Sam叔)的太太,教會弟兄姊妹都稱呼她為巧雲姨。當年巧雲姨與Sam叔一起在廟街開荒,建立教會,見證耶穌在廟街所彰顯的神蹟奇事。

巧雲姨形容自己年青時是一名乖乖女,信主、讀神學,進入機構服事年青人。後來有一次她查看教會調查資料,原來1980 至 1984 年間,教會花費很多資源在中產以上的信徒群體,對低下階層的關心卻不多,她的憐憫之心油然而生。「不行!教會不應如此!」巧雲姨開始禱告尋求神,甚至曾夢見自己身處骯髒邋遢的環境,耶穌在前派傳單,她在後跟隨。

後來巧雲姨認識了Sam叔,這是神為她預備進入呼召的開始。當時已經在廟街服事的Sam叔去她的教會宣傳廟街外展佈道工作,招攬義工參加權能佈道訓練班。巧雲認為這正是自己想要的:「權能佈道,是關於兩種權勢,光明與黑暗的對峙。我來自傳統教會,從不講超自然現象,我好奇,我想追尋。」一位姊妹代巧雲姨填寫報名表時,由於字跡潦草,令Sam 叔看錯她的名字,以為她是弟兄。當時Sam叔只想招募弟兄。

後來Sam叔打電話給她:「麻煩找余漢雲。」巧雲姨媽媽回應:「沒有此人呀!余巧雲就有一個!」當巧雲姨接聽電話。Sam叔感到錯愕:「噢!原來妳是姊妹!」不過他接下來說:「不打緊,我們廟街都需要姊妹去服侍那些風塵女子和露宿者。」後來,核心成員集齊了,全男班,都是牧師傳道,唯獨巧雲姨一人是姊妹。

參加權能佈道訓練班成為巧雲姨的信仰轉戾點。潘靈卓小姐(Jackie Pullinger)是其中一位老師。她為巧雲姨方言禱告後,她經歷了從聖靈而來的超自然能力。「廟街的黑暗不單是黃賭毒,還有被鬼附和精神失常的人。這是我信仰和事奉上極之重要的轉捩點。聖經和神學的知識我已經有了,牧養的經驗也有些,但我需要能力,才能進入黑暗權勢的領域作服侍。」

只因一個夢想——服侍基層,巧雲姨就一腳踏進了廟街。後來她更毅然辭去機構的工作,全身心投入廟街的服侍,成為這事工的第一個全時間同工。當時廟街和上海街站着很多風塵女士,以前廟街的公廁很骯髒,露宿者就睡在公廁裡。這些露宿者多數都有吸毒,因為沒有錢,就會去賣淫,是很痛苦的。她們也會睡天橋底,或者跳蚤市場收檔之後,睡在木箱上面。巧雲姨和同工會在早上,她們還在睡覺時去探訪她們。「當時我做很多外展和探訪工作,因為弟兄不方便去接觸這些女性。我只有一個『勇』字,很單純覺得這群人有很大需要,沒有人理她們。我不覺得很害怕和辛苦,弟兄們也很好,會陪着我去探訪,互相配搭。」

巧雲姨和Sam叔因着異象而相識相知,結合成為夫婦,一齊在廟街建立教會。在事奉中,有些事情她卻不能和Sam叔分享。「不能和人分享是很痛苦的,那段時間我和神的關係很親密,神給我很多安慰,差不多每天起來,我整個人在顫抖的時候,神都對我說話。如果不是神和我唱歌,用經文鼓勵我,我很難撐下去。神與我同行同工,成為我的安慰和力量,幫助我度過困難的時間。」

如今巧雲姨已退下火線,人生下半場,她希望實踐多代同行,傳承使命,興起下一代。「我希望向下一代傳遞聖靈的恩膏,如果不是聖靈的充滿,他們沒有能力持續下去。我正在訓練一班姊妹去聆聽神聲音,學習治病趕鬼,幫助人經歷聖靈充滿和接受方言,這是不能少的。正因聖靈的大能,使我能面對婚姻、事奉和家庭的難關,由專注做事轉而做人。」


在世界舞台上,有不少女性擔當舉足輕重的角色。聖經也記載了女士師底波拉率領希伯來人成功反擊迦南王耶賓的軍隊,她有勇有謀,又有公義慈愛。在現今華人教會裡,也有很多出色的女性屬靈領袖,本專欄由國度復興報編輯部撰寫,透過她們的生命故事,述說巾幗戰士的特質,激發女性回應時代的任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