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巧云牧师,除了牧师的身分,她也是庙街福临教会黎振满牧师(Sam叔)的太太,教会弟兄姊妹都称呼她为巧云姨。当年巧云姨与Sam叔一起在庙街开荒,建立教会,见证耶稣在庙街所彰显的神蹟奇事。

巧云姨形容自己年青时是一名乖乖女,信主、读神学,进入机构服事年青人。后来有一次她查看教会调查资料,原来1980 至 1984 年间,教会花费很多资源在中产以上的信徒群体,对低下阶层的关心却不多,她的怜悯之心油然而生。“不行!教会不应如此!”巧云姨开始祷告寻求神,甚至曾梦见自己身处肮脏邋遢的环境,耶稣在前派传单,她在后跟随。

后来巧云姨认识了Sam叔,这是神为她预备进入呼召的开始。当时已经在庙街服事的Sam叔去她的教会宣传庙街外展布道工作,招揽义工参加权能布道训练班。巧云认为这正是自己想要的:“权能布道,是关于两种权势,光明与黑暗的对峙。我来自传统教会,从不讲超自然现象,我好奇,我想追寻。”一位姊妹代巧云姨填写报名表时,由于字迹潦草,令Sam 叔看错她的名字,以为她是弟兄。当时Sam叔只想招募弟兄。

后来Sam叔打电话给她:“麻烦找余汉云。”巧云姨妈妈回应:“没有此人呀!余巧云就有一个!”当巧云姨接听电话。Sam叔感到错愕:“噢!原来妳是姊妹!”不过他接下来说:“不打紧,我们庙街都需要姊妹去服侍那些风尘女子和露宿者。”后来,核心成员集齐了,全男班,都是牧师传道,唯独巧云姨一人是姊妹。

参加权能布道训练班成为巧云姨的信仰转戾点。潘灵卓小姐(Jackie Pullinger)是其中一位老师。她为巧云姨方言祷告后,她经历了从圣灵而来的超自然能力。“庙街的黑暗不单是黄赌毒,还有被鬼附和精神失常的人。这是我信仰和事奉上极之重要的转捩点。圣经和神学的知识我已经有了,牧养的经验也有些,但我需要能力,才能进入黑暗权势的领域作服侍。”

只因一个梦想——服侍基层,巧云姨就一脚踏进了庙街。后来她更毅然辞去机构的工作,全身心投入庙街的服侍,成为这事工的第一个全时间同工。当时庙街和上海街站着很多风尘女士,以前庙街的公厕很肮脏,露宿者就睡在公厕里。这些露宿者多数都有吸毒,因为没有钱,就会去卖淫,是很痛苦的。她们也会睡天桥底,或者跳蚤市场收档之后,睡在木箱上面。巧云姨和同工会在早上,她们还在睡觉时去探访她们。“当时我做很多外展和探访工作,因为弟兄不方便去接触这些女性。我只有一个‘勇’字,很单纯觉得这群人有很大需要,没有人理她们。我不觉得很害怕和辛苦,弟兄们也很好,会陪着我去探访,互相配搭。”

巧云姨和Sam叔因着异象而相识相知,结合成为夫妇,一齐在庙街建立教会。在事奉中,有些事情她却不能和Sam叔分享。“不能和人分享是很痛苦的,那段时间我和神的关系很亲密,神给我很多安慰,差不多每天起来,我整个人在颤抖的时候,神都对我说话。如果不是神和我唱歌,用经文鼓励我,我很难撑下去。神与我同行同工,成为我的安慰和力量,帮助我度过困难的时间。”

如今巧云姨已退下火线,人生下半场,她希望实践多代同行,传承使命,兴起下一代。“我希望向下一代传递圣灵的恩膏,如果不是圣灵的充满,他们没有能力持续下去。我正在训练一班姊妹去聆听神声音,学习治病赶鬼,帮助人经历圣灵充满和接受方言,这是不能少的。正因圣灵的大能,使我能面对婚姻、事奉和家庭的难关,由专注做事转而做人。”


在世界舞台上,有不少女性担当举足轻重的角色。圣经也记载了女士师底波拉率领希伯来人成功反击迦南王耶宾的军队,她有勇有谋,又有公义慈爱。在现今华人教会里,也有很多出色的女性属灵领袖,本专栏由国度复兴报编辑部撰写,透过她们的生命故事,述说巾帼战士的特质,激发女性回应时代的任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