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誼的橋樑

2000年,主帶領「萬國守望者」到世界各地去尋找還在世的聖路易斯號輪船的倖存者,約有40位還活着,其中25位願意接受邀請和資助,從世界各地前往加拿大。4月10日,在加拿大首府渥太華,教會、原住民和國會的代表為當年加拿大拒絕一整船寶貴的猶太人的生命,向這25位當年聖路易斯號船上的生還者深深認罪。

他們在加拿大接受了極隆重的歡迎、愛戴和尊榮,是他們有生之年未曾料及的。他們的心被基督身體所表現出來的愛、合一、奉獻和謙卑深深觸動,得到了很深的醫治。他們每人拿到一份精美的禮物——刻有加拿大楓葉和大衞之星圖案的玻璃雕像,表明加拿大要和以色列同站立,不會再讓猶太人獨自面對未來一切可能的逼迫。

在接受電台採訪時,戴冕恩說:「為了子孫後代,我們必須潔淨過去,在這些生還者面前痛悔。2000年,我們更向前一步,直接前往以色列,550位加拿大基督身體的代表參加了『希望之旅』(Journey of Hope),向以色列政府及拉比公開認罪。我們對以色列前外交部副部長說,這不只是一次禮儀活動,請督導我們與猶太人同行,在加拿大和猶太人之間架起友誼的橋樑。2007年,我們邀請以色列的國會議員來加拿大,在渥太華,多倫多和溫哥華三站熱情地接待他們。我非常感動,因為這不僅是一份特別的友誼,也關乎加拿大的命定,就是醫治列國。」2018年,加拿大政府公開為此事悔改。雖然這在當年加拿大教會先行悔改的18年後才發生,但是我們看到,基督身體在靈裡所做的必定影響自然界。

和好婚盟

2002年8月,加拿大教會有幾千人回應神的呼召,聚集在立法誕生地愛德華王子島省的夏洛特敦(Charlottetown)。英國和法國的屬靈父母代表也應邀前來,同見證加拿大的英裔和法裔之間歷史性的醫治與合一。

英裔和法裔是加拿大建國的兩大族群,在過去的歷史中,他們經歷了很多的分裂和誤解,在神大能同在的聚集中,他們彼此立約,釋放愛的宣言。神也大大醫治了阿米什人(Amish)以及瑞士教會之間的傷痛。因為在16世紀改教運動後,瑞士逼迫了重洗派(Anabaptists),就是阿米什人的先父們。瑞士的代表就此向阿米什人的代表認罪。主似乎已經等候加拿大很久了,當加拿大自身的兩個主流民族剛剛進入和好合一,她馬上成了列國醫治的母腹。

2003年7至8月,250位法裔和英裔的加拿大人和原住民領袖一起乘坐大巴,從東到西橫跨加拿大,一共12站的路程。在加拿大這個有醫治列國命定的國家,天父要她先行經歷祂的愛和醫治。8月3日,在艾德蒙頓的立法院,法裔的加拿大代表接受了英裔代表的「求婚」。他們發出先知性宣告:「我們領受了神的恩寵,如今我們要成為祂的喜悅!」

2004年7月,在魁北克的蒙特利有一個預備新婦的特別聚集,在此之前,法裔加拿大人必須和她的娘家法國修復關係。這傷害的根源可追溯到17世紀。當年住在魁北克省的法裔加拿大人面臨英軍的轟炸,一直等候法國的救援,卻是等了一場空。這個法裔族群留在加拿大,好像沒有父母的孤兒,最後落在英國的統治之下,深深經歷了被丟棄和拒絕之苦。

當年正值法裔進入加拿大地土400週年,魁北克的法語教會熱情地歡迎法國教會代表,法國的父老代表國家向在魁北克的兒女悔改當年沒有站在為父角色的虧欠。當神的靈找到一群完全順服的人,就能快速行事。當父親和兒女的心對齊,幾百年的咒詛在3天的聚集中就除去了。


始於1995年萬國守望者團隊於加拿大的聚集,後因華人信徒的加入,促成了2010年香港全球華人回家聚集,從此回家聚集成為了一個席捲全球的信徒運動,為了聚集同心合意的信徒走上回到天父家的旅程。本專欄節錄自同名書籍《回家的旅程》,透過作者曉林的親身經歷,向讀者展示這個旅程中的幕後故事及神的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