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谊的桥梁

2000年,主带领“万国守望者”到世界各地去寻找还在世的圣路易斯号轮船的幸存者,约有40位还活着,其中25位愿意接受邀请和资助,从世界各地前往加拿大。4月10日,在加拿大首府渥太华,教会、原住民和国会的代表为当年加拿大拒绝一整船宝贵的犹太人的生命,向这25位当年圣路易斯号船上的生还者深深认罪。

他们在加拿大接受了极隆重的欢迎、爱戴和尊荣,是他们有生之年未曾料及的。他们的心被基督身体所表现出来的爱、合一、奉献和谦卑深深触动,得到了很深的医治。他们每人拿到一份精美的礼物——刻有加拿大枫叶和大卫之星图案的玻璃雕像,表明加拿大要和以色列同站立,不会再让犹太人独自面对未来一切可能的逼迫。

在接受电台采访时,戴冕恩说:“为了子孙后代,我们必须洁净过去,在这些生还者面前痛悔。2000年,我们更向前一步,直接前往以色列,550位加拿大基督身体的代表参加了‘希望之旅’(Journey of Hope),向以色列政府及拉比公开认罪。我们对以色列前外交部副部长说,这不只是一次礼仪活动,请督导我们与犹太人同行,在加拿大和犹太人之间架起友谊的桥梁。2007年,我们邀请以色列的国会议员来加拿大,在渥太华,多伦多和温哥华三站热情地接待他们。我非常感动,因为这不仅是一份特别的友谊,也关乎加拿大的命定,就是医治列国。”2018年,加拿大政府公开为此事悔改。虽然这在当年加拿大教会先行悔改的18年后才发生,但是我们看到,基督身体在灵里所做的必定影响自然界。

和好婚盟

2002年8月,加拿大教会有几千人回应神的呼召,聚集在立法诞生地爱德华王子岛省的夏洛特敦(Charlottetown)。英国和法国的属灵父母代表也应邀前来,同见证加拿大的英裔和法裔之间历史性的医治与合一。

英裔和法裔是加拿大建国的两大族群,在过去的历史中,他们经历了很多的分裂和误解,在神大能同在的聚集中,他们彼此立约,释放爱的宣言。神也大大医治了阿米什人(Amish)以及瑞士教会之间的伤痛。因为在16世纪改教运动后,瑞士逼迫了重洗派(Anabaptists),就是阿米什人的先父们。瑞士的代表就此向阿米什人的代表认罪。主似乎已经等候加拿大很久了,当加拿大自身的两个主流民族刚刚进入和好合一,她马上成了列国医治的母腹。

2003年7至8月,250位法裔和英裔的加拿大人和原住民领袖一起乘坐大巴,从东到西横跨加拿大,一共12站的路程。在加拿大这个有医治列国命定的国家,天父要她先行经历祂的爱和医治。8月3日,在艾德蒙顿的立法院,法裔的加拿大代表接受了英裔代表的“求婚”。他们发出先知性宣告:“我们领受了神的恩宠,如今我们要成为祂的喜悦!”

2004年7月,在魁北克的蒙特利有一个预备新妇的特别聚集,在此之前,法裔加拿大人必须和她的娘家法国修复关系。这伤害的根源可追溯到17世纪。当年住在魁北克省的法裔加拿大人面临英军的轰炸,一直等候法国的救援,却是等了一场空。这个法裔族群留在加拿大,好像没有父母的孤儿,最后落在英国的统治之下,深深经历了被丢弃和拒绝之苦。

当年正值法裔进入加拿大地土400周年,魁北克的法语教会热情地欢迎法国教会代表,法国的父老代表国家向在魁北克的儿女悔改当年没有站在为父角色的亏欠。当神的灵找到一群完全顺服的人,就能快速行事。当父亲和儿女的心对齐,几百年的咒诅在3天的聚集中就除去了。


始于1995年万国守望者团队于加拿大的聚集,后因华人信徒的加入,促成了2010年香港全球华人回家聚集,从此回家聚集成为了一个席卷全球的信徒运动,为了聚集同心合意的信徒走上回到天父家的旅程。本专栏节录自同名书籍《回家的旅程》,透过作者晓林的亲身经历,向读者展示这个旅程中的幕后故事及神的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