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届东京奥运,香港代表队先有张家朗夺男子花剑金牌,再有香港女飞鱼何诗蓓夺得两面自由泳银牌,成就香港队出战历届奥运以来最好成绩。

自社会运动爆发,再到全球疫情肆虐的这两年多,香港充斥着负面的能量和刀光剑影。每每看新闻报导,大多数是令人气馁的消息,散播香港前途渺茫的氛围,移民潮冲上新高峰。奥运亦是在疫情笼罩的阴霾底下展开。港队出色的表现,给予香港数年来久违的振奋消息,无论是任何立场的市民,无不为运动健儿的佳绩而由衷欢呼,为香港感到骄傲。

香港,在华人乃至全球的舞台上都有一个独特的位置,即使香港隶属中国一部分,她仍然有其自主性,能以自己的名义参与各种国际活动,包括奥运。在属灵的层面亦是如此,香港为中国教会复兴,华人走向命定,扮演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在席卷列国的回家旅程中,神使香港成为兴起华人回家运动的摇篮。这少不得城中数代神国将领的守望和委身,抓住神的应许和异象不放手,持续地为神国在这片土地的扩张而奋力争战。

在旧约时代,守望者在圣殿的高处守夜,在黎明之前最黑暗的时刻,儆醒站立,手持号角,面向东方,待曙光乍现,就大声吹角,叫醒耶路撒冷的居民到圣殿中献早祭。这也是今日在香港未曾向巴力屈膝的守望者的工作。在这两年的时间里,香港经历了多少个心碎的夜晚,为这城市切切代祷的守望者在心灵的黑夜中仍然坚守,为这个城市流泪守望,向神发出代求呼喊。神透过回归后首次取得的胜利,向香港属祂的子民发出鼓励,不要放弃!即使是在最黑的夜,神仍然与香港同在,只要香港的守望者不放弃,香港将进入突破的季节,必会迎向曙光。

同时,本届奥运亦发生了不少令人惊讶的励志故事,例如伊朗的41岁射击运动员夺得金牌,为了维持生计,他以白天上班夜晚练习的方式备战奥运;世界排名59位的危地马拉羽毛球选手勇闯4强,成为拉丁美洲历史第1人⋯⋯一个个爆冷的运动员故事,正如香港所夺得的奖牌一般,让世人看到哪怕是很小的国家,不起眼的人都可能取得非凡的成就。神并不偏爱强大的国家,或者有能力的人,即使是最小的部落,在神的眼中依然是瑰宝,并且在神国中自有其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