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屆東京奧運,香港代表隊先有張家朗奪男子花劍金牌,再有香港女飛魚何詩蓓奪得兩面自由泳銀牌,成就香港隊出戰歷屆奧運以來最好成績。

自社會運動爆發,再到全球疫情肆虐的這兩年多,香港充斥著負面的能量和刀光劍影。每每看新聞報導,大多數是令人氣餒的消息,散播香港前途渺茫的氛圍,移民潮衝上新高峰。奧運亦是在疫情籠罩的陰霾底下展開。港隊出色的表現,給予香港數年來久違的振奮消息,無論是任何立場的市民,無不為運動健兒的佳績而由衷歡呼,為香港感到驕傲。

香港,在華人乃至全球的舞台上都有一個獨特的位置,即使香港隸屬中國一部分,她仍然有其自主性,能以自己的名義參與各種國際活動,包括奧運。在屬靈的層面亦是如此,香港為中國教會復興,華人走向命定,扮演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在席捲列國的回家旅程中,神使香港成為興起華人回家運動的搖籃。這少不得城中數代神國將領的守望和委身,抓住神的應許和異象不放手,持續地為神國在這片土地的擴張而奮力爭戰。

在舊約時代,守望者在聖殿的高處守夜,在黎明之前最黑暗的時刻,儆醒站立,手持號角,面向東方,待曙光乍現,就大聲吹角,叫醒耶路撒冷的居民到聖殿中獻早祭。這也是今日在香港未曾向巴力屈膝的守望者的工作。在這兩年的時間裡,香港經歷了多少個心碎的夜晚,為這城市切切代禱的守望者在心靈的黑夜中仍然堅守,為這個城市流淚守望,向神發出代求呼喊。神透過回歸後首次取得的勝利,向香港屬祂的子民發出鼓勵,不要放棄!即使是在最黑的夜,神仍然與香港同在,只要香港的守望者不放棄,香港將進入突破的季節,必會迎向曙光。

同時,本屆奧運亦發生了不少令人驚訝的勵志故事,例如伊朗的41歲射擊運動員奪得金牌,為了維持生計,他以白天上班夜晚練習的方式備戰奧運;世界排名59位的危地馬拉羽毛球選手勇闖4強,成為拉丁美洲歷史第1人⋯⋯一個個爆冷的運動員故事,正如香港所奪得的獎牌一般,讓世人看到哪怕是很小的國家,不起眼的人都可能取得非凡的成就。神並不偏愛強大的國家,或者有能力的人,即使是最小的部落,在神的眼中依然是瑰寶,並且在神國中自有其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