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次人類的重大災難,都是對國家制度和治理能力的考驗;面對每一次人類的重大災難,制度和人性的優劣都會得以充分地暴露;每一次人類的重大災難也都必然對國家治理產生深刻影響,並促使國家制度和國家治理的進一步改革。」( 俞可平 )基督預言末世的災難,必如生產陣痛一樣越發頻密,且一浪高於一浪,而這接踵而來的重大災難,不單對世上各國的制度和治理能力帶來極大的考驗,更是使人性的優劣赤裸裸地暴露在世人面前。

耶穌首先提到普世性的人禍,人們聽見打仗的風聲,民要攻打民,國要攻打國 。    ( 太24:6-7 )這顯示人與人之間,國與國之間的失衡,彼此間的矛盾與分歧因無法化解而失控,繼而各走極端,最終連聯合國也失能,決議案雖通過,卻無人遵守。根據聖經的預言,人類通過歷世歷代所累積的智慧,至終能否建立一個完善的制度和有效的治理模式,公平公正公義地治理這由多元民族所組成的世界?答案顯然不言而喻!

其次耶穌提到普世性天災,多處必有饑荒地震 ( 太24:7 )。主預言這末日的預兆乃普世性的天災,越來越激烈地臨到這世界,無一國一民能夠倖免。正如一個小小的冠狀病毒,就已經令全世界各國政府都人仰馬翻,截至今日為止,全球已有接近2億人染疫,420多萬人死亡,甚至連科技醫學最發達,最富裕的國家,不單不能倖免,且更傷亡慘重。西方世界以美國為首,在這場新冠病毒戰役中已經失去接近63萬條性命,接近3600萬人染疫, 印度及巴西也緊隨其後,在這埸抗疫大戰中傷亡極之慘重。

本來在全球疫情肆虐中,國與國之間應更緊密攜手合作,同心抗疫,可悲的是這場疫情不單揭示了每個國家的深層次制度與管治失能,也揭穿了平時站在道德高地,高喊維護人權自由的國家的假面目。各國因自私自利的本位主義,不擇手段地維護及搶購疫苗,以致富國疫苗多至無人打而過期,窮國只有極少數人能打上疫苗,人性的醜陋盡顯於此。這豈不應驗末世的預言,末世的災難尤如一面照妖鏡,照出人心中各種的真情:那時人要專顧自己 、 貪愛錢財⋯⋯不能自約、性情兇暴、不愛良善⋯⋯愛宴樂、不愛神。( 提後3:1-4 )你是否看見這末世風情已經出現?

神再一次不單要震動地,還要震動天。這再一次的話,是指明被震動的,就是受造之物都要挪去,使那不被震動的常存。 ( 來12:26-27 )教會在此必須看得明白神在末後的計劃與目的,否則我們自身也會被這震動挪去。被震動而挪去的都是受造之物,是否可理解為一切由人手所建立的制度和國度都會被震動挪去,目的是使那不被震動的常存?

文@何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