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堡上游设有温泉浴场,池水冬暖夏凉,极受本地人和游客欢迎

启示录七教会巡礼,来到了最后一间教会老底嘉了。相信不少读过七教会书信的读者,都对耶稣给这教会的评价印象深刻,更引以为戒,千万不能“不冷不热”,否则就被主“吐出去”。另外在书信中,主耶稣一句“看哪,我站在门外叩门,若有听见我声音就开门的,我要进到他那里去,我与他,他与我一同坐席。”(启三3:20),约定俗成地成为了布道会的第一金句。(看看前文后理,就知道其实耶稣是为著老底嘉教会使者和信众讲的!)这可能连耶稣也始料不及呢。

老底嘉遗址上精美的马赛克地版

由棉花堡温泉慢慢流下来的泉水,真的是“不冷不热”

今日的老底嘉古城已是一个盛极而衰的废墟。它位于往以弗所和别迦摩的两条主要大道的交汇点上,土地肥沃,过去贸易繁盛,农业和畜牧业都非常发达,盛产黑羊毛地毯。老底嘉更设有一所著名的耳科和眼科医学院,生产眼膏运到各地。约翰的书信中形容老底嘉是“什么也不缺”:历史相传,它在主后60年经历地震,当地居民不需罗马帝国援助,纯以自身的财富重建一座繁盛城市。今日老底嘉古城废墟规模之大,可与以弗所古城相比。

棉花堡今天已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更是土耳其国宝级旅游景点

 

 

 

主对老底嘉的评语——“不冷不热”的确是真的: 她地处火山活跃地带,其中最著名的是城外的希拉波立的温泉(Pamukkale,意思是“棉花堡”,直到今天都是土耳其的国宝级旅行胜地),温度高之余亦含丰富矿物,有治疗皮肤病的功效。可是温泉由棉花堡地区流下来,矿物被氧化,温度逐渐下降,水流变少,也真是不冷不热,沉淀物气味也变得又浓又臭,那里的水的确不能喝,难怪耶稣也说要吐出来了。水要保持温度和初心的质量,才能成为好水。

教会圣坛遗址

七教会书信中,主对老底嘉教会的责备是相当重的。然而这也是“爱之深,责之切”:老底嘉教会或许未如以弗所、安提阿,甚或后来的罗马或君士坦丁堡教会等显赫,但其实在教会历史中也发挥过重要的作用,如主后363-364年举行的老底嘉大会(Council of Laodicea),就首次对教会读经的范围作出规定。我们今日所读的“新旧约”,就是在这大会中第一次制订出来(后来续有修订,如当时的新约并未包括启示录)。老底嘉教会在经过主的责备后,的确有重新振作,就是在今日的古城废墟中,也找到了昔日拜占庭时代的教会遗址,规模宏大,也有很美的装饰,不是一味的沦落。

老底嘉古城中,近年出土的古教会遗址

 


波波Sir,大学社科系老师,尤爱钻研世界历史地理。“出発(发)进行”是一日本汉语,意思是指在列车出发时,车长发出的“指差唤呼”。香港人酷爱旅行,在疫情反复,不能外出的日子,让我们以相片带动眼睛旅行,透过游历七教会,以信仰反思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