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堡上遊設有溫泉浴場,池水冬暖夏涼,極受本地人和遊客歡迎

啟示錄七教會巡禮,來到了最後一間教會老底嘉了。相信不少讀過七教會書信的讀者,都對耶穌給這教會的評價印象深刻,更引以為戒,千萬不能「不冷不熱」,否則就被主「吐出去」。另外在書信中,主耶穌一句「看哪,我站在門外叩門,若有聽見我聲音就開門的,我要進到他那裡去,我與他,他與我一同坐席。」(啟三3:20),約定俗成地成為了佈道會的第一金句。(看看前文後理,就知道其實耶穌是為著老底嘉教會使者和信眾講的!)這可能連耶穌也始料不及呢。

老底嘉遺址上精美的馬賽克地版

由棉花堡溫泉慢慢流下來的泉水,真的是「不冷不熱」

今日的老底嘉古城已是一個盛極而衰的廢墟。它位於往以弗所和別迦摩的兩條主要大道的交匯點上,土地肥沃,過去貿易繁盛,農業和畜牧業都非常發達,盛產黑羊毛地毯。老底嘉更設有一所著名的耳科和眼科醫學院,生產眼膏運到各地。約翰的書信中形容老底嘉是「什麼也不缺」:歷史相傳,它在主後60年經歷地震,當地居民不需羅馬帝國援助,純以自身的財富重建一座繁盛城市。今日老底嘉古城廢墟規模之大,可與以弗所古城相比。

棉花堡今天已被列為世界文化遺產,更是土耳其國寶級旅遊景點

 

 

 

主對老底嘉的評語——「不冷不熱」的確是真的: 她地處火山活躍地帶,其中最著名的是城外的希拉波立的溫泉(Pamukkale,意思是「棉花堡」,直到今天都是土耳其的國寶級旅行勝地),溫度高之餘亦含豐富礦物,有治療皮膚病的功效。可是溫泉由棉花堡地區流下來,礦物被氧化,溫度逐漸下降,水流變少,也真是不冷不熱,沉澱物氣味也變得又濃又臭,那裡的水的確不能喝,難怪耶穌也說要吐出來了。水要保持溫度和初心的質量,才能成為好水。

教會聖壇遺址

七教會書信中,主對老底嘉教會的責備是相當重的。然而這也是「愛之深,責之切」:老底嘉教會或許未如以弗所、安提阿,甚或後來的羅馬或君士坦丁堡教會等顯赫,但其實在教會歷史中也發揮過重要的作用,如主後363-364年舉行的老底嘉大會(Council of Laodicea),就首次對教會讀經的範圍作出規定。我們今日所讀的「新舊約」,就是在這大會中第一次制訂出來(後來續有修訂,如當時的新約並未包括啟示錄)。老底嘉教會在經過主的責備後,的確有重新振作,就是在今日的古城廢墟中,也找到了昔日拜占庭時代的教會遺址,規模宏大,也有很美的裝飾,不是一味的淪落。

老底嘉古城中,近年出土的古教會遺址

 


波波Sir,大學社科系老師,尤愛鑽研世界歷史地理。「出発(發)進行」是一日本漢語,意思是指在列車出發時,車長發出的「指差喚呼」。香港人酷愛旅行,在疫情反覆,不能外出的日子,讓我們以相片帶動眼睛旅行,透過遊歷七教會,以信仰反思生命。